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五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6)(1 / 2)

加入书签

霍禹脑中转了几圈,很快意会过来。他朝着霍山和霍云两人各看了一眼,见两个人都低下头去,装作未听到的样子,实在掩饰得拙劣。

霍禹沉下面孔来,他待绿衣更加生疏了一点,脚后跟也略略往后退了一步。他说:“实在抱歉,冯子都并不在府上,李公子恐怕白跑一趟。”

绿衣可不相信,上前一步就说:“那也不要紧,我就去见霍大将军。见不到奴仆,见他的主君也是一样。反正到最后总还是需与主君商谈一番。”

霍禹料定她没有这么好打发,便又说:“如此,更加抱歉。家翁亦不在府上。”

“我可以等。”绿衣边说边往前两步,几乎就要贴到站在她跟前的霍禹面孔上去。霍禹见状生出些不快,他保持着理智与冷静道:“还请阁下勿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绿衣笑笑,“不愧是大将军的公子,成语用得可真好。可惜用在我这里却不合适的。据我所知,这个成语是说有人揪着没发生的事情不放才叫无理取闹。可如果这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一件事,还是一件大事,你说这个成语是不是就用错了?”

李绿衣不在意的将目光从眼前三人脸上逐一滑过,心里越是气愤难平,心痛难忍,她反而越加冷静的口齿伶俐起来。

她说:“府上发生了命案,你们没交给京兆尹调查处置也就罢了,眼下有人问上门来,难道连编个瞎话搪塞一回也懒得做?”

“我告诉你们,今天我还就闯定将军府了!你们把冯子都交出来,我要亲耳听到他说出妲雅姐姐下落!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我不会离开将军府!我不怕你们!”

她嗓音清亮,又那样气势汹汹,一下子倒把周遭的人都给唬住了。太阳渐渐西沉,她站在落日余晖中,身姿挺拔飒爽,竟叫人无端生出一种敬畏之情来。

霍氏几人望着她,一时竟无人开口说话,静得可怕。

有人悉悉索索的在底下窃语,顺风而来,似一枚一枚的小针尖刺到人的心上,叫人不快。霍成君终于扭开左右人的劝阻,几步跨下来,冷笑着朝那李绿衣看:“口气倒是不小!我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说着,边指派道:“你们还干等着做什么?没听到她口中说什么!这样蛮横无赖的下流胚子,就是当场要了她的性命又什么可说的!”

霍禹还要呵斥,霍成君一眼看过去,眼中固执好胜:“哥你别忙着骂我,就看看眼下他们的德行,你能在阿父回来前把这些人赶走?与他们有什么好说的,干脆利落的逐了出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霍禹也是被李绿衣的胡搅蛮缠闹得有点不耐烦,听到霍成君这样说,心中计较。霍云霍山本来就有把柄在霍成君手上,忙不迭帮着霍成君说话,一个说:“小妹说得是,这样的人,哥你越是和他们好声好气,他们越没有点分寸。”

另一个说:“可不是?别我们好心还要给他们几分颜色,等叔父回来,他们倒反过来还要怪责是我们怎么怠慢不给脸色。”

李绿衣气得胸口是一团气又一团气。她原本也没有想要动手,后来霍成君无端端叫了人围上来,她也是自保之举。见眼前这位说话还有几分可看的,绿衣原想软硬皆施一番,好歹见到那冯子都再说。然而眼下,她是休想能够不动筋骨就见到冯子都,亦或者是霍光本人了。

于是也不和他们客气,对着阿穆达朗声问道:“阿穆达,你一个人能打多少个?”

阿穆达毫不含糊:“五十个不在话下。”

绿衣点头:“你能五十个,我得你一半也能行!”她左右看了看,嗤笑出声:“将军府的护卫看来也不多。”

说着,她把阿穆达递过来的弯刀握在手上,眼睛朝那霍禹一看,露出杀气腾腾的两道光。

霍禹正是犹豫该如何是好,那霍成君与霍山霍云兄弟则是磨刀霍霍,恨不得立刻就上前去,将那两个捣乱的抓住踩在脚底下。

一时之间现场气氛分外的紧张。那团团围着李绿衣与阿穆达两人的护卫、奴婢等人也是个个紧张。他们两人方才的形状,所有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哪里是个好对付的,要真刀真枪动起手来,死伤是难免。

正是这样紧绷异常的情况下,远远的有人就在那里喊:“奉车都尉,两位中郎将,霍千金,几位怎么都站在这里,莫不是有意在这里迎了我来?”

那人一边说话一边朝这里走,他佯装不知道现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从那人群里慢悠悠的朝着霍禹等人走过去。经过绿衣身旁的时候,漫不经心的顿了一顿,眼角余光自她紧绷的面孔上一扫而过。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