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6 天意(1 / 2)

加入书签

每一个人都不一定都是完美无缺的,但是人性本善良,故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应该没有私心没有出卖兄弟朋友的想法,亦也不会做出有损害别人的事情。

李斯

剑意透着股凶狠,让人不得不去看,那刺客慌乱当中,手中长剑猛然向上一挑,顺势便刺了过去,只听得档榔一声两剑撞击火花四溅,瞬间,那刺客只感手腕一麻,握剑的手虎头一阵刺痛,抬头一看韩离眉峰紧皱,显然刚才两人剑击时,韩离也不好受。

疑似连横的刺客,刺杀林谦的一番攻势受挫,也当真是了不起,话也不说,右手一提长剑刷的一声划出银带似的剑芒,笼罩向韩离,韩离退无可退,握紧名剑凝霜,一抖挽了个剑花,剑身嗡嗡直鸣着迎向刺客,剑光四闪下,刀剑撞击声不绝于耳,韩离急于带林谦离开,手中招式不知不觉透出几分凶眼,此时,天色正是正午阳光正盛,十分的刺人眼睛,不能随意抬头看头,眼见这刺客武功了得,一时半会下也奈何不得他,打斗当中不忘大声喊道,城主你快走,晚辈拖着这人!

林谦被围在一群侍卫当中,周围可谓是竖立了一道坚不可摧一般的人墙,五名蒙面男子疯了一般拼死冲杀着这道人墙,林谦神色平静,看着外边拼死冲来的刺客,闻声往韩离身边那边一看,疑似连横的那刺客黑巾之下,都可依稀看到紧绷的脸庞,一双眼睛如狼一般凶狠,手中长剑用的刀光剑影漫天一般,不要命了一样的纠缠着韩离不放。心里想起自己的义子背叛了自己,实在是颇为惆怅,实在是觉得无可奈何下,开口道,年轻人你别管寡人了,自己逃命去吧。

韩离听了这话,那肯依他。闷声轻呼一声。左手剑鞘一挡正挡住眼前长剑,剑风一吹,呼的一声。那刺客脸上蒙面黑巾被风吹了开来,露出一张很是熟悉的脸,连横。

连横只觉脸上一凉,心知容貌已然露出。做贼心虚下,心里咯噔一声。连忙退了几步,面色十分不自然的看了看林谦盯来的目光。

林谦叹息一声分手排开众人,走了出来来到韩离身前,皱着眉头道。都到了这份上,你还要在寡人面前装模作样吗?

连横脸色难看至极,手里长剑难收对着林谦。咽了口口水,握紧拳头喝道。你这个暴君杀人无数,我家主公取代你是天数所在,临死之前,你还有何话说?

林谦瞪他一眼道,寡人有何话说?

连横眼神里犹豫不定,杀心已动,再也不说话举着剑就冲了过来,林谦身边十几名黄衣侍卫纵身而出杀了过去,韩离正要上前抵挡,林谦一拉他手道,伏兵重重,随时会来,你跟随着寡人先走好了。

韩离看他身边所剩侍卫也不过三十几个人,但人人面色毫无惧色,明显是一群死士,但只是好奇那十几名侍卫又能撑多久,没有办法下,拉着林谦手腕往来路退去。

一群人走的太快,打打杀杀的声音渐渐远去,林谦额头已是见汗,有些气喘吁吁的叹道,阿奴,前边安全吗?

阿奴老脸铁青着,瞪了韩离一眼,韩离不知为何他要瞪自己,但这阿奴既是林谦的贴身侍卫,想必也自有本事在身,当下也不多说,林谦叹息着停下脚步休息,手掌紧紧按着腰上的配剑,阿奴神色有些怪,如毒蛇一般吞吐着毒信,明明是大中午的天气,却让人感到阵阵凉气,林谦看阿奴久久不说话,眼睛一抬脸色间已有几分诧异,忍不住问道,阿奴,为什么不回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