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052 英雄(1 / 2)

加入书签

光线淡淡的刺眼,那绝美的容颜,如梦如幻,她的唇红润而富有诱人的色彩,鼻翼洁白如玉,柳眉弯弯,雪白的肌肤于烛火的照耀下,昏红,凄迷,歪头细细凝听了片刻,听的远处打斗的声音,俞来俞弱,更不迟疑,嘟唇对着手中的蜡烛,“呼”的轻轻一吹,周围顿时陷入黑暗,不过,她却并不害怕,伸手拢了拢额前的秀发,大眼睛眨了眨,款款约约的向前走去,!

韩离,燕凡,二人紧紧跟上,想起秦颜的嘱咐,更是一句话也不说,抿着唇,悄无声息的走着,好在地道曲直不一,空气又颇为流畅,三人也不并不觉烦闷,只是冲着前边的打斗的地方走去,。

秦颜,纤纤玉手扶着墙壁,不急不缓的走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少女的香气,拐过几个弯,墙壁倒映着淡暗的红光,秦颜,深深呼吸,停下脚步,耳中听的几声狂笑,几声嘶吼,悄悄看去,只见的前边几把火把扔在地上,滋滋燃烧,四道身影,手持刀剑,飞快腾转,在地道中,正自激斗,韩离眼尖,一眼就看到,正是四人围攻其中一人,听声音却都是年迈的老者,但那剑气飞舞,内力纵横,却实是惊人,!

外围三人,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那身形壮硕之人,趁着火光,只见的他手中使着一轮圆锤,浓眉大眼,嘶嘶怒啸着,生猛向那老者劈砸而下,那被围的老者,也极是凶猛,见那巨锤,勾刀,长剑,同时打来,双眼犹如冒出火花,掌中银鞭如一条花蛇,嘶嘶吞吐着射向那持勾刀的人,俨然是一副不要命的人,持勾刀的人,吃了一楞,心中似是没料到这老贼,会不要命的挑着打,眼睛咕噜噜转了又转,眼见得那银鞭朝自己脖子,勾来,空间并不狭小,恰好他太倒霉,正靠着墙壁,害怕间,想往后退,却是背后一实,退也退不了,那银鞭厮啸,劲道极猛,闪闪发光冲自己卷来,大骇下,“不由得怪叫一声,二哥,救命啊,”

顾连海一惊之下,喊得甚响,持锤的人,不得不看,顺势连忙冲那银鞭一挡,老者背后突兀传来一股剧痛,当下更不回头,怒吼一声,妖人敢尔,银鞭猛的抽回,看也不看,就往后甩去,但闻得背后几声冷笑,那人远远的退开了,一股钻心的疼,痛入骨髓,胸口中猛的一震,疼的汗如雨下,暗呼糟糕,刚才他仗着背后有护心镜的情况下,宁愿拼着挨那一剑,一锤,只为是攻其一人,制住顾连海,当作人质,或有逃命的希望,却没想到,青龙子,那一剑上,竟是不顾身份,暗自喂了毒,剧痛下,不由得背靠墙壁,冷冷瞪着眼前三人,!

韩离,凝目看去,火把照耀下,那青龙子,手执雪白长剑,银发飘飘,星目童颜,单是那么一站,气势便大是不凡,却实没料到会做此暗算之事,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顾连海,刚才实被那人吓的不轻,鼠眉一瞪,眼睛目露凶光道,老賊,识相的,快快把:“长生珠”交出来,道爷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给你留个全尸,嘿嘿,不然,,他鼠眉勾起,舔舌道,道爷把你一寸寸剐了,方消心头之恨,!

燕凡闻得这人所言,背后一阵发麻,吐舌轻声道,“这贼眉鼠眼的家伙,刚才还被吓得,大怪小叫,转眼就猖狂起来了,”

秦颜,听他话语,无奈掩嘴娇声笑道,别着急,先看清楚了再过去,。

背靠墙壁的老者,本就是痛的死去活来,又听的顾连海叫来叫去,活蹦乱跳,气的浑身颤抖,想自己一生纵横,那曾受过这窝囊气,当即放声破口大骂道,顾毛鼠,你奶奶的,你那只眼看到爷爷身上有长生珠了,?

秦颜忍不住往顾连海身上看去,但见的,他又瘦又高身穿暗灰色道袍,脸容之上,一双眼睛,咕噜噜转来转去,脸正中,鼻子高突,嘴巴厚小,鼻子两嗫胡子,却是长得很想老鼠,想到此处,忍不住,咬唇,咯咯的笑!

顾连海大急,平地蹦起道,古月老賊,你竟敢戏耍于道爷,圣堂谁人不知,上代堂主遭凌霄阁一众狗贼围攻,临终之前,亲手把长生珠塞到你怀里,老賊到了现在,还想抵赖不成?

这一问,顾连海问的是,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一张鼠脸上,咄咄逼人,正气秉然,!

古月,气的满脸通红大骂道,顾毛鼠,你即知是上代堂主,赐予我的,今日为何陷害同门,就不怕上代堂主他老人家地下有灵,叫你天打雷劈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