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五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5)(1 / 2)

加入书签

“六小姐!”

正当那剑刃贴紧了李绿衣的脸孔,见了第一分血,忽听得空中有一声怒吼。还没人能反应得过来,自空中横着飞旋过来一道弯光。眼见着朝霍成君那持剑的手砍下去。

立在霍成君丈步远的木都耳聪目明,身手伶俐,说时迟那时快,他抽了一旁采苓的腰带挥出去,只听得清脆裂帛之声,那霍成君吓得魂都没了,眼睁睁看着右手宽大的袖子被当空斩断,飘飘落在地面上,盖在那“叮当”落响的剑刃上。

她身体僵硬的被木都带到一旁,采苓顾不上自己眼下形状,忙的三两步跑到霍成君身旁将她抱了,口中连连喊着“女姬”。

所有人都被眼下的情形吓住了,绿衣膝盖一软,被身后飞身而下的人扶住。

阿穆达眼见她左边脸颊一道细细的划痕,不禁心中一痛,抱着她喊了一声“六小姐”。将那两把刀都抬脚拾起,他借了一边肩膀让李绿衣靠着,横眉朝霍成君亦瞪,怒道:“你竟动六小姐!”

边说边气势汹汹的要冲过去。木都忙解下剑鞘往前一挡,口中连说:“阁下稍安勿躁,如此莽撞,于人于己不利!”

阿穆达哪里能听?他只晓得若不是他赶来及时,那恶毒的女子恐就要叫他的六小姐毁了容去!这仇怎能不报?

他口中不言,紧抿双唇,招招使出厉害。皆是冲着那躲在木都身后的霍成君而去。采苓吓得了不得,护着亦是受惊的霍成君,直喊道:“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抓住那两个刺客!”

周遭吓傻的奴婢们才一下子醒了神,哄闹着蜂拥而上。绿衣恢复了一些气力,见状,自然也是奋起反击。

如此一来,将军府前刀剑交接,喧嚣四起。将里面的人也给惊动了。

今日恰好都在府中的霍云、霍山、霍禹都受惊出来。见状,一个个脸上皆露出惊诧,望着站在一旁还发抖的霍成君,霍禹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又惹了什么人回来?”

霍成君正受惊胆颤,听了这话登时不快,横着就道:“我惹了什么人回来与你何干?你且管好你自己。总不似你们,自己闯了祸还要叫别人背!”

霍禹眉头一皱,还未出声,那上头站着的霍云霍山两兄弟赶了下来,将霍禹拉到一边,拉着笑说道:“你们兄妹怎么还在这个时候吵上了?趁着叔父还未回来,快把那些人都喝止了才是!”

霍禹见他们兄弟如此情急,心中总觉有事。然而眼下的确阻止这场混乱最是要紧,因此未和他们说话,往前走着,拔高了嗓音就道:“所有人都给我住手!”

灰尘滚滚里,他的声音甚是高亮,竟果然是喝断了混乱。

那一个个刚才还勇猛非常的奴婢畏缩缩站在一旁,不敢出声。阿穆达两眼放光,狠狠瞪着霍氏兄妹等人。似乎下一刻就要冲上前去,将他们几个人都生吞活剥了一般。

绿衣扯扯他的衣袖,在他耳边低声道:“阿穆达,我们打不过他们。”

阿穆达目光一垂,嗓音低沉沉:“阿穆达定会拼死保护六小姐!”

声音虽然不大,那说得却是笃定有声。绿衣却未觉得感动,心里暗暗的说他一声“木头”,抓住他的衣袖就说:“谁要你拼死拼活了?你只管让我进去查明了那妲雅姐姐的真相就行!”

阿穆达听到“妲雅”两个字,先是眼前浮现尉屠耆的面孔,后心里缓缓生出不好的感觉。他抿着唇不说话,实在是想要阻止李绿衣。

那上头被霍禹喝断的霍氏兄弟站在一旁,两人悉悉索索,似乎时商量着什么,霍成君刚才叫阿穆达吓了一吓,现在渐渐缓过劲儿来,见着霍禹又走下去,她推开采苓,与那霍禹说道:“哥,他们都是蛮横不讲道理的野人,你别下去,叫他们伤着你!”

边说边将挑起的眼角朝那李绿衣主仆二人一扫。阿穆达视线一紧,狠狠瞪着她。霍成君仍然还有些害怕,便抿着唇,紧紧贴在霍禹之后。

霍禹侧头瞄了她一眼,说道:“你不冒犯别人就算是好的,旁的勿多操心!”

霍成君一腔好心遭了他毫不留情的呵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往后走了几步,就要往里面跑。霍禹把她喊住:“祸是你闯出来的,你就这么走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