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61 宁缺毋滥的情(1 / 2)

加入书签

公子君听完解释,佯装自己心软喝退手下痛心疾首表示自己的委屈道,本来是担心你喝酒喝醉了怕宝物给弄丢了,所以才自作主张把宝物给收了起来,早上过来确发现这等事,说着跺脚叹气,一副哭天怨地的模样……

这少年人哪里懂得公子君的阴谋,十句话都全给信了九句,心里那敢索要什么玉凤凰,连忙开口承认愿意把玉凤凰送给公子君,公子君佯装不同意,厉言喝止,他越不接受这少年越怕,哀求不已的承诺把玉凤凰送给了公子君。

公子君得了宝物心里乐开了花,表面上却是唉声叹气的,他有意要放这少年回去,探探他的家底是不是个硬岔,勉为其难的留这人吃了中午饭,又送了一匹快马,这少年人答了谢,骑上快马就飞奔而去,公子君站在门口吩咐手下紧追其后,等着消息。

公子君从中午一颗心始终悬着,忐忑不安的渡来渡去,硬生生等到了晚上才等来手下回来,手下跟他汇报道,跟着这少年人骑了十里地马,出了城外见是这少年人家中,爬到树上往里一看大房子一间挨着一间装饰的富丽堂皇,门口侍女仆人成堆,那像是将要败光家产的样子?

公子君听了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是事出有因,但又觉得纵使这少年家中再富裕,也是个黄口小儿当家不足为虑,他心里正要暗下决心痛下杀手,连夜点了一群家丁要去杀人灭口抢夺家产。一行人偷偷摸摸的大半夜启程往这少年家中赶去。

走到一半路的时候,却听的有马匹响声,当先一骑快步驶来,马背上正是那少年,那少年不疑有他,见了这公子君带了许多人来还当是反悔了要捉拿自己去见官,吓的脸白了,当即跪倒在地哀求道,我本来是要求恩公来家中饮酒答谢,却不知这是为何?

公子君扬鞭叹道。这真是古人诚不欺我。我那两个小妾哭哭啼啼说你不是什么好人,非要我缠着来抓你去报官,可是兄弟你对我如此真诚,我如何狠得下心来抓你?来来来。你快就回去吧。我这就打道回府!

少年人年纪小也是不懂事。殊不知自己将要引狼入室,非要盛言相劝的请公子君一行人去家中饮酒洗尘,正中了公子君的一番算盘。公子君开心的不得了,推辞了一番,也就跟着过去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那少年家中,刚一进门便见家中灯火明亮,美婢如云服侍在一旁,公子君心里暗暗窃喜,跟着进了大厅,酒宴早已准备好,身边有许多婢女服侍,酒喝到一半时,公子君就开始套问这少年的话了,敢问兄弟有成亲了吗?

少年人酒喝多了舌头大,吞吞吐吐道,娶了一个妻子,本事可大了,是山里的神仙,本来家里破财不堪,是娶了这个妻子才开始富裕起来的,也不知她有什么本事,每次出门总能带回许多财物珍宝,这少年以前嗜赌成性花销大,娶了这媳妇儿,不好意思再拿她东西去赌,只好用祖宗传下来的玉凤凰来换点钱赌。

两人正喝的起劲,公子君听完眼珠一转,正要动手拔出佩刀,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个聘聘婷婷的美女,那美女穿着长裙,面貌生的是眉目如画,如云发鬓高挽美的不得了,身形窈窕修长,美得让公子君直咽口水。

美女进了门外,一见公子君立时脸色一变,快步上前一句话也不说拉起少年就出了屋子,公子君正要起身追赶,那美女冷冷瞪来一眼,断然道,你敢跟来,要你的命!

公子君也被吓住了,所谓真人不露相,这女人既然不怕他,自然也有不怕他的本事,他一时没敢追过去,等了一会儿,才偷偷摸摸的跟了,美女带着少年进了一处屋子里关好门,气说道,莽撞的郎君,你可引狼入室了,你知道吗?

公子君在外偷看见窗户里边,少年迷迷糊糊的道,公子君大人侠名远播,那里是引狼入室?

美女气道,他若是大侠,怎么会觊觎旁人妻子,看的眼睛都快直了?

公子君一听这话,立时明白过来,原来这少年是迂腐的愣子,可他媳妇儿却是个明白人。

少年酒意醒了几分,打了个激灵慌张道,那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啊?

美女柔声叹道,我本是在大山里修炼的人,却不知如何惹到了这孽缘,事到如今,我不想杀戮,你就跟着我跑吧。

公子君老奸巨猾一听这话,喜在心头,大喝一声拔刀在手,一脚踢开房门狂笑道,小娘子你聪明不假,想吓退我可没那么简单,你若不怕我,就不会故意明知道我在房外还说这些话了。

美女这时花容失色,银牙紧咬,心知今夜在劫难逃,猛然拔出墙头佩剑怒道,老贼,十九年前你杀人越货还不够,还要赶尽杀绝吗?

公子君听了杀心顿起,打着哼哼道,好哇,原来当年还留下你这么个小美女,实话说吧我手下已经全进了你家,你要识相,从今以后老老实实的跟了我过日子,不然先杀你夫君,再要你生不如死!

少年当场就傻眼了,哆哆嗦嗦的只顾往美女怀里钻叫道,娘子啊,都是我害了你啊,说着泣不成声。

公子君兽欲正盛一下子冲了过去,踢开少年就去夺美女手里的剑,美女哪里是他对手,一剑刺去刺了个空,公子君一刀就把剑给劈到了地上,搂住了美女不顾她夫君在旁边就撕她裙子,少年吓的面目失色,死活也不敢上前,只听的自己娘子拼命喊他的名字要他救自己,可这少年竟是吓破了胆,眼睁睁的看着他娘子被公子君按到床上就要强行玷污。那美女哪里肯从,挣扎中一手胡乱的就抓瞎了公子君的一只眼,公子君眼看就要得手正开心时,突然眼睛就给瞎了一个,满脸是血,疼的嗷嗷直叫,如同恶鬼,回头一脚就踢在少年头上,他常年练武,这一踢直把他踢的脑袋崩裂。血流不止的倒在地上。公子君兀自鬼哭狼嚎,那美女眼见夫君惨死,哪里肯独活,捡起地上长剑宁死也要保全贞节。一剑把自己刺了个透心凉。

后来人们只听说。昔日的大侠公子君消失了。他带去的家丁一个也没有回来,再过了几年,大山里一处废弃的宅院。整日都有一个瞎眼男子拿着刀在那又哭又叫,人们见了远远的就躲开了,也没人敢招惹他,直到这人没吃没喝的给饿死在里边,才有官府知道了,进去一看,里边全都是死人,草草掩埋了尸体,那宅院也成了个谁人也不敢靠近的废弃院子。

燕凡听完她讲的这个故事,只听的头皮发麻,愤恨不已道,世上还有如此懦弱不堪的男人,引狼入室不说,连别人要对他妻子施暴,他明明可以去救,从背后趁那公子君不注意,一剑刺过去也就是了,非要眼睁睁看着公子君撕他老婆衣裳也不敢动一下,到最后落了一个惨死,这可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赵晴晴盈盈笑笑,玉手拢了拢胸前长发,吐气如兰的温柔道,嗯,这人和人自然都不一样,处理事情的方式自然也不会处处相同,只是你听完我说的故事,可有懂得什么?

燕凡认真想了想才慢慢道,师姐是要告诉我,做人需要明察是非,更不可做那引狼入室的事情,毕竟世界上像这公子君一般的伪君子那是数不胜数的。

山顶上月光温柔,洒在人的身上,身边青山巍巍,脚下是万家灯火,身后浓浓竹林随着轻风吹送,燕凡只觉得身边她娇躯近在咫尺,秀发飘飘,少女幽香缭绕,赵晴晴一双美眸如水凝视着他脸庞,她神态虽有几分清冷,却也另有几分柔情道,是了,这公子君固然可恨,可这少年难道没错吗?

燕凡听了这话有些反应不过来道,这少年除了懦弱,引狼入室,还有什么过错?

赵晴晴轻叹一声,绝美容颜美的如梦如幻淡淡道,他交友不慎,难道不是吗……

燕凡恍然大悟一把抓住赵晴晴玉手道,是了,这所有的原因都是这少年交友不慎,才有受人陷害设套让他钻,而后引狼入室,累的娇妻跟着自己惨死,哎,这才原来是原因。

赵晴晴轻咬红唇,雪白脸颊微微泛红,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眼睛不说话,神色里似有许多惋惜,燕凡却只注意到她向来清冷的容颜,头一次为了自己而绽放出令人怦然心动的柔情似水,是这么的明显,眼前女子不说美的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美,便是这突如其来的柔情也把他彻底击倒,鬼使神差的怔怔揽住她肩膀带进怀里,温香软玉在怀幽香阵阵,把脸埋入她发间嗅着她的香气。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