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8 良妻(1 / 1)

加入书签

我心中思念,总是在想事情发展到现在究竟是谁的错,可我得到答案了吗?我心里清楚但就是不会说出来,这是我一生的痛,除了他一个,再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柳梦瑶。

林谦回首一笑道,你这年轻人听了寡人这许多话,是不是觉得颇为困倦了,也是寡人也觉得困了许多。

韩离跟在他身后那会说自己困倦,闻言连忙笑说道,哪有的事,听城主说一些外人不能得知的事情,那却也是有趣的紧。

林谦想了想继续道,嗯,本来寡人是不想多说话的,可是四周刺客们虎视眈眈,后边还有连横他们的追击,若不是寡人身体不便,那会拖累着你们这些年轻人跟着寡人受苦,你说是不是?

林谦乃一代枭雄,此刻虽落魄,但依然是一城之主,韩离岂会在他落魄的时候说些丧气话?于情于理,于人于义都是极为不合适的,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搀扶着林谦手臂,步步往远处走去,也不想多管身后被侍卫们五花大绑的阿奴,轻声说道,记得不久前,晚辈一行三人被圣妖堂放出来的鬼怪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时候,是商霏将军及时出现,带我们三人来到贵城,好吃好喝招待,更等若有救命之恩,不说城主是商霏将军的岳父,便是对晚辈这许多教导,又怎能说拖累这些话呀。

林谦听了仰头一笑,明显是十分开心的道,寡人晚年还能遇上你这后生,也算是幸事一件了。

韩离点点头继续道,那城主一生当中最为得意的事情是那些?

林谦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慢慢道,唔,要说这最为得意的几件事,那可就多了,比如寡人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娶了铃铛做妻子,寡人这一辈子从不纳妾,也不在外边沾花惹草的。他见韩离脸色有些尴尬。微笑一声道,咳咳,你可不要误会。人和人那是无法比拟的,寡人也不是说你,另几件便是寡人这一生从开始或者到结束,都是比较快乐的。有好女婿,有好女儿。最后一件事就是,也许最后会归隐,这种心态如果出现,却也是十分值得庆幸和快乐的。说明人总是在想要变的更好。

韩离嗯了一声继续道,城主,我们要不要往山里边暂时避一避追兵?

林谦想了想沉吟道。他们人数众多,十里之内广为分布。逃了这么久,不说后边的追兵将要很快追上,便是原本就要合围的大网也该收紧了,所幸寡人身边还有些侍卫,眼下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韩离嗯了一声,搀扶着林谦往城中方向走去,举目望去,荒野无边无际,风吹草低更不见哪里会有人烟。

荒凉的是人心,受到欺骗的是眼睛。

一行人又是前行了几里路,林谦眉头越皱越紧,额头布满细汗,忍不住停下脚步重重喘着气道,才不过总共走了七里地,寡人就不行了么?难道这最后三里路是永远也不能走完的么?

韩离知道他身上负有箭伤,日夜疼痛难当,更何况他已经是个满头银白头发的老人了,身负重伤下还能走出几里路,也实在是了不起了,只是后边的危险感越来越近,明显是追兵们已然追了过来,而前边此刻夕阳如血,山顶那边金黄金黄的光芒四射,群山相互拥抱在一起,林谦伤在胸口,韩离自是不能背他行走,闻言连忙扶林谦坐下来道,城主前边伏兵定然在等着我们,只等着我们走过去,后边连横他们已然丧心病狂,我们已经被围住了,您一生征战,依城主的意思看,要从那个方向突围?

林谦伸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细汗,脸色间平静而又淡然,目光看了看四周,只见这里环境多山,山川河流甚多,地势险峻正是兵家易守难攻的地方,忍不住叫了一声好,韩离奇怪他为何叫好,林谦看出他疑惑,微笑一声道,年轻人反正咱们也是被逼的无路可走了,要想突围也是痴人说梦,依寡人看,这里山峰陡峭易守难攻,咱们又有十几张铁弓在身,坚守山顶,更有巨石相阵,守下去应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韩离仔细听完也是觉得甚为开心,正要叫好,突兀闻到一股股烟火味道,喜不自禁道,城主,这附近有人住,这下可不愁吃喝的了。

林谦眉头一皱,伸手扶了扶自己脸边乱发,苍苍银发在风中乱舞,实在难有笑意惆怅道,这里荒山野岭,莫说少有人烟,又有逆党们封山合围,即使是有,又那会留下活口?

韩离被他一番话说的空欢喜一场,毕竟也是年轻人心里到底是有几分侥幸心理在里边,忍不住搀扶着林谦道,城主,我们不妨过去看看?

林谦看了看他脸色,无奈笑道,好好好,寡人其实也觉得,这说不定是上天不该绝林某人也不一定。

韩离得他同意,回首看了看身后一大堆侍卫微笑一声,搀扶着林谦步步往那烟火味道寻去,顺着烟味,走到一处小树林里,步步再走过去仔细看时,才发觉这里小溪水潺潺流淌,环境优美,青山绿水环抱间是几间幽静的茅草屋子,周围颇多花树,似是有人在此长年居住种植了许许多多的花花草草,也是他眼睛尖,一眼就看到那花丛中蹲着一名身穿淡黄色绸裙身影绝美的蒙面少女,那少女脸蒙白巾,只露出一双动人眼眸,乌黑秀发披肩,葱白玉臂上轻挽纱袖,露出美丽的好像要晶莹剔透了的雪白肌肤,金黄阳光下圣洁而美丽,正自拿着一个小药锄在采摘花丛里的药草果实,听到声响,抬起脸颊淡淡看来……

仅这一眼,韩离便觉得她好像十分熟悉,熟悉的仿佛是自己这一生都不能忘却的人,只是林谦伤势严重,也顾不得多想,吩咐侍卫们道,留下几个人警戒,剩下的人快把城主搀扶到房间里边,好好静养一番,这位姑娘这边,由我去说,说着也顾不得别的了,扭头冲那少女走了过去,还未走近已然抱拳低头行礼道,这位姑娘,我等一行人受奸人追迫,走投无路下贸然闯了进来,更苦于有人负有重伤,还未请教便闯进您的房中,不便之处,请多多宽待。

韩离想也不想的就说了一堆客气话,为了表达敬意,头也不敢抬头看人家姑娘,岂知自己一番话过去,这少女一句话也未说,忍不住抬起头来,认认真真看向那少女,这才见眼前少女一双明眸如水,身形绝美,整个人气质恬静而柔美,只是那双眼看在自己身上却是那般熟悉,韩离仔细看她几眼,惊的目瞪口呆,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倒是那少女明眸看在他身上,伸手摘下脸颊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她走近韩离身边,玉手轻扶他脸颊,眼睛看着他脸边一道浅浅血痕,声音幽静透着几分伤痛的柔声问道,夫君你受伤了吗?

韩离听了这句话,眼泪已是流了出来,声音哽咽道,梦瑶,我,我,话到喉边却是说不出来……(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