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一忆梅下西洲,折梅寄北(26)(1 / 2)

加入书签

86_86950往中宫椒房殿需得经过清凉殿,御撵行了一段路,凉风从揭起的帘子后袭来,刘弗陵越加觉得头重昏沉,喉咙口隐隐发痒。真有染了风寒之嫌。

“徐安!”

走在御撵旁侧的徐安闻得天子唤他,忙小步跟到御撵旁近天子的位置,一边加快步子跟上行动的撵座,一边低声回道:“奴婢在,陛下有何吩咐?”

“差人先行,告知皇后,朕恐得晚一些到。”

他抬抬手,嗓音多了几分沙哑:“朕需得下来走一走。”

金赏就在撵座的右手边,见到徐安朝他看了看,他不禁紧皱了眉头。待刘弗陵从御座上下来,金赏上前道:“陛下,还是召太医吧陛下。”

刘弗陵脸色确实不佳,但还算不上不好。他摆摆手,往清凉殿前的一片花木葱郁的所在看了看。随后便掠过徐安伸过来欲搀扶的手臂。

“朕无碍。”

徐安无可奈何,随在身后,只能往金赏看去。金赏亦只是摇头,吩咐身后随行宫人后退些,两人一左一后跟着刘弗陵在这偌大空旷的汉宫中慢慢行走。

所幸离椒房殿并无多少距离,很快他们就见到椒房殿前那一大片郁郁葱葱的花草林木。其间有一棵树,听闻是卫皇后初入椒房殿时亲手所植,征和二年的那场血灾弥灭了椒房殿的主人,却没有波及到那颗合欢树。这几年,它越发长得茂盛,叶如华盖,竟成了与红色椒房殿同样引人注目的所在。

合欢合欢,物是人非,汝有合欢?

“陛下?!”金赏尚随刘弗陵目光落在那枝繁叶茂的合欢之上,只听得一声不掩喜色的兴奋低喊,眼中就多了一道人影。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