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68 观相(1 / 2)

加入书签

那舞,舞尽多少愁。

那俊美男子伤透多少人的心。

微风阵阵,朵朵嫣红花瓣随风而落,一束阳光便在那花瓣之间幽幽照射下来,他身穿一件白衣雪袍,俊美容颜微仰看着头顶阳光,眼睦处深邃似海,正是慕南抿唇轻声笑道,卿乃良臣,是否可知我心事?

旁边连横点点头道,主公心情好时,要看小姐跳舞歌唱,心情不好时则要来此安静。

慕南闻言扶掌微笑道,这心事连我自己都难以说的明白,也真是为难你了,不过那些道家常说,道家之人修炼些能延年益寿的法子,依咱们看来,这倒确也不是不假,只不过,人活五十,死而无憾,但叫我不过早夭折而殇,便胜过延年益寿无数了。

连横仓促跪倒在地,抱拳道“主公今年不过二十四岁,正是年少,怎会过早夭折”?

慕南伸手拿起一瓣嫣红叶,捏在指间,那手指白皙捏着嫣红叶,令人感到惊心动魄的美,声音幽静的慢慢说道,人生不过转瞬,你莫要忘了,此番我们做的可都是天理不容的事情,谁人会忘?

连横颤抖着闭眼吸气,叹声道,只愿主公此事必成功!

慕南摆摆手,慵懒的背靠花树,沉默良久淡淡道,若不成功,又当如何?

连横身子一震,咬着牙断然道,死!

慕南洒脱一笑,看似落寞沉声道,如此便就对了,这样才对,只不过听说城东有家著名的算卦师,也不晓得到底灵不灵。

连横笑道,何须主公愁眉?不如亲自过去领略一番。

慕南偏过脸颊,勾唇笑道,心相生于内心,怎么可能被人看得出来?不过你既然这样说了,我们便过去看看也无妨。

连横站起身子喜道,主公那请。

慕南笑着起身,步步走往大街之中,身后成群侍卫紧随其后,路上,慕南笑问道,你看这城中真可是人生百态,喜乐苦悲应有尽有啊。

连横道,主公说的不错,这乃是人的真情。

慕南神秘一笑,淡淡道,那可也未必。

连横正要再说,慕南已笑道,好了,你也别多说了,这不已经到了吗?

他率先步入相馆,不知为何,却鲜少见到人来,气氛冷冷清清的,一名老者盘膝坐在房间正中,目光淡淡看着窗外,嘴里道,你一定很奇怪,以我的名声,这算卦的地方怎会如此冷清。

慕南不置可否盘膝坐下,眉间已有几分惊奇,微笑着道,您说的这话,正是每一个来这里之人

必要首先来问的,这算不上会算。

老者淡淡一笑,偏过脸颊看着慕南道,那你现在一定在奇怪,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慕南猛然抬眼看去,认真打量着那花甲老者,疑问道,这个倒是不假,愿闻其详。

老者微笑道,因为你不敢面对自己心中所想。

慕南沉默片刻,问道,这莫非也是别人不愿意来这里的答案?

老者吟吟笑道,不错,他们正是不敢面对老夫,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深恐自己的心事被他人看破,毕竟每个人的心底都多多少少隐藏着一些不能被看破的秘密。

慕南展眉笑道,那既然如此,照您来看,晚辈这种反贼的心事,您也全看懂了?

老者摇头,认真道,这个不是老夫说的。

慕南咬着嘴唇,笑意不减继续道,不,您懂,只是您不说。

老者叹息道,是啊,如此不就对了,老夫不会说。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