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谁欺负谁(1 / 2)

加入书签

夏明阳袖子一甩,把人甩了个踉跄,结果夏天齐不乐意了。早先他就对这个偏心的老头不满,这要是没醉的时候,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吭声,但现在他早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了,指着夏明阳的鼻子就骂他老不死。

不光如此,他还大声嚷嚷,迟早让夏天方和夏老子也滚出夏家,让他们不得好死。

就算是他外公夏明朗,也不敢当着众人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这话一旦出口,可没人管你是不是喝醉了,那是触犯了族规的,进了执法堂不死也要脱层皮。

夏明朗脸色大变,伸手就想把外孙拉回来,还没等他出手,紧闭的房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就算是个死人,也该被他们吵醒了。并没有休息好的百里烟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内,眼睛酸涩,头还有些昏沉。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管家赶忙转身,见百里烟这情况,立即开口:“烟小姐,我们现在就回去可好?”

在太子府的时候,他有几次见过百里烟没睡好被人中途吵醒就是这样的表情,每到这个时候,她都变得十分暴躁,没人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去招惹她。

百里烟愣愣地盯着管家看了一分钟,有点迟钝地点点头。

看见有人出来,夏天齐也把头转了过来,立即觉得百里烟比眼前干巴巴的老头有意思多了,跌跌撞撞的朝她过来了。

一边走还一边露出自以为潇洒的笑容,道:“你是哪家的姑娘,多钱一晚上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