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侠意(1 / 2)

加入书签

夜色如此皎洁,韩离披衣而起,走入院中,台前明阶清柔如水光,树影绰绰,不由得竟是有几分发呆,喃喃念道,若未相见,是否思念?人生不过苦短,相见恨晚!

他话语刚完,清台之上,翩翩走来一少年女子,身着紧身淡黄绣裙,衣襟处娟绣着金丝花卉,腰系稠带,恬静又华丽,细眉雪肤,眼睦秀黑,容貌绝美,整个人气质冰洁玉清,步步走来道,

若是此生契约,定可相伴一生,若是无情无义,可与你老死不相往来。

韩离讶道,柳姑娘,你怎么来了?

柳梦瑶微笑走来道,侯门面前贵人多,宁叫穷女空蹉跎。

韩离脸色一变,连忙摇头道,柳姑娘,你心情不好吗?韩某人只是凡夫俗子,可不是贵人。

柳梦瑶淡然一笑,梦瑶早就来了,只是看公子屋里许多客人,自认身贱,就不敢过去了,只能等他们走完了,实在担心你,才敢过来相见。

韩离走到她身边,见她身上略有湿气,幽香淡淡,含着歉意道,你别冻着了,说着将自己衣裳披在她肩膀,柳梦瑶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他。

韩离也看她,只见眼前少女披着男子衣裳,中间露出俏丽绣裙,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韩离尴尬道,柳姑娘,我不是那意思,你要嫌不好看,可以脱下来。

柳梦瑶一双秀睦看着他,噗哧一笑,尴尬气氛顿时缓和许多,伸出素手轻轻脱下披在身上的外衣,给他穿在身上,眼睦里含着水雾,嫣然笑道,不是梦瑶嫌弃衣裳不好看,而是,她看他脸一眼,接着道,而是公子病了,不可受凉,千万莫误会喔。

韩离笑笑道,柳姑娘,进房间坐坐吗?

柳梦瑶看他一眼,柔声道,嗯,那就坐坐?

韩离笑道,走吧,说着走向屋中。

两人走进房间,柳梦瑶探头看了里边几眼,笑意娇美,脆声道,公子,你病怎样了?

韩离倒了两杯热茶,招呼道,柳姑娘,我们先喝点茶,暖暖身子。

柳梦瑶笑道,好呀,说着步态优美走来,轻轻坐下,拿起杯子,喝了几口,嘴唇红盈盈的,微笑道,公子。

韩离喝了几口,抱紧自己衣裳慢慢笑道,病好了许多,现在可以下床走路了,心情也好。

柳梦瑶点点头,脸有几分笑容,轻轻说道,梦瑶刚知道你病了的时候,可心如火焚,匆匆忙忙就赶过来了。

韩离看着她忽而感叹道,柳姑娘,能和你做朋友真好,感觉到自己有几个好朋友,自己还是有些存在感的。

柳梦瑶,嘴中呃了一声,疑问道,韩公子,你怎么这样说?

韩离笑道,先不谈这个。

柳梦瑶嫣然笑笑,柔声道,嗯,你想说什么,我都陪着你,毕竟,毕竟你生病了嘛,雪白脸颊已是涌起晕红,绛唇湿润。

房间里烛火昏黄,映着她身上淡黄色绣裙,她容颜绝美,紧身绣裙更显身姿欣长窈窕,优美的娇脸颊,在昏黄烛光散射下,散发着一层莹光,气质淡然出尘,玉手拿起茶杯,绛唇轻品,看着韩离莞尔一笑似有几分羞涩在她唇角显现,眼睦深处温柔可人,水波流动,一股女子体香幽幽传来。

明月在窗外清照,月华柔和似水,丝丝凉意仿佛也传了过来,韩离走到窗边,轻轻关上窗子,回头漫不经心的说道,柳姑娘,你说,流影城里为什么也这么乱?

柳梦瑶略微有些错呃的道,为什么这样说?

韩离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末了叹道,唉,你不知道。

柳梦瑶微笑的看着他走来走去,俏皮道,梦瑶可不想太多,每天吃饱睡好就好了。

韩离坐在床上道,柳姑娘,我真羡慕你。

柳梦瑶喝了口茶,闻言好奇道,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韩离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睡好了,每天都心神不宁,噩梦缠身。

柳梦瑶惊讶的站起身来,走近他道,韩公子,你说的都是真的?

韩离闭上眼睛,叹息道,真的。

柳梦瑶秀眉紧皱,自言自语道,公子看去正当壮年,怎么会出现这种老弱之人才会有的状况,这中间是不是另有隐情在里边?

韩离道,那个倒没有,八成是见惯了血雨腥风,心有余悸罢了。

柳梦瑶这才露出微笑,坐到床边,柔声道,这就对了,人嘛,人之初,性本善,见多了血腥的一面,难免会不安,公子你调养一番,想必很快就会没事的。

韩离拉过被子,盖在自己膝上,忽而笑道,柳姑娘,你今年几岁了?

柳梦瑶调皮的眨眨眼,轻声笑道,也许比你大,也许比你小,不过就是不告诉你。

韩离目光透出几分迷离,看着烛火,唇角扯出一抹笑,淡然笑道,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出你多大了,不过就是不说。

柳梦瑶玉手轻轻扯着自己香袖,脸颊雪白,美的如梦如幻,闻言低头说道,嗯,你知道了就好。

韩离没有发现,继续说道,柳姑娘,刚才商将军来过了。

柳梦瑶抬起脸,咬着红唇低声道,韩公子,我来找你谈心事,我们就不谈那些争斗好么?

韩离笑笑,点着头道,好,好,柳姑娘,你说我们说些什么,就说什么。

柳梦瑶侧着脸颊,她的睫毛细长,脖颈雪白,优雅又华贵的美,闻言笑说道,那这样就不叫聊天了,叫拷问对不对?

韩离仰脖哈哈的笑道,看来,韩某人在女孩子面前不是花言巧语的人,话都不知道该怎样说。

柳梦瑶伸出玉手拉起被子,帮他盖好,神情认真的低着头道,你要是个花言巧语的人,梦瑶起码现在也就好受多了,至少不会孤单。

韩离不说话了,眼睦怔怔的看着烛火。

两人之间沉默了许久,柳梦瑶侧着脸颊对着他,直到烛火燃烧了一半,两人之间,还是没有话说,柳梦瑶抬起脸颊,绝美脸庞泛着洁白莹光,眉目柔和,含着几分善良的温柔,一身淡黄的紧身绣裙仿佛像极了当初那个怀抱朱琴的少年女子,整个人也有股说不出来的伤感,雪白脸颊渐渐涌现出几分浅浅红晕,眼睦里水雾流动,瑶鼻挺秀,微启着鲜红润唇,露出洁白贝齿,泛着迷离的光泽,眼睛看着韩离,轻轻微笑道,我,我该走了。

韩离掀开被子,淡淡微笑道,天也不早了,你今夜就住在将军府,不要回家了。

柳梦瑶咬着嘴唇道,你说过,人不管是在多么远的地方,总归是要惦记着回家的,落叶归根,将军府不是梦瑶的家,你说对不对?

韩离道,你何必生气?

柳梦瑶背对着他,笑着道,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想回自己的家,不管夜再深,路如何的难走,我都不去想了,我只要回到自己的家。

韩离不说话了,她听到背后有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忍不住回过头去,问道,公子,你穿衣干嘛?

韩离取下墙上佩剑,淡然说道,你非要回家,我也没办法,只是夜这么深了,你一个姑娘家的走在路上很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柳梦瑶偏过脸颊,声音清柔的道,我不要你送,你病还没好,不能吹风的。

韩离看看外边道,外边没风,走吧。

柳梦瑶没办法,只好往外走去。

出了将军府,两人虽并肩而走,但却也是无话可说,柳梦瑶的沉默是那种极为让人感到不安的沉默,她可以清晰让你感觉到她在生气,哪怕是和你笑语以对,说着自己没事的话,你也知道她在生气,而且是非常生气。

大街上,鲜少见到人影,偶尔有几个醉汉,喝的酩盯大醉,又哭又叫从路边走过,韩离皱起眉道,以后不许再深夜回家。

柳梦瑶想也不想,撇着小嘴嘟囔道,公子就快离开这地方了,到时候梦瑶还要指望公子管么?

韩离叹道,你今夜是怎么了?

柳梦瑶柔声笑道,我没有怎么,我好的很。

韩离无奈笑道,柳姑娘,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为什么你却不懂我的苦心?

柳梦瑶倔强的拉着自己袖子,脆声道,懂了又怎样,我真心对你,你对我怎样,你心里知道。

韩离仰头看了一眼明月,眼睦中已有几分湿润道,你不懂,就在没几天前,我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无能为力,她和你一样,都是极为文静的女子,只是因为生错了家族,落得被人逼着自尽的下场,我也常想,如果自己武功绝世,那她是不是就不用死了,起码是有很大希望的。

柳梦瑶低着头,浅浅微笑道,人,生死有命,这都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即使昙花一现般,也要活出属于自己的色彩,绝不后悔。

韩离微笑道,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这个,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柳梦瑶没说话,只是沉默着走。

又走了一会儿,大街上有家卖姜汤的,柳梦瑶闻到香味,不知道想通了什么,登时欣喜的拉着韩离道,那是老张家的姜汤,你喝点姜汤,能去风寒,暖暖身子。

韩离吸吸鼻子,当真是觉得好闻,快步跟着柳梦瑶到了摊前,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看去颇为壮实,正在烧火煮汤,见了柳梦瑶,当即打了招呼。

柳梦瑶笑道,好,好,一切都好,有点饿了,就来买点姜汤喝。

老板道,好咧,说着给两人打了两碗姜汤,一人一碗,韩离懒得用勺子,直接端起碗,喝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喝了个完,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抖擞,人也好受多了,擦了擦额头的汗,看向柳梦瑶,但见她一碗汤,只喝了一半,素手执着勺子,姿态优雅的喝着。

待她喝完了,两人起身要走的时候,老张头忽然对着韩离道,小伙子,柳家姑娘可是个好人,你可一定不要辜负她啊。

柳梦瑶脸刷的就红了,一双玉手揪着自己的衣袖,低着头不说话。

韩离看着老板殷勤目光,尴尬道,一定,一定,晚辈一定不辜负柳姑娘。

说完跟逃一样离开卖汤摊,柳梦瑶走着走着,忽而低声叹道,哎。

韩离微笑道,怎么了?

她伸手一指,前边柔声道,呵呵,没什么,是我快要到家了。

韩离抬头一看,果然是,两人当即走入小胡同,来到一处门前,她取出钥匙,轻轻打开门道,胭脂虎说明天小生就会回来了。

韩离道,恩,回来了就好。

柳梦瑶微笑道,我们先进去吧,说着走入家门。

韩离跟着她走入家门,但见眼前还是熟悉的小院,月光清冷,柳梦瑶取出火折,点着里屋放着的烛台,拿在手上,韩离道,给我吧,里边黑,说着从她手里拿过烛台,柳梦瑶跟在他身后道,韩公子,你慢点走,里边黑。

韩离道,恩,手拿烛台从客厅里走进里屋,柳梦瑶轻轻拉着他手臂道,左边柜子旁边有个烛台,公子先点上。

韩离眼睛往左边一看,果然有个烛台,慢慢点上,光明冉冉升起,屋子里明亮了许多,两根蜡烛燃烧着,发出柔和明亮的光华,但见的眼前摆设秀雅,古典,眼前粉黄色纱漫重重,妆台隐隐约约在窗边放着。

窗外月光清冷,撒进屋内,映着里边绣塌,柳梦瑶倒了杯热茶,轻轻喝了几口,微笑道,韩公子,你也来喝杯水。

韩离笑说道,那就喝杯吧,说罢,缓步走入她旁边,在桌子边坐下,顺手解下长剑,放到桌上道,柳姑娘,我深更半夜的坐在你闺房里,你可不要误会啊。

柳梦瑶取过杯子,给他倒了杯茶,闻言盈盈的笑了笑,脸颊隐约露出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道,不会的,你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嘛。

韩离微笑道,柳姑娘,高看我了。

说着拿起茶杯,喝了起来。

烛火的光芒,照射着两个人,柳梦瑶玉颜绝美,脸颊泛着莹光,眼睦里水雾一片,红唇鲜嫩的抿着,淡淡看着窗外。

遥远的地方狗吠声,偶尔叫起,韩离皱眉道,柳姑娘,你可有什么仇人?

柳梦瑶疑问道,怎么了?

韩离慢慢拿起名剑,伸指一弹,两点烛火应声而灭,柳梦瑶低声惊吟,抓住他手臂,才觉得安全,韩离道,柳姑娘,你站起来。

柳梦瑶点点头,韩离也看不到,隐隐约约看到她站起来了,自己也跟着她站起来,搂着她腰抱进怀里道,你别怕,现在你陪我过去把门和窗户关好。

柳梦瑶道,嗯,公子,梦瑶不怕,说着也伸出玉手搂紧他腰。

韩离道,事情紧急,先不多解释,柳姑娘我们先去院落中,黑暗里,你大概记得路,切记不要撞着任何东西,先去院子里。

柳梦瑶道,好,说着搂紧他腰道,公子,你跟我来,说着,在黑暗里缓步走着,黑暗里通过月光,模模糊糊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柳梦瑶,韩离费了老大功夫,才走出门外,一出门外,韩离脚步明显快了很多,直奔大门道,柳姑娘把锁给我。

柳梦瑶眨眨眼,好奇的取过锁,把锁给他,韩离接过锁,微笑道,柳姑娘,你先放开我,我去门外把门锁上。

柳梦瑶闻言把他抱的更紧了,低声道,公子,别丢下我一个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