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一忆梅下西洲,折梅寄北(28)(1 / 2)

加入书签

86_86950皇后上官妍虽是霍光嫡女之后,然则终究姓了上官,她身边亦同皇帝身边,可信之人并不多。金赏便不再说什么,闭嘴敛神。

“奴婢叩见陛下。陛下长乐未央。”

早前收到消息,已等候许久的黄门令及内谒者令,并几许宫婢见到刘弗陵与金赏,躬身下蹲行礼。徐安亦在其间。

刘弗陵颌首示意他们起来,徐安便走到刘弗陵旁,低声告诉道:“博陆侯夫人等已在内等候多时。”

刘弗陵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金赏亦恨极:“帝后共用昼食,无召御,如何由得到旁人打扰?”

“吩咐宫人于东厢准备昼食。”

刘弗陵转身便走。

金赏跟上前来:“陛下。”

霍显行事向来张扬无畏,只是她竟将皇帝后宫,将椒房殿视若自己府邸,也实在太过了!金赏对霍显从无好感,无奈她终究是妻子霍娉君之母,无法更改,平日里相见,不得不勉强应付。然而此次她着实过了,且不说皇后,上官妍之母,霍荇君并非她亲女,即便是,以皇后母仪天下之姿,她亦不得擅入无惧。这乃是对后宫,对皇后,对皇帝的极大藐视!

“急召大将军来见朕!就在东厢!”

年轻的皇帝未显露太阴郁的颜色,然而那掷地有声的字眼,还是让金赏不觉心神一跳。

急道一声“诺”,金赏就要退下去。徐安将他拦住:“大人还是先行更衣,以免染了风寒。此事交由奴婢去办。”

金赏往上首一看,皇帝已进东厢内间。

金赏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水,蓦然露出笑容,对徐安说道:“徐安,吾今日大痛快!”

徐安疑惑了一会儿,终于意识过来他话里的意思,有点无奈的摇摇头:“大人还是稍且镇定。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他朝着椒房殿正殿努了努嘴,苦笑道:“如今之境,我们的主上又能如何呢?”

金赏不赞同:“冬未至,炙犬虽不能,打一打还是可以的。安,尔需得相信主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