阅读历史 |

六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25)(1 / 2)

加入书签

她话说到一半,到底还是有些女孩子的羞涩,眼皮子往上一掀,匆匆望了他一眼,又垂下来。脸庞微微带红,自吧嘴角抿起了浅浅的弧度。

刘病已大婚,她并未有什么了不得的情绪,状态甚是平和。就是见了那位许家千金,她也神情自然。甚至能和许广汉的女儿温言说上几句。叨叨的念着对方漂亮,又说成亲之后该如何如何管教夫婿,说着逗趣的话。想来,她是全将刘病已三个字,将刘病已那个人放下了。刘弗陵忽然觉得心生一股惶恐,她能这么快的从前一段感情里抽身而出,对他这般如胶似漆的甜蜜,若是回了漠北,是不是也只需三五天的时间,她也会把他望得彻底,望得干净。最后,她会嫁一个草原的好儿郎,也许就是那一位叫阿穆达的,她会过上自由快活的日子,再不会记得眼下这段时光。

这念头一旦冒出来,竟是比病发的时候更觉心悸疼痛,胸腔里团团围住了一股又一股流窜的气流,像是要擒住他的呼吸一般。

绿衣见着他不说话,以为他是被自己的说词吓到了,小心抬了头去觑他的面容,却发觉他脸色一阵一阵的发白。她心里一急,忙把另外一只手扶到他肩膀上,急问:“怎么了?又是哪里不舒服吗?别急别急……”她连着几声,也不知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他的说的。绿衣撒了手,立刻就要扭头去喊远远跟着他们金赏。唇上一热,她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微微弯腰对她摇头的人,舌尖抵在了唇齿之间。

“我没事。许是走得久了些,坐下休息片刻就是了。”

他的声音听来确实还好,绿衣放心了一点,她眼皮子眨眨,示意他撒手。刘弗陵又道:“我们难得出来,不着急回去。坐下片刻,若是再有什么,即刻就走。”

绿衣点点头,他得了她应允,才将盖在她嘴唇上方的手掌移开了。

他的手温温凉凉的,她的嘴唇那么热,忽然之间覆盖上来,又突然撤离,绿衣觉得自己脸庞都热烫起来,一双眼睛左右瞧着,就是不肯正眼去瞧她。

有风吹过来,凉飕飕的,可是她觉得一点儿用处都没有,脸庞还是热得厉害,不过就被他的掌心熨了熨,又不是什么别的,怎么就这么灼人,连耳朵都烫起来了呢?细细碎碎的光扰着她的视线,绿衣眨了眨眼睛,脸上发热,心里却生出一种欢喜。

“那就坐一会儿,要是再觉得哪里不好,我们就走。”她拽了拽他的拇指,半侧着脸,嗓音低低的,眼睛仍旧不去看他。

刘弗陵低应一声“好”,将马儿就近系在一棵树上,绿衣侧身就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来。刘弗陵立着,看她拍拍身旁的位置,拽了拽他的衣裳下摆,他微微笑了,也屈膝坐下来。

“这样就好像我们一起去了草原,”她倚在他肩膀,头微微侧了过来,声音低低的,有些飘飘若远,“六哥,你说要是一直能多好?”

她身体往他身上靠过去,脸侧着埋在了他的肩背处,絮絮叨叨的说:“我们会早早的起来,然后骑马去看刚生的小马驹,喝第一回的羊奶,然后手牵着手躺在草地上看着日头从草原的那一端升起来,天明之后,我们可以弯弓搭箭,去打猎!”

她说着笑起来,把脸凑到他耳朵边:“你说好不好?”

她描述的场景是他这辈子最可望不可及的快活日子,刘弗陵眯起眼睛,望着顶上遮住了阳光的树叶微微弯起嘴角:“好。”

“到了晚上,五哥会搭起高高的篝火,大哥二哥三个四哥和嫂嫂们围着篝火跳舞,我们不理他们,我们偷偷到后山腰的湖边去看星星。”

他笑,放松下来,似也随着她到了那天高地阔的天界里去了。单手揽了她的肩膀,让她能靠得舒服些。他声嗓也变得迷离,浑似堕入那不可能的幻境里:“我们带条薄毯,躺在草地上,听湖水流动,看星光闪耀。困了就睡,醒了就起来。渴了俯首就能喝到甘泉……”

“饿了我就给你抓鱼吃!”她急急说了一句,仰头朝他一看,“你可不能去湖水里抓鱼。那水凉得厉害,冻着了怎么办?”

他脸上的笑凝住,眼角越发温柔:“我连一条鱼都抓不到,怎么养活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