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无奈的太子殿下(1 / 2)

加入书签

虽然百里烟并不是很期待和白夜一起生活,但她知道,这个人是最适合教导自己的。

当初白棕把那本叫《云裂》的秘典交给她的时候就说过,白夜是在自己之前唯一一个修炼它的人,她不知道其他秘典或者功法和自己学的有什么不同,但在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内,白夜的出现无疑是一种希望。

两年多来,她的修炼进境并不算慢,再加上前阵子有了兽魂,她终于突破魂士一阶,几天后有莫名奇妙的到了魂士二阶。

问过师父,得到的答案是她觉醒的兽魂可能本身实力极其强大,不然魂师一般是不会连续突破两次的。

如果这件事放在一个正常的魂师上,他们恐怕会异常兴奋,她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这兽魂的来历不清不楚,如果真的如师父所说,这兽魂原来的主人会是谁?

恐怕这个答案只能等到魂士五阶,兽魂外放的时候才能找到了,希望不会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

要知道在白虎族,同一支的血亲兽魂的相似度会很高,往往有着相同的特点,几乎一眼就能被认出来,她怕那个帮了自己的人会从某支血脉的年轻一辈身上抽取兽魂,她可不想惹出麻烦来。

她觉得自己需要做最坏的打算,不会发生最好不过,一旦发生,至少能够离开这里。

清早,太阳还是一个红色的圆球,有一大半仍在地平面以下,百里烟跟着白夜来到月牙形的水潭旁。

这个时候沙漠的温度并不高,这样适宜的温度大概会持续半个多时辰,而这点时间足够白夜完成他今日的教学。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