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三西洲在何处,两浆桥头渡(6)(1 / 2)

加入书签

86_86950今日正值月圆之夜。明月皎洁,星子便不见了踪影。绿衣趴在清凉殿窗台上,双眼骨碌的想要找到一颗、半颗星子,然而她终究要失望的。

长长叹息一声,她抬手将搁在一旁的青玉案给掀翻了。

“椒房殿的大王八皇后真讨厌!”

她原是可以出宫的,金建带着她找到徐安,找回她的弯刀时,天色还早,未到金建出宫回府的时间。绿衣便与他说好,要等着和他一道出宫去,谁晓得那皇后忽然到了未央宫来,彼时绿衣正好在挥她久违见面的弯刀,练练手感。不当心就险些断了那小皇后的衣袍……

“也不过是险些而已。”她嘟囔一句,趴得腰背有点酸疼,她双手撑着窗台爬起来。

“险些亦是冒犯!”

背后突然冒出声音来,跪坐在案几上的绿衣未能预料,又腰酸手麻,瞪着那洋洋得意的小皇后就摔了下去。

下巴磕到了地面上,虽因那地上铺着软羊毛垫子未伤得厉害,她还是疼的双眼泛光,差点儿流出泪来。

“你!”

“我什么?”上官妍蹲下来,她穿着常服,行动起来也便利了许多。

“你应该唤朕陛下。朕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她稍稍抬起小下巴,那样子实在得意得让人气恼。

“什么鬼陛下?”绿衣揉着发疼的下巴爬起来,火气即升,抬手就要去推眼前那一脸幸灾乐祸的上官妍,“母仪天下,你尚未人母,说什么母仪天下?”

绿衣随口反驳,不想却戳到了上官妍的痛处。她小脸一唬,伸手就在那绿衣肩膀上一推,将刚爬起来还未坐稳的绿衣推得再度跌倒。这一回可没那么好运,有柔软的羊毛垫子衬着,只闻得一声沉响,绿衣还未来得及反应,额头上那痛就和利剑戳骨一般肆散开来。

“你简直可恶!”

她扶着额头爬起来,恼火陡然升起,拔出弯刀就指向了立在跟前的上官妍。

碧华被派去将那件被绿衣割破的衣袍取过来,并未随上官妍一道,其余宫人皆被上官妍留在殿外,未允入内。一时之间,上官妍也是慌了,她还未遇到过如此境况。

“绿衣姐姐!不可!”

如秋推门进来,一见此景吓得手上食案跌落在地,忙的上前挡到上官妍跟前,跪在地上握住绿衣裙裾。

“县官允姐姐带刀,不是为闯祸的啊姐姐!”

“是她先无礼!不能怪我!早早的放我出去,我还不屑对着这个大王八皇后动我的弯刀!”绿衣因疼痛恼怒更甚,无论如何也说不听,提着刀就要给上官妍点颜色看看。如秋劝阻不了,只能拦在绿衣跟前,护着那惊到的上官妍。

“如秋你让开!你拦不住我!”

绿衣边说边挥动弯刀,一手去拎如秋的衣襟,要将如秋甩到一边去。

上官妍心中惊慌莫定,两只手早交握缠紧,脸色发了几分白,可还是告诫自己镇定。她强力压下发抖的嗓音,厉声道:“李绿衣你敢!朕乃一国之后,你若敢动朕分毫,需得思量两国之谊!你非我大汉子民,伤了朕,县官绝无可能只追究你一人之罪,莫不是要以此惹得你族人替你担此大过!”

绿衣被她说得心上一跳,脑中回寰,便果然缓下声势来。

如秋看着绿衣似有松动,不禁吐出口气,低首一看,抓着绿衣裙裾的手心里尽沾满了汗。

上官妍看着绿衣败下阵来,孩子心性陡然升起,她小小鼻端轻哼出声,嗓音不似方才紧绷,多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便是这样知道分寸才好。”

这句话了不得,绿衣本是要放下刀来,一听,不禁再度怒火上涌。方要垂到地毯毛尖尖上的刀锋陡然竖起,骇得一旁如秋脚踝崴到,人也跌了过去。

绿衣嗓门清亮,双目瞠圆,瞪着上官妍那张俏丽小脸就道:“我五哥领兵打仗还能怕了你们这些恶人?便是我现在就杀了你又能如何!”

说时弯刀高举,横冲着那上官妍就要杀过去。如秋脚踝伤到,站立不起,连声叫唤绿衣的名字,无奈绿衣火气旺盛,半点听不进旁人的言语。如秋无奈只能急唤上官妍赶紧躲开。

那上官妍见她猛然变色,也是一惊一吓。然而危急当头,那李绿衣拎着刀光闪闪冲过来时,她自半敞的门扉瞧见一道身影,猛吸了口气,反而冷静下来。昂高了下巴,将那小小身子抬起,似是料定李绿衣不敢一般,口中还说道:“我就看看你如何来杀我?”

得此挑衅,绿衣更加怒不可遏,她自落地至今还未受过这般侮辱,握着刀柄的手一阵紧似一阵,瞪着上官妍高抬的脸孔就要将刀挥下去。

“你们在做什么?”

就听得一声喝断,那门被人从外“砰”一声撞开,金赏飞身上前,以自身佩刀阻断绿衣弯刀行事,将它横打了出去。

碧华惊得一身冷汗,疾步上前扶住上官妍:“陛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