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036 寂静(1 / 1)

加入书签

寂静依然的房间中,窗漫里忽的伸出了一双晶莹,白皙的脚,她默然坐在床沿,白色马靴安安静静的摆放于秀榻之下,这少女容颜有了几分苍白,泛着股异样的白皙,乌黑的发闲披,自细腻柔滑的雪颈垂下,映衬着如此绝美的脸,秦颜心绪困乱,莫名的寂静通过同样冰冷的空气传了过来,她感觉有些口渴,便轻轻独自笑了笑,赤足踩在洁净的地板,走到桌边,姿势优雅的倒了杯茶,举起皓腕握着茶杯,放在唇边,细细泯了几口,露出的手腕稍稍有些凉,秦颜并不在意,随身便坐在凳子上,眼睛水雾幻动的看向窗子,窗子是关着的,她依稀的看到,听到大雨的声音及颜色,!

房间里的寂静无声,淡淡的哀思流上心间,这衣着单薄清丽的身影,端坐桌旁,容颜极美,秀色无双!

烛台的七支蜡烛已是燃尽了多半,烛泪染化沾在烛身,不愿离去!

房间中很亮很亮,光线斜斜的映在她如玉脸颊,挺秀琼鼻,红唇轻抿,便如她的心房,从来都不为人知,只是安静端坐桌旁,左手撑起小巧润滑的下巴,似在沉思,秀发披散肩畔,秦颜略显困意闭上眼睛,很想再睡一会儿,却是又睁开了一双大眼睛,睦子中水雾流转,仅着单衣的身体,少女玲珑起伏的曲线尽展无遗,明亮的光线悠抑摇曳,柔顺发丝贴在露出的些许雪肩,肤若明玉洁皙,迷离,她双手相握放在紧紧并拢的腿上,目光静静看着窗外出神,赤着的秀足贴着地面,良久后,秦颜从凳子上站起,细步走回床边,门绯外,忽的传出一声异响,她霍然回头却只看到两条残影,身材甚高,猫着腰一闪而过,她眼睛深处冷光渐盛,略含素杀之意,紧握秀拳,回头走到了床漫边,穿好了衣服,很是冷静的将金丝色缎带系在发后,又坐在镜旁衣装,仪容后,咬唇打开了门绯,绝美脸庞看着楼台明亮不定的烛光,无声无息,而那黑暗中也似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她!白绒的长靴,浅浅的踏在地板,一路走过豪无声响,秦颜背负玉手,看着悠闲的泯唇在楼道中走着,锻子般秀黑柔滑的长发,覆在肩畔背后,窈窕的身姿渐渐模糊,!

秦颜美目所到,便在那黑暗深处一道美比天仙的倩影突兀的走了出来,挡在秦颜面前,浅黄色绣裙华光闪闪,整个人不用任何动作自带着股高贵的气息,身姿窈窕修长,脸系鹅黄色轻纱,离的近了时,那轻纱脸颊处纱料,娟绣着同色的竹,更增文静秀美之色,正是盈后!两名都是堪称绝世美女,目光淡然相视,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味,秦颜看过面前这倾城,倾国的子,心中却不想说话,!盈后看了看眼前秦颜,但见这白衣胜雪的少年女子,秀眉微皱,眼睛隐隐透出清冷的气息,面有淡淡愠色,却丝毫没有作掩饰的打算,显是此刻心情不好!盈后,也不想点破,轻声说道,果然是名极美的人,怪不得连宋玉,尹松,这两个天下最负盛名的淫贼,都忍不住到你门口转转,原来姑娘之所以到了现在还没被他们采了,原因竟是你有一身厉害的武功在身呀。!

盈后说着话时,秦颜脸色更是清冷,红唇哼了声道,彼此彼此,!

盈后,美目看在眼前同样绝美的秦颜身上,细细打量了一番,想要看出什么来时,听得秦颜冷冷一笑,但不说话,只有那在黑夜中绽放开的一抹笑意,虽是冰冷如雪,可那样一份纯真不加以任何做作的笑,依然是美的溢出了魅人心魄的惊艳……

浅黄色绣裙的少女,幽叹一声,咬唇道,恐怕再过些时间,你便笑不出来了,看来女人生的美些,也不一定便是好事了,她清宁目光俏巧的转动着看向隐藏着的黑暗,气质幽静秉然不可侵犯。。秦颜也不反驳,优雅万分的点了点螓首,神情似笑非笑,琼鼻微仰流露而出一股倔犟,睫毛下的眼睛甚是好看,润滑小巧的下巴再无保留的仰了起来,露出颈下秀丽的雪白肌肤,延颈秀项这样清晰宁静的美就在眼前,美目看向盈后脆声道,父母所生,怨不得人,你也不必为此感到难过了,毕竟似你我这样般的女孩儿,出门在外,就算是遭了人欺负,也没人会为我们感到心疼得,只是父母之恩养育不易,所以遇到危险时会去反抗,而我们自己的苦,只有自己清楚当然也就要更好的学会保护自己,才能不受到伤害,更好的活下去!

盈后,轻轻抚掌拍了两下,声音很小,露出几分钦佩的神色道,你真厉害,居然会感觉到我的心思,说句真心话呀,本小姐,对姑娘你的认识又提高了几个层面,比如说,从你的眼神中,小姐我是可以看出,能伤害到你的人,怕还是没出生呐。

秦颜,被她说中心事,俏脸上并不见任何谦虚,羞涩之意,浅浅得看着她笑了,绝世容颜,动人处更是别有一番滋味的美来,虽是清晰的流露而出几分骄傲,但那样纯真,明亮清澈的大眼睛,含着笑意时,无忧无虑的淡静,超凡脱俗,即使是盈后自己,看着眼前一袭白衣胜雪的俏姑娘,即便是有些误会,也由然而然得生出几分好感,美目之中水雾流动,凄迷绝美到了极点,!

夜色朦胧,窗外倾盆大雨飘泼,闪电不时照下,看去长而粗斜的电流,肆虐的在云层中忽隐忽现,甚为浩翰,恐怖,让人生出渺小的感觉,…但这楼道之中,并肩而站的两名少女,她二人的心中可不会这么想,武功修为到了她二人的这般地步,莫说是对雷电在云层中肆虐,狰狞,会感到恐惧,便是真正传说中的天,也未必会放到心上!

盈后,看到秦颜挂在唇角的笑,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道,看来你这丫头竟然不怕隐藏着的威胁,真羡慕你呐,永远都这么无忧无虑的,想必身边一定有许多关心着你得人。秦颜,听到她说到关心二字时,俏脸莫名的闪过一丝晕红,小女孩的那股羞态更是明显,娇艳动人,如玉脸颊甜甜的笑了,只是那笑看在盈后眼里,却是有了不一样的色彩,淡淡的悲伤在那少年女子眼中闪现,秦颜也没有注意到盈后的异样,联想到她问的话,才止住笑意,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很是可爱好看的头,嘟唇道,我怕死了呐,只是不想让你见到我会害怕,才故意不去想的,毕竟我以后还要嫁给自己的心上人呐,,盈后好奇之意更浓,认真的打量着秦颜,笑说道,丫头,你的心上人是谁呀?和本小姐大致的描绘一下可好?

秦颜,不加思索的反问道,你先给姑娘说说你的心上人,我再告诉你…

盈后,眨了眨眼睛,悄悄的拉起秦颜的手,往窗台走近了几步,优雅的关上窗子,风雨瞬间小了许多,然后她目光淡然的看着窗外的闪电,悠悠道,我没有,要我怎么和你说呐?

秦颜,怔了一下,又见盈后目光不像说笑,只得,无奈说道,我小时候,见到一个人,天和地在那一个日子,那么的喧哗,他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小小的身影不哭不叫,而我见他可怜,就把自己的手递给了这个人,小小年纪的我,当时心里只想保护照顾这个人一生一世,而我从此再没有像待他一般喜欢别的男子,这个想法一直延续到了我真正的长大后,才发现这样一个无声无息的承诺,从小到大,我守了那么久,也接受了那么久,,待懂事了后,猛然仔细回忆深想起来,已经是深深埋在心里,无法回头了,!

盈后,拉起她手握在掌心,看着白皙晶莹的肌肤,泛着柔和的白,葱白玉指很美,不由得抬起头凝视着秦颜道,他握的就是这只手吗?秦颜点了点头又听得盈后怨道,就被人牵了一次,就要嫁给他,你真是傻丫头,太不珍惜自己了,说着又瞪了瞪漂亮的大眼睛,撇着愣了几愣的秦颜,。

秦颜略显委屈的紧咬着润唇,玉手揪着自己的衣袖,沉思了片刻,美目复杂的看向盈后道,你不懂,或许也说得很对,可是我已经这样默默承受了十年,若不嫁给他,又能嫁给谁呐?

她神情忽然娇憨的一笑,脆声道,而现在得我很好,为什么要改变呐!

盈后,仰睦眺望楼顶黑暗,轻声的细语道,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你口中的那个他,根本就不喜欢你又该怎么办?她说着猛的垂下头来,正好看到秦颜身子瞬间就颤抖了一下,就似在无力的挣扎,俏脸从未有过的苍白,面无血色,。

盈后看得清晰,感受的也清楚,连忙装笑一声嗔道,差点忘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见色忘妻的都有,更何况似你这么美的不像人的姑娘,一心一意待别人好,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娶你呐,也轮的那小子运气好,能得了你的心,竟然还不知道。

秦颜,秀美脸庞绽开一抹笑,是那么的凄美,不可直视,语气坚定的道,我相信,他一定会接受我的。盈后,撇了撇嘴与其说,这句话是秦颜说给她听,倒不如是秦颜说给自己听得,很像是一个谎言,只是没有人会忍心拆穿这个谎言,!盈后,美目迷幻色彩的眨动,雪肤嫩滑,看向窗外细语的喃声道,粉雨幽降花叶红,长凌相望不知情。云山夜语惹愁怅,一段佳话魅玲珑。朱琴弦断清泪流,苦叹何处谁人听?花草何罪夫清泪,人间七月处处红。秦颜,摇了摇螓首,浅浅说道,缘分,或许就是这样的,!

盈后,回睦凝视着眼前人,睦子中倒映着烛台光线的红,看着秦颜苦笑一声,脆言道,人皆不同,,但选择都是相同,因为都想得到那最好的,即使是不则手段,也要将其得到,只是从来都不在心中问上一句,他或她真的属于自己吗,你说是不是?秦颜皱起秀眉,看了看黑暗,反问道,就像是你我眼前的宋玉,尹松,你说对么?

盈后,随她目光看去,但见那黑暗深处一路望过,烛光模糊摇曳,周围事物影影绰绰,狰狞压抑且那么的虚幻,仿佛眼中看到的一切都似是假的,她语气淡淡而又好听的道,大家闺秀就是不一样,说着纤纤玉指悠悠拂过贴在雪白脖颈的秀发,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托,黑暗深处似是有人不自然的惊呼,只是她二人却是听不到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