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白宁的离去(1 / 2)

加入书签

百里烟抬起头朝她露出一抹笑,没有退却,更像是挑衅。在白虎族里,一味的忍让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糟糕,没人会觉得你是在韬光养晦,更多的人想要趁机踩上一脚。

越是强,手里的权利就越大,受到的待遇就越好,族内的资源才会源源不断。她还太年轻,没有资本藏拙,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出来。

这是白棕告诉她的,她必须要这样去做,因为此时她代表的不止是自己一个人,至少要让那些人明白,白棕两年前的决定是有价值的。

白宁没有多呆,当天就离开了河度镇,巫月留下了一部分手下处理河度镇的事,随后带着白夜他们往战营赶去。

本来他们应该为了救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不过在巫月和百里烟谈过,在得知他根本死不了之后,回程的速度就降了下来。

虽然谢恒身上的颜色越发精彩,但毕竟不是自己中毒,大家对他关注程度并不高。

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百里烟的表情显得很凝重。她之前得知白宁经过河度就计划对她出手,还有五个月时间,她必须寻找一个适合的兽魂,本来她是把主意打在白宁身上,可惜中途杀出个白夜,让她不得不放弃行动。

现在距离最后时限越来越近,就算她不在乎十八岁的成人礼,也需要为自己的小命多考虑考虑。

战营的人是绝对不能动的,看来就只能在回去的途中找合适的对象了。这种无目的性的杀人她心里本能的排斥,她几次找到了目标,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

距离战营已经越来越近了,或许她该自私一次?

正在前进的马车突然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百里烟有些奇怪,上前两步掀开厚厚的帘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