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2 寡人心(1 / 2)

加入书签

西江寒月,霜坑映城央。

莫说昨夜红颜泪,今番尤见几人把酒难喜色。

彩灯水上飘,舟儿慢慢摇。

隔岸望去,那舞翩翩。

古今多少愁,尽在悠悠不绝流水中。

【青儿花】信狂

此刻我心里煎熬,胜过多少欢乐,七年苦痛思念,心中忏悔不安,时刻都在侵袭这疲惫得人。

燕凡。

韩离说要请宋管家喝茶,宋管家本正要推辞一番,却听到门口吵吵闹闹得声音忽而静了下来,不由得觉得有几分好奇,回头看去,那人坐在轿台上,身上裹着稠红的缎子毯盖住了半个身子,满头银发斜披肩头,一双眼睛淡淡看了过来,正是林谦笑呵呵的道,韩离,你过来,寡人有些话要对你说。

&{3.w}.

韩离眉头一舒,连忙快步走了过去站在门口道,城主,您怎生亲自过来了?这可如何使得?

林谦手掌撑起自己脸颊,眼睛当中流露初几分笑意,有风吹来,林谦满头银发微微抖动,遮盖住几分面容,他似是怕冷,扯着毯子又往自己身上盖了盖,裹的严严实实一般,这才浅浅笑说道,寡人虽有疾在身,但你这年轻人也是该成家立业得日子,过来看看也是应当的。

韩离走进他几分,这才看清林谦脸色十分的苍白,整个人虚弱无力一般,失去了昔日刚见他时的风采,忍不住震惊靠近他一步道,城主。您怎生脸色如此的差,这中间可发生了什么变故?

林谦人如卧虎一般,闻言淡淡一笑,他虽是虚弱无力,但人却如钢铁一样,撑起身子伸手大力拍拍了轿台,示意韩离上来,他仰首一看头顶阳光,那阳光无比刺眼,唇中喃喃微笑一声道。寡人老了。那又能撑多少时日啊,更别说那夜中了箭伤,伤口时时发作剧痛如火焚地狱一般煎熬,只不过。他说着眼睛里陡然有了几分颜色。沉声笑道。只不过,城主府的饭菜可是越来越好吃可呐,寡人心里什么都知晓的。但就是不会说出来,说出来了又有什么意思,不服老不行了,现在都是年轻得人呼风唤雨,前途无量啊。

他说的简简单单,丝毫不见任何剧痛之态,连说话时,唇角都依然挂着淡淡微笑,而韩离听来,额头汗如雨下一样,这中间苦楚,自是无比令人感到煎熬了,病痛缠身的人,总是最为可怜的,可眼前这个男人,他是林谦,谁都可以倒下,维他林谦不可以倒下,戎狄人虎视眈眈,三十万大军正在同商霏交战,据说前线战况激烈,两军死伤惨重,商霏亲自拉弓射杀敌军上百兵将,可见战况激烈。

想到这里,走上轿台车梯来到林谦身边恭敬坐下道,城主您这样苦痛,为何还不趁早解决掉慕南?非要等他做出鱼死网破的事情吗?

林谦听了神态更显落寞,整个人陷入沉思当中,过了半响字字念道,那孩子人不错,就是野心大了点,寡人在给他最后一次回头的机会,早知道,他虽是寡人义子,但好歹也是半个儿子,寡人也是看着他一步步长大成人的,若非走投无路,不会对他先下手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