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入海》信狂(1 / 2)

加入书签

一点孤帆入轻帘,

茫茫云海离人烟。

天际青色拢白日,

清闲何时照人间。

信狂

月色是寂寞难耐,水色是玲珑剔透的人,那一沫淡淡的离愁,葛然飘上心房,似曾相识的旧友,我曾好像见过你……

湖水边,身形修长穿着一身朴素黑衣的俊美男子,持萧而立,站在栏杆旁,睦中平静看着湖水中波动,倒影明月,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他唇中便如此低喃一句,盈盈不可语。

他身后站着一道苍老的身影,虽穿着华丽,但岁月依然在他脸庞,刻下道道刀痕,皱折的肌肤微微颤抖,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睦,狠狠瞪着俊美男子,握紧拳头道,逆子,你胡说些什么?

那俊美男子转过身来,脸庞肌肤温润如玉,修长的眉微皱,眼睛中清澈一片,挺挺的鼻梁,似有几分傲气在他身上迸发,嘴唇淡淡重复道,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这俊美男子正是谢秀。

而那老年男子,正是谢刀,他老则老矣,一双虎目依然炯炯有神,瞪着谢秀道,逆子,你竟敢如此调侃为父,你不怕遭雷劈?

谢秀目光淡淡祥和,仿佛有几分悲悯看在谢刀身上,浅浅说道,害怕遭雷劈不应该是我,而该是你,谢刀,他直呼其父姓名,可谓是大为不孝,可此时却丝毫没有欺世灭祖的感觉,反而是无比的正常。

谢刀要发狂了,但见他一双虎目,虎虎生威,流露着几分凶狠,暴喝一声,如雷贯耳一般,逆子,早知你忤逆至此,老夫当年就应该亲手把你掐死,也好过让你活着作孽!

听闻如此暴吼,谢秀丝毫不生气,目光悲悯看着谢刀,忽而低声道,你很可怜,可怜的无可救药。

谢刀一声大叫,冲上前一记耳光狠狠扇到谢秀脸上,直打的他嘴角淌血,歪着脖颈沉默半天,转过头来,低声笑道,你后悔了,呵呵,你后悔了是么?

谢刀狂暴吼道,不错,老夫是后悔了,后悔没有把你这逆子和那贱人一起弄死干净。

谢秀擦着嘴唇,握紧手中玉箫,长声笑道,畜生,我娘那里对不起你了?

谢刀怒气升起,瞪着眼道,那贱人不识抬举,便如你这逆子一般贱,贱到骨头里,给她荣华富贵她不知道享受,她还时时给老夫脸色看,她这贱人以为她是谁?她不过是大街上卖豆腐为生的王老头生的贱女儿,老夫看的起她,把她带进谢家,给她锦衣玉食,谁知道她这贱人不知图恩感报,整日哭哭啼啼,早该死了干净,哈哈,老夫那里对不起她?

谢刀面目狰狞,眼中血丝喷张,虎啸着步步逼近谢秀!

谢秀拳头握的骨节啪啪响,就是不流一滴泪,看着谢刀狰狞面庞,反而呵呵笑道,曾经有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上为乡里乡亲办尽好事,实则欺男霸女,无恶为做,他抢人女儿,祸害一方,却无人敢说,还要为他歌功颂德,我的好爹爹,你怎不把这些好好教给你的几个好儿子,让他们也继承咱谢家祖上的好传统?

谢刀吼道,你给老夫闭嘴,你这逆子,你目无人伦,辱骂父亲,你还是不是人?

谢秀伸手擦去嘴中血迹,呸了一声,淡淡道,你相信报应吗?

谢刀哈哈笑道,伸开双臂,对着繁华一切,吼道,报应?你给老夫谈报应,如果没有老夫,这世上那来的你,哈哈,他老脸已然接近疯狂,筋肉崩起,嘴中放声大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