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 245 安身立命(1 / 2)

加入书签

放松一下吧,饮些酒,在这看不到尽头的夜,空气是这么的清新,酒的香气四溢飘荡,内心中的魔是我等放纵,遥远地方来的人啊,暂且歇歇,明天的路你可以走,但这美酒的香气,一生唯此一次。

不作解释、《丹心入海卷》小镇客栈

他追上来了吗?燕凡抱着虚弱至极的赵晴晴,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向身边的秦颜问着那恶人可曾追上?

秦颜回眸一看,身后山高林密,大是恐怖,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少女心性下也十分害怕,抓紧燕凡胳膊道,后边什么也看不清,这里这么乱,他也不知道我们往什么方向跑了,铁定追不上来。

赵晴晴娇躯一动,抬起俏脸看了看周边陡峭山群道,这里确是十万大山无疑。

秦颜关心道,姐姐你伤的怎么样?

赵晴晴似是累了,闭起眼睛缓缓道,只是觉得好累,想睡着了。

秦颜看她脸色苍白的确是应该好好休息一番,于是便安慰她道,姐姐睡觉好啦,我和燕凡去找一个能让人休息的地方。

她说完这话不见赵晴晴回答,低头一看原来是赵晴晴俏脸雪白,双眸闭合颇为疲惫的睡着了,燕凡也不敢走太快,又觉得自己也是累了,可怜兮兮的瞅着秦颜诉苦道,小姐……

秦颜白他一眼脆声问道,干嘛?

燕凡知道那恶贼是追不上来了,于是就说道。要不要歇上一会啊,跑了那么远的路腿都酸了。。

秦颜听了咯咯笑道,你跑几步又怎么啦?又不是让你吃亏了,你看咱们的晴姐姐那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现在让你抱着还亏了你不成?换作别的臭男人,几辈子都修不来这福气,多跑几步路,就能抱着晴姐姐,臭燕凡你可别占了便宜还卖乖!

燕凡说不过秦颜,只把话往肚子吞。任劳任怨的步步走着。只是心里牵挂赵晴晴的伤势,又道,这深山野林里盛产人参等补药,这地方会不会也有。

秦颜歪头想想。忽而灵机一动眨眨眼睛道。说的也是啊。只不过这人参可不好找,如果这里有人居住的话就好了,山里人家要么是猎户。要么便是药农,肯定有许多好东西。

燕凡道,只不过现在没有安身的地方,等到了可以安身的地方,只要小姐留下来就可以了,我去寻找人参。

秦颜笑道,那你见过人参吗?

这可难住了燕凡,他皱眉想了又想,嘀咕道,没见过……

秦颜可爱的一笑,蹦蹦跳跳的走着道,俗话说得好,安身立命,如不能寻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一切都是空谈。

黑山老林里也是步步未知,猿鸣猴啼不绝,月色暗淡少有清光,两人一不说话,这才突然觉得这十万大山里也实在是危险重重,只见山上五彩斑斓的瘴气缭绕,竟是生起了剧毒的瘴气,燕凡不敢耽搁,连忙搂紧赵晴晴,赶快脚步道,小姐快走!

秦颜看见了瘴气却道别动,前边好像有人。

燕凡诧异的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只见树影重重,哪里有的人在?

秦颜不动声色轻声道,那瘴气附近有人,我看到了。

燕凡摸不着头脑惊讶道,瘴气里边那敢有人往里边钻,小姐你太累眼花了吧,晴姐姐她本就虚弱,若再遇上瘴气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撑不过去。

秦颜白他一眼,娇声笑道,姑娘是说这瘴气是人为的,有人故意用瘴气想毒死我们,瘴气一过人就过来了,这些人也真是歹毒,怪不得十万大山里说处处危险

燕凡听完脸都白了几分,想起赵晴晴安危,十分气愤这等歹人断然道,小姐你抱着晴姐,我去杀了这些歹人!

秦颜道,别急,姑娘自有秒招,说着抬头看看夜空,只见乌云密布,一轮明月独挂云间,说不出的凄凉,微风徐徐从山中吹来,扑打在人脸凉嗖嗖的,更增几分清醒,燕凡不懂她想要做什么,却看她蹲下娇躯,葱白玉手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符咒,又捡起五根树枝,整齐插在面前土里,玉指竖在嘴边认真念道,云聚,风起,雾涌,疾!

她话语刚完,符咒赫然向前飘去,随之而来的是,二人身后风沙滚滚,落叶纷飞,骤然起了一股大风冲向五彩斑斓的剧毒瘴气,那符咒如大海里的一叶小舟,随大风在山中浮沉不止,转眼间就冲进了瘴气里边,瘴气里边狂风大作,那符咒所向,大风就刮向哪里,秦颜少女心性下,开心的直拍手,娇声笑道,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二人身边大风刚过,秦颜笑嘻嘻的踩着细步往前走去,燕凡看的目瞪口呆,追上前道,小姐你刚才的那个,那个是妖术吗??

秦颜听了俏脸一红,啐道,呸,语气又轻又柔,你才会妖术,姑娘那个是道法,道法!!

燕凡咳嗽一声狡辩道,这都呼风唤雨了,还不是妖术。。。

秦颜一对玉手把玩着自己胸前秀发,边走边解释道,天地之间有灵气,主宰风雨,而施法引起呼风唤雨那是禁忌,除了天谁都不可以用,因为强行呼风唤雨必会损耗天地间的灵气,轻则百里之内干旱,重者赤地千里也不是没有,所以这类法术用了就受鬼神所忌,但是一些道法,威力影响范围并不是太大,片刻之间就消散的那种,倒是无妨的,反正也是小打小闹,妨碍不了事。

燕凡看那一阵突起的狂风席卷了五彩斑斓的剧毒瘴气,也不见得有什么异常啊,十分奇怪道,小姐。那些歹人真不是你看花眼了?

秦颜鼓着俏脸气呼呼的娇嗔道,姑娘骗你干嘛,咱们关系多好啊,从小一块长大的,慢慢等着吧,就不信一阵狂风过去那些歹人一点动静都不会有,姑娘可不信那个邪,他们也不是铁打的。

燕凡道,话虽如此,不过咱们是来避难安身的。咱们警告警告他们。让他们吃点亏知难而退就好,可不要闹得太僵,师姐她可受着重伤,容不得颠簸。

秦颜听他说完。一双美眸凝视着他脸庞。满是狐疑的笑说道。你怎么喊晴姐为师姐啊?我到现在才突然发现呐,叫晴姐和姐姐不都行嘛。

燕凡不知道门派之间的称呼,师弟师姐师兄之间那是等级森严。容不得一点逾越,辈分该是什么就是什么,稍有不慎,便是不尊师长,这在门派里算得上是大忌,他不清楚,也不会乱说,只得模模糊糊道,我就随便一喊,哪有小姐想的那么复杂。

秦颜哪里能信,只是她性子文静,家教又是甚严,也只有和燕凡在一起才会跟他说说玩笑话,听他这样说啦,也不再追问只是柔声笑道,你也长大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