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三西洲在何处,两浆桥头渡(7)(1 / 2)

加入书签

86_86950徐安去查那伏成近几日进出宫情况,因伏成掩饰得好,徐安又不敢打草惊蛇,这查起来不免有些棘手,只好找了他未曾到刘弗陵身旁伺候前识得的一些宦官那里去打听。在这宫里,最不可小觑的往往是平日里不见得怎般威武的小人物,他们藏在暗处,不叫人瞧在眼里,而恰恰是他们,最能够看到那些不欲为人所知的琐事。

他变着法儿与那些人纠缠半日,赶到这清凉殿就听几个嚼舌根的宫人在说皇后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知是否与皇帝闹了什么不痛快。这未央宫近身伺候的几个人虽徐安认为还算可靠,但也免不了有不安分的人混在里头。李绿衣昨夜又留宿清凉殿,徐安是知道的,正是因为知道,不免越加担心。呵斥了那嚼舌根的宫人一番,赶紧的就过来瞧瞧是怎么回事。就见金赏愁眉苦脸的从偏殿里出来,徐安可不要加紧上前问一问。

可这金赏又是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更叫徐安是一头乱急了。

他站在金赏面前,这天又燥热,火气也有点儿上头,他问:“究竟什么事?难不成你要我进去问陛下,让陛下亲自告诉我来?”

金赏拇指抚摩刀柄,眉头皱得都酸麻了,才将手一放,质问徐安:“我让你看着那个如秋,你是怎么看的?她竟贸贸然跑到未央宫来,还轻易进了偏殿!”

徐安一惊,急道:“莫不是她对那李姬做了什么不好的?”

金赏见他想得过了,不得不猛叹一口气,就把那李绿衣与皇后怎样纠缠,皇帝又怎样有意袒护李绿衣给一一说了。更将那如秋的情态说了一回。徐安听着,眉头也随金赏一般皱了起来。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不禁叹道:“这可不就是人所说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尉屠耆那端还不知怎样,乌孙又不安宁。你倒是查得李姬与冯子都,与霍府无甚关联,是个可信的,然而又不是个可靠的!她做甚不好,非得要与皇后闹起来!可不知道皇后与大将军的关系!”

“若不是县官他……”徐安连声叹气,“倒不如像我说的,让她去搅和了他们才好!如今这般,县官还得挂心这么一个祸头子,天知道哪一日就要因她受了大罪!县官他究竟……”

徐安咬了咬牙,才低道:“县官究竟是怎么想的!”

金赏自然明了他言中所指,却不能够如徐安那般随心说出来。他似也是无奈,半晌才道:“你且照着陛下的吩咐去办吧,这里仍旧由我照看。”

徐安无可奈何的点头,又说:“待伏成过来,劳都尉多费心。我虽与县官提了一提,但看县官的样子却是不大肯信。我想着,好歹要找出证据来,叫那小子无可辩驳,县官才好做决定。这段时间,唯有我们几人多加小心了。”

金赏赞同的点头。徐安再度长长叹了口气,正要去办那皇帝交代的事情。

这一端,殿内的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刘弗陵走在前头,绿衣跟在其后。她双目低垂,强压不耐。她原是要跟着如秋走的,却被如秋几句话给诓了下来。

如秋说,她要真惦着要她的族人,就得与那皇帝好好解释,免得真与大汉开战,可讨不了好。

绿衣心中惴惴,父亲是最忌与大汉为敌。因此与母亲才阖家远离了舅舅他们,远到那近北海之地去居住。她嘴上说五哥善战,五哥再骁勇善战,也不能让他为了她去征战涉险的。

徐安见到,本打算要走了,这时,赶紧转过身来,小步到刘弗陵跟前跪拜下去,呼道:“奴婢拜见陛下,陛下长乐未央。”

金赏亦同他一道行礼。

绿衣见着,悄悄的拽着裙裾往边上躲了点儿,却不料她这小动作都被刘弗陵看了去。方才在殿内她坚决不认为自己有错,亦对他的偏帮无甚感激之态,直到出来那会儿,她都不肯开口再说一个字。是个过分倔强的女子。然而这倔强女子并非只有那一股倔脾气……刘弗陵抿抿唇角,隐去他自己亦不察的笑意。

徐安近前侍奉多年,皇帝那微妙表情他皆收在眼里,心中大大叹声“不妙”。他低唤:“陛下……”

刘弗陵转了视线望见他,虚抬了抬手臂。

徐安在此示意下起身,方立定,便将那眼睛转到李绿衣身上,他喉间肿痛,有话梗得厉害,要说,又无法痛快说出来。

刘弗陵深知他和金赏的担忧,然而他自己却有自己的打算。

示意金赏暂且去办那如秋的事,刘弗陵看了眼仍旧不走的徐安道:“吩咐你的事情已办妥了?”

徐安噤声摇头,刘弗陵便又说:“还不快去!”

徐安不得不道:“奴婢去了,都尉大人又不在近前,可由谁伺候陛下?”

“朕岂是三岁孩童,需得你们时时看守?”刘弗陵眉峰蹙起,露出些许不耐,“速去,勿须多言。”

徐安百般无奈,口中道“诺”,眼睛在那绿衣身上转了几个圈才磨磨蹭蹭的退下去。

这么一来,倒被刘弗陵打发得只剩下彼此两人。绿衣明亮的眼眸在他身上一顿,在他望过来之前,转了脚跟就往相反方向走。

她心中憋屈得很,真真是一个字都不想多说,与他们全无好话可说。他便要开战就开战,他可知道她的族人是哪些?

脚下急急的步子顿住,绿衣不禁回神,心道,她未曾说过自己是何族人,苏翁亦不是多言的人,傅介子又答应过阿爹不说,既然如此,他们怎么知道她的族人是哪些?又如何去开战呢?

想到这里不禁开怀起来,扭身要冲那讨人厌的皇帝挑衅一番。不想这汉人的裙裾不比她从前着装,动作幅度大了,上身已扭过去,下身却还裹着不动。这不免要发生一起尴尬,叫她今日第三遭脸颊去碰一碰地面的强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