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四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24)(1 / 2)

加入书签

刘弗陵再看了她一眼,提步往门前走。

“六哥!”绿衣突然喊了他一声。刘弗陵立在原地未动。

她说:“我们会再见的!”

此时门外的人已经推门进来,苏武和金建首当其冲,也不知他们听到绿衣的说话没有,苏武朝着金建一颌首,金建就对阿穆达等人说:“你们先进去。”

自己到了刘弗陵身旁低声道:“臣有事告知陛下,还请陛下移驾。”

刘弗陵看他的样子是紧张,望了苏武一眼,苏武亦点头,他才随金建到外间来。

金建引了到一旁角落,事前已安排太医稍后一步过来,因而此时刘弗陵恰好见到那背着药箱的太医跨过门栏进到房间里去。

金建就说:“方才霍娉君在东苑险些进来,可是看到了陛下?”

刘弗陵的确在那一处躲过霍娉君,听金建说话,恐是霍娉君惹出了些什么。他问:“并未与我正面相对,出了什么事?”

“我刚才急赶过来,恰好在那廊上碰到掉头回转去的她,她一径拉着问我县官可是到侯府来了。我且找了个借口搪塞,她的意思,大约是想要去宫中打听个究竟。我恐怕陛下出宫一事要被她搅和,再者绿衣这方找到太医……”

刘弗陵就道:“立即准备马车,朕即刻回宫。”

金建领旨,忙带着刘弗陵就往马厩那边走。

房内,太医请完脉,苏武先是询问,听到“无需担忧”四个字,几人都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将那太医送了出去,时候也不早了,该准备晡食。许平君也该回府去了,照顾绿衣的人选又成了问题。

正在想着怎么解决,就有前门苍头来报,说是有人自称是着人引荐了照料侯府要事的。此时府中无人,苏武且代替了金建招那人进来,到了跟前一看,却是个吊梢眉毛,容长脸蛋的女子。长相不出色,胜在干净。

平君看着她本本分分的样子,先生出好感,且冲着她微微笑了笑。

那女子也笑了一笑,又对着苏武一躬身,并没有跪下,只低首温声开口:“奴婢是依徐安吩咐前来侍奉绿衣姐姐的。”

许平君不知徐安是谁,苏武却知道。苏武算了一遭,料想皇帝也没有这么快回到汉宫,自然免不了要怀疑一番,就问:“既是徐安命你前来,可有什么信物?”

那女子自袖中拿出一块令牌来,正是徐安所用黄门令的令牌。苏武拿到手中仔细看了,确定无误,才说:“多有怠慢。”

那女子说:“蓦然有人自称进府要替主人照料要事,无论是谁都会心生疑惑。”

苏武点头,与她道:“那就请随我进去罢。”

平君总想着看到一切都妥当了才肯走,因此也就随着一道进去了。绿衣又喝了一回药,太医嘱咐她多多休息,她天生是个好动的人,在床上躺了许久已觉得全身筋骨都僵透,再要睡,哪里还能睡得着?逞不过身体还虚弱着,手又遭了秧,不能自由活动,直挺挺躺着睁眼瞧顶上帐子的花色也是好的。

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不等外面的人与守卫说话,先开口道:“是有人来了吗?快些进来和我说说话吧,我都快要闷死啦!”

那门应声而开,就见苏武几人去而复返,苏武身后还跟着一位,褐色的衣裳,脸叫苏武和阿穆达挡住了,绿衣只隐约瞧见她的身影,心里觉得熟悉,还未来得及开口。苏武先说:“小绿衣,天色晚了,许家千金照顾你一天也需回去,是晚便由这一位来照料你。”

边说边让开身来。

绿衣见到那女子的面孔,先是一惊,继而脸上露出欢喜来。也不顾身上的伤,莽莽撞撞的一边喊着:“如秋!”一边就要从床上爬将起来,不禁带动伤处,又痛得龇牙咧嘴,大汗如雨。

如秋先与旁人,忙上前扶住她,口中说道:“我就在这里,你犯不着这样着急起来。要是再伤了哪里,我回去怎么交代呢?”

绿衣由着她抽了帕子替自己擦汗,脑袋一歪靠在如秋身上:“你要和谁交代?你看我我明明好好的啊!”

苏武在旁看着也宽心了不少,就和阿穆达说:“我也该回去了,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这里就交给你了。稍晚金赏回来,我会着人告知他这里的事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