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四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22)(1 / 2)

加入书签

这一头小厨房里,平君见到忽然闯进来了一个人,正要问他找什么,她好寻了给他,不料那人却是什么都不说,半探了脑袋往外头瞧。她看着奇怪,也探过身想去看看他在瞧什么,不当心险些碰到药罐头,惊得她“哎呀”一声,忙手忙脚乱的去掀盖子,瞧瞧可碰洒了没有。

刘弗陵眼见着霍娉君走了,听到惊呼,他转身,就看到一个瘦弱弱的清秀女子被烫得缩手缩脚。他走过去,接过布巾将药罐子拿下来,又舀了一瓢冷水递给她。

平君连声道谢,探头看那药稳稳当当放着,吐出一口气来,放了心。

她将手放在水里冰了一冰,舒服了许多才拿出来。问起刘弗陵:“你在躲谁?怎么躲到这里来了?”

刘弗陵低眉看了她一眼,她说话时并未看他,拿过了碗来正忙着把药滤出来,那一瞬间药香盖过一切气味四下弥漫开来,窜到人的心肺,很是舒畅。

他说:“这是拿去给伤者喝的药?”

平君见他不答反问,心想他大约是不想说,也没追究。点头道:“是给伤者拿过去的。”

金建也和她说了,这里的人都是他身旁可信的人,是故她未隐瞒,但也没直说,小小留了个心眼。边说边将碗放到漆盘里。她又说:“你是金建大人派来的?”

刘弗陵正要回答,那一边等得着急的阿穆达闯了进来。

他嗓门有点大,还没进来就听到声音:“许公子,药好了没有?”

一闯进来,正好和刘弗陵大眼瞪小眼,阿穆达瞅了他一眼,越过刘弗陵就朝许平君走过去。

接过漆盒,他唬着个脸,一句话也不说。

厨房间里的药香还很浓,又夹杂着烟火的味道,叫人闻着有些奇怪。阿穆达鼻子一痒,手往上抬着,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平君又接过漆盒,笑笑道:“还是我拿去,你一个大男人给绿衣喂药,总不习惯。”

阿穆达自忖舞刀弄剑自己是行家,喂药的确不在行,就点了头,道一声“劳烦”。

平君越过他和刘弗陵就往外走,忽然想到什么,她回过头来看着刘弗陵问:“还未请教该怎么称呼。”

刘弗陵微颌首:“六郎。”

平君怔了一下,旋即笑开:“六郎,能劳烦你把那只盒子递给我?”

刘弗陵侧首,果然看到一只与她手中所提式样相同的漆盒,他伸手拿了,送到许平君面前。平君谢了,口中说道:“刚熬了些稀粥,熬得透透的,无论如何,让她吃一些也好。”

阿穆达心中又是发痛,紧着就说:“我和你一起过去。”

平君摇了摇头:“你且歇一会儿吧。我刚才和苏翁提了,我晚上需得回去,苏翁虽答应会找个人过来,可倘若是个不上心的,想来还得你到时候多注意些。”

刘弗陵在旁听着,眉目蹙紧。他问:“难不成偌大的侯府还找不出两个可用的人来?”

平君往他面上一看,摇摇头:“可用的自然有,总还要可心的。大约是我顾忌得多,如若不是因家母的缘故,我还真是不放心旁的人。”

她说完,提了盒子就出去了。将阿穆达和刘弗陵两个人留在厨房里。刘弗陵随后也要走,才刚提步,阿穆达把长腿往他面前一跨,直定定站到了刘弗陵的面前。

他迎着刘弗陵的目光,下巴抬了抬:“我有话跟你说。”

刘弗陵凝神看了他一眼,忽现出似笑非笑的模样。他抬手,将阿穆达推到一旁,错身就走了过去。

阿穆达顿怒,往前就要去抓刘弗陵的肩膀。

手还未碰到他,就听到他说:“你无非担心我会对绿衣造成威胁,然而,真正会伤害她的人绝对不会是我,这一点,你比我清楚。”

阿穆达伸在半空的手干巴巴晾在那里,他无法反驳眼前这人的说话。

刘弗陵又说:“我和你一样,不会再让他们有可乘之机。”他说完,稳步向前。

阿穆达留待原处,心底里想要追着他再问,双脚却无法动弹。他将眼皮往下一低,望着腰侧悬挂的弯刀,深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