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9 最是凝眸无限时(1 / 2)

加入书签

一轮新月度晚秋,悠悠流水更欲愁。

闲来倚窗闻花语,黄罗纱帐轻盈香。

绛唇羞语说不尽,与君共话青丝老。

当惜命里相识时,应是前生缘未知。

柳梦瑶见他好好的大好男儿突然在自己面前掉泪,一双葱白玉手抚着韩离脸颊柔声道,事情人家都知晓了,你做的没错,换做任何一个有正直心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

韩离任她擦掉自己眼角的泪,低头唉声叹息一声,主动握住她手,不敢去看柳梦瑶的脸,偏着视线低声道,我不是为这个落泪,而是觉得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意思,梦瑶你还待我这么好,让我想起来怎么面对你?

柳梦瑶听了这话甜甜一笑,那笑容当真美丽,抬起俏脸看着他眼睛字字念道,还好啊,你这个总喜欢跟人家作对的夫君,还是记着梦瑶的好,现在饿不饿?

韩离尴尬一笑道,确实饿了,不过好奇怪梦瑶不是在城里忙着婚礼的吗,怎么跑到城外来了?

柳梦瑶一双明眸里水雾流动走着几分狡黠的美,闻言可爱一笑,回首看着已要黑暗了的夜色,拉着韩离手往房间里走去边走边道,话说这婚礼嘛,蛮顺利的,就是胭脂虎要跑去捣乱,人家也没理她,更何况那有成亲时候只有新娘子一个人在的?所以啊,梦瑶也不理会胭脂虎,人家体体面面的安排了酒宴,自己就匆匆忙忙来到这里静心来啦,你可不知道。这里可是梦瑶的小闺房,心情不好时候,总要跑到这里来静心的。

韩离听完她一番话自然是十个不相信,浅浅笑了一声,携着她手走入房间,见房间里装饰确是女子闺房,顺手关上门回身看了眼柳梦瑶。双臂用力一搂抱起柳梦瑶娇躯。慢慢在桌子旁坐了下来,把她放在自己腿上,温香软玉在怀心中又是感激万分。忍不住探脸凑近柳梦瑶脸颊,耳鬓厮磨着微微笑道,韩某人这小梦瑶娘子向来聪明,身边又耳目众多。想必是知道了慕闹要刺杀城主的事情,才匆匆过来的吗?

柳梦瑶偏着脸颊一笑。埋首在他怀里喃喃细语道,夫君终于肯主动唤人家一声娘子了,好开心,她说着精致俏脸紧紧贴着韩离胸襟柔声道。慕南派了许多江湖高手围住了这方圆十里地,三万部队又虎视眈眈随时都要反叛,城主的部队大部都在前线。这一次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韩离想了想十分奇怪道,林谦城主有二十万部队。调出城外,不算慕南的三万,还有八万部队怎么会治不了慕南?

柳梦瑶听了这话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站在一边盈盈笑道,这奇怪的事情可多了,那八万部队非是治不了慕南,而是林谦这个人愿不愿意收拾慕南。

韩离茫然点点头,十分不解的道,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了,林城主心里莫非还有什么能够兵不血刃制住慕南的办法?估计不太可能,离弦的箭又怎么能收回?

柳梦瑶嗯了一声,回身打开窗户把那清风引了进来,低声道,这其中事情看似复杂,许许多多的都是匪夷所思,令人不能理解,但其实很简单,这是一张大网,正在编织着的一张大网,织网的那个人可不就是那个林谦林城主,看样子慕南快要完了呐。

韩离看着窗外天色已是见晚,一轮清月高照夜空,清柔月色也更是倾泻撒了下来,照出满山遍野披着一层薄薄银衣,树林深处,那寒窗内微风阵阵吹进屋里,纱漫浮动,柳梦瑶俏丽身影站在窗边,青丝随风拂动披在单薄肩头,似有几分忧愁,正在乱想的时候,柳梦瑶走了过来,牵起他手笑道,你不是饿了吗?等了这么久,饭菜也该是做好了,来,你过来,我陪你出去吃些东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