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7 阿奴(1 / 2)

加入书签

这是一座城,一座死城。

柳梦瑶

林谦说这话时,嘴角还带着几分笑意,似早已看透了人的生死轮回,亦也根本不把能多活几年,少活几年的烦心事放在脑海,他现在只是个老人,一个似是已到了风烛残年,经不得任何风吹雨打的老人,虽然他是一代枭雄,手握二十万万兵卒的城主,但韩离现在丝毫不觉得,林谦还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霸主了,想到这里不由得觉得有几分落魄,暗想自己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到底是在为什么而忙?

林谦见他目光呆滞,明显是心里在琢磨着些什么,挥手轻拍了一下韩离肩膀笑道,傻小子,寡人说的话,是不是让你多想了?

韩离被他一拍肩膀,连忙摇头笑道,没有,没有,晚辈就是心里在想,城主以前领兵征战天下,是何等壮哉,到了晚年,怎么能够败在慕南手中?这要是这样,城主一世英名,不就毁于一旦了?

林谦听了精神一振,仰头哈哈一笑,整个人也更有几分生机了,大步朝城中方向走去,他人头也不回,只是朗声道,好个后生,寡人本来心灰意冷,被你一句话说的无地自容,只好再振作一番了,来吧,快些走,追兵过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

韩离跟上去凑近林谦身边,边走边说道,城主,城主,晚辈想问您一句话。

林谦偏头看他一眼,微笑道,你不用说,寡人知道你想说什么。年轻人惧内,害怕家里娘子,那也不是什么坏事,你不必觉得寡人会在心里看不起你。

韩离听了这话,脸都红了,整个人犹犹豫豫道,晚辈不是那意思。也不会向说这种琐事。梦瑶的事情晚辈也管不了她,她人看似温柔,其实内在刚强的很。就不谈她了,晚辈心里是想问,城主你觉得人为什么活着,?

林谦眉头一皱。奇怪的瞧瞧他笑道,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寡人年纪都这么大了,那会去想这种问题,只不过现在是乱世,到处都在打仗。男人活着不就是要护卫家园么,你说对不?寡人就是觉得,你这个年轻人最近总喜欢胡思乱想的。是不是因为梦瑶的事,既然不喜欢。又何必在一起呐。

韩离想也不想就冲口而出道,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梦瑶她这个人也太聪明了,或许哪天就说不定要开始利用人了。

林谦伸手揉揉自己太阳穴,缓解几分疲劳道,寡人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只不过这种事情啊,以后也别来问寡人了,解铃还需系铃人对不对。

韩离点头哦了一声,回头看了看被侍卫们五花大绑的阿奴,兀自瞪着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恶狠狠的看,凑近林谦身边道,城主,您说这个阿奴能有感应到十里之内杀机的神通,这是真的吗?

林谦沉吟一番,眼睛里看着远处道路,想了想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了,寡人第一次见到阿奴的时候,是在六年前的事情了,那一年冬天,寡人的娘子上山祈福,非要拉着寡人一起去不可,说是要消除寡人一生的罪孽,这个,他说着停顿一下,抬头看看韩离继续道,寡人自己也知道,一生杀戮颇多,娘子说的也不无道理,也就跟着她去了,那时候恰是冬天,很奇怪,祈福的这种事,冬天去往往会更灵验一些,寡人的娘子平常信奉道家,深信不疑,拉着寡人去了道观,一进道观,便觉得道观里怪怪的,寡人娘子生性古灵精怪的,也耐不住好奇,就随便问了一个小童子,原来是道观里的高人捉到了一只猴妖,把猴妖给圈到了道观里,寡人就觉得奇怪,便问道,妖物鬼怪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情,怎么道观里捉了一只猴妖,便大惊小怪的?

那小童子回道,那倒不是什么稀罕的,那猴妖是一个老头子,长得可捣蛋了,会说人话,他还能算卦,算的可准了,说今天有一个喜欢杀人的魔鬼要来道观里,道观里现在可乱了!

话说寡人听了这话立刻就觉得哭笑不得,寡人虽是征战半生,但也绝不是喜欢杀人的暴君,跟在身边的娘子听了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半是笑容道,那仙长可容我夫妻进去看看那只猴妖?

那小童子人小倒也机灵,一听说外人要看猴妖,立时就咕噜咕噜转转眼睛,伸着小手推辞道,不行,不行,猴妖好歹也是妖精,凡人不能随便看的,要折寿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