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采药(1 / 2)

加入书签

凝兰倚着门口,泪水溢满了眼睦,痴痴看着远处男人的背影,想张嘴大声呼喊,缺是喊不出来。”

那邪异的英俊男子,远远的看着她,似是深深的笑了,然后伸手重重的打出了一掌,正打在自己夫君胸口!

一瞬间,天地之间的颜色,仿佛都已无情黑暗了,那一掌打的他胸骨欲碎,,鲜血在嘴中涌动,似要流溢出来,他倒在地上,放声大笑,泪在眼眶闪动,,那一掌,已是把他从云端,狠狠的打了下来,什么斩妖除魔,什么安定天下,都已成了没有梦想的明天,遥不可及!

魔神得意的冷笑,俯身扶起男人,却是声音清晰的道,凝姑娘,刀剑无情,大哥受伤颇为严重,你难道不想救治他么?

男人手指紧紧抓着泥土,剑也无力举起了,凝兰神情恍惚,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时间似是过得很慢很慢,!

轻轻的睁开双眼,她的笑容,仿佛就停留在昨天,凝兰眼睦泛红,见他醒来,连忙拿过一旁手帕,湿了湿水,为他擦拭脸庞,泪珠如晶莹的钻石,她柔情似水,打在他的脸庞……。

“,男人苦苦一笑,看着她的脸,涩声道,那妖物暗指是凝妹,抱来狐狸医治,有意害我。”

凝兰细心端过一碗汤药,执着汤勺,喂他喝了一口,并不说话,一双明睦只是看着他,小心翼翼喂他喝药!

男人连着喝了几口,胸中也好受了许多,握着她玉手,放在自己胸口,唇角含着笑,凝妹,你好歹也说几句话啊。

凝兰俏脸俯倒在他怀里,顽皮的顺势擦去脸颊眼泪,眼睦含着几分嗔怨呢喃道,妾的夫君是何等人物,又岂会听那怪物的挑拨,和妾反目,猜疑?既然夫君又不会相信那个怪物,妾何必自取烦恼呐?她说着抱着他的脖子,呢喃着蹭来蹭去,就像个小孩子。

男人抚摸着她的秀发,眼睛看着房顶,叹气道,凝妹,你这么聪明,可苦了我……

凝兰闻言亲吻了下他嘴唇,反问道,夫君是想赶妾离开你吗?

男人抱紧她,语气复杂道,凭那怪物毒辣无情的性子“,杀了我们俩人,岂不干净?”

而他偏却要耗尽心思,也要挑拨你我夫妻情份,凝妹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