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40 鎏影呈竹(2 / 2)

加入书签

独孤太真咳嗽一声,笑道,你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接着看向四周朗声道,老夫的女儿全名叫作少思娜,世人只知阴阳谷的赵仙子名动天下,其实不然,在阴阳谷里,老夫的女儿少思娜是和赵仙子同为月君的弟子,阴阳谷历来倍出美女,天姿国色那样的美女也是大有人在,诸位单看看老夫眼前的女儿,便能联想出阴阳谷弟子们的风采。

林谦笑道,这个堂主说的诸位都承认,将军府的人就曾有幸见过阴阳谷的赵姑娘和筱姑娘,两人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由此可见,阴阳谷盛出美女之说就不是空穴来风,更何况还有堂主眼前的女儿,容貌也是天香国色,这个话题也就不容人怀疑了。

独孤太真继续道,谢谢城主实话实说,咳咳,咱们继续往下说,月君有两名亲传弟子,一个是赵姑娘,一个是老夫现在的义女,也就是从前的少思娜,月君亲传的两名弟子,一人主内也就是常年留在阴阳谷中学习道法,而另一人主外,则是要孤身一人在山下行走,发扬师门的光大,这样的决定,是两个人抽签,一次性决定的,在那次由月君亲自主持抽签的仪式上,赵仙子抽到了外签,少思娜抽到了内签,所以赵姑娘下山历练也就成了定局,抽完签当日,,赵仙子仅带了一把剑,一个人,就下山去了,人都知道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学,比如老夫有北狂掌刀。夜王有无天无地,月君有指间惊雷,这当中有一套剑法,攻势凌厉号为天下之最,就是阴阳谷藏经阁里典藏的至宝剑法,光电三十六剑,据明白人讲,这套剑法由月君传给赵姑娘,从这之后,赵姑娘的武学修为在常人眼里堪称一日千里也不为过。这个人知识渊博。武学见识也是高于许多人。

韩离跟着冷笑数声,淡然道,晴姐的武学都是由月君亲手传授的,指间惊雷这一绝学。我就有幸见过。威力巨大。发招时,日月都黯然失色。

独孤太真道,嗯。好,绕了半天就谈谈重点,小女少思娜,留守阴阳谷奉命镇守藏经阁,她心性天真烂漫,武功修为,名气也都是远远及不上赵姑娘,这个老夫不用人说,自己就承认了,有一次月君大人为堪破天经长生之谜,下令调取藏经阁的重宝,他说着眉目一怔,看向旁边女孩道,女儿,那宝物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眼睛陡然一亮,脆声道,鎏影呈竹,鎏影呈竹!

独孤太真好笑道,什么流影城主?

女孩听的大为着急,跺脚道,就是鎏影呈竹吗,她说着伸出白生生玉手,指尖流露出月白色光华,神态认真的在眼前比划着什么东西,众人看的莫名所以,认真看去,不一会儿只见空气中端端正正写了一个字,赫然是个鎏,独孤太真又往下看去,女孩似是施展的这套道法,好像与指间惊雷有异曲同工之处,又过片刻,众人皆大呼,女孩脸前,生生悬空着四个如萤火虫般的大字,鎏影呈竹!

独孤太真看了这四个字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这可真是老夫孟浪了,原来女儿说的这鎏影呈竹,老夫给误会成了流影城主了,哈哈。

众人是哭笑不得,原来是闹了这么一场笑剧,独孤太真神情一窒,不苟言笑的朗声道,就是这么个鎏影呈竹,其实是一副画卷,只要在满月下铺开展在山崖上,画卷就能幻出一道世界,滋滋,这可不得了啊,这东西可真是不得了,这个世界藏着生死之奥妙,阴阳谷许多功法都是由历代月君亲身进入幻境,而领悟而出的,也有人说,鎏影呈竹里边藏着天经第二卷,藏经阁守卫门徒六百人,防线重重,周边又驻扎着各山峰,大殿,防卫之严密,在七大家里也是出了名的,一直为阴阳谷所称傲,可谁曾料想,月君闭关修炼刚出来武学大进之时,要调取鎏影呈竹,居然发现呈放鎏影呈竹的盒子里边是空的,俨然已被盗,月君震怒下,以小女守卫藏经阁不当,废去名籍,把小女逐出阴阳谷门下,任其自生自灭。

小女被逐出师门之后,月君召回赵晴晴,赵姑娘,令她寻找鎏影呈竹,赵姑娘的举动也很奇怪,她哪里也不去,就日夜派人监视着小女,话说小女被无缘无故蒙受灾难,十分痛苦,仔细思索下觉得盗取鎏影呈竹的人,一定会来杀人灭口,所以她就索性放开了,虽然明知道阴阳谷的众多高手日夜监视着自己,但她就是不怕,反而去了凌霄阁附近群山的地方,小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迷迷糊糊要去哪里,只是一种直觉,告诉她鎏影呈竹就是在那个方向,她一直走,一直走,来到了一处大山前,正是夕阳将要落幕之时,群山巍巍,小女看见了那个美若天仙的少年女子,一身白衣飘飘浑身散发着月色一样的玉光,长发及腰,面对自己,负手而立站在山崖边,美得令人不敢直视。

独孤太真回头对着女孩微笑道,女儿,接下来你还能记得清吗?

女孩可爱的笑笑,伸着玉手比划着,声音略含些许幼稚脆声道,女儿看见赵姑娘时,她就那么神情淡淡的看着女儿,不说也不语,她的容貌是那般美,女儿心中只觉得她美的令人感到惊心动魄,仿佛不应该是尘世里应该出现的人,灵动清澈的眼睛让女儿不敢直视,亦也不敢和她说话,谁知道她认真看着女儿良久良久,忽而从她脸上露出浅浅笑容,步步朝女儿身边走了过来,女儿问她,为什么会笑,她说,鎏影呈竹不是你的错,所以该笑,阴阳谷没有出吃里扒外之徒更该笑。

女儿听她说完开心的不得了,以为她会帮我除刷罪名,所以就求她道,赵姑娘,你知道偷取鎏影呈竹的人是谁吗?

她听了,唇角的笑容慢慢潋去,在山顶的大风中迎着风慢慢朝着残阳走去,她人停在山崖边,那一刻女儿觉得她孤单,背负的,令人感到可怜,过了片刻她微笑着回首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猜测的那个答案,也不知道你我会不会都要死,但是能确定的他现在就在这群山附近,虎视眈眈……

女儿听她确认了偷取鎏影呈竹的人就在附近,开心极了,于是就笑着问她,那个人有什么目的,为什么偷取了鎏影呈竹还要主动来我们身边?

她点点头,声如梦呓一般,喃喃道,那个凶手是六大家里的当代领袖,要么是我现在的义父,要么是凌霄阁的东岚傅,鬼谷派的鬼谷子,万蛊门的盅台,长生宗的夜王都有可能,但就是没有见到那个人的脸是怎么样,那个人的身形是怎么样,他如猫戏弄鼠一般,戏弄着阴阳谷派出来的高手,短短两天三十名高手中,已经有十名高手被害,都是夜晚时被一剑封喉,每个人都是一剑,求援的信送不出去,所以他把我们引到这里来,是想做个决断,要么退出搜寻鎏影呈竹,要么任他牵着鼻子走,她说着柔声道,而我受师傅大恩,所以选择了留下。

女儿听了心里乱作一团,再也无颜求她什么了,就这么

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了下来,女儿心里害怕,忍不住羞涩的躲进她怀里,她人好美,脸美身形美,她的眉给人清冷的感觉,可是女儿在她的怀里,看的很清楚,她的眉,她的眼是温柔的,女性天生的柔,和水,在她的眉目间完美体现,她身子好香,闻的久了,让人陶醉其中,让女儿情不自禁的吻着她的脸,她的颈,猛然回味起来,好像那只是一种幻觉,可是女儿一直清晰记得她的味道,淡淡的香气从她身上流露出来,给人很安全,恬静的感觉,女儿问她为什么没有生气,她只是淡淡道,因为女儿需要,阴阳谷欠女儿太多,而且女儿是女的,但是她会一辈子不原谅自己。(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