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022 燕凡(1 / 2)

加入书签

[[[cp|w:368|h:432|a:l|u:/rs/20131/9浅湘松,月下伤。红花无泪泪沾裳、俗情苦,为远方。

片片愁心为谁伤、

一曲高歌正此时,踏卧霜雪。昔年酒尽人去总不该,还相思,愁哀哀。为词断得情满怀,壮士暮年昨日叹。孤鸟飞尽八万里,为何缘?廖看岁月,恨难衰!话到头了,人间何处**寒!…

说完,秦颜很是利落的起身,率先牵了她的马往山林下走去,燕凡,韩离面面相觑,当下也随着,方云,萧盛,等人牵马追赶而去。

黄尘古道上,七道俊逸非凡的人影骑乘快马疾行,两旁茫茫大山深处,参天树木遮天蔽日,鸟语飞腾,白兔欢跳。

微风轻轻拂动,传来阵阵芬芳的花香,山道殷没了黄尘。一行人行近约百里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长长的城墙,四周荒芜一片,光秃秃的毫无生机,明明是秋种的农忙时节,却鲜少见到有人耕作的身影,更别提绿油油的庄稼了。

路有饿死骨,遗有旧时沙。又往前行百里,燕凡难以置信眼前的景象。点点草屋院落依稀耸立于黄土高坡,炊烟飘飘渺渺冉冉升起,鸡鸣狗吠之声少有听闻,荒凉竟至如此!

这里是旧时七国边界,经常打仗,人少了些也是正常的。一旁的韩离骑在马上任那马儿闲散的啃食蹄下的枯草。燕凡略有思索咬唇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行人伫立在这苍凉古道,阳光虽仍照在大地,人的心底却是冰凉!”

秦颜的身姿一向都是极美的,陆杭视她这个爱女为陆秦家的明珠,自小到大没人敢让她受半点委屈,名师教习剑术,常年拜在天下道学鼎盛门派习武,年纪虽尚小,心性却是缜密,为人喜一个人呆在花海深处,默然无语。

“清丽身影,淡然出尘,容貌佼好。每次见到她,一身浅绿色衣裳,大方灵秀。换了白羽霓裳,潇潇白衣,

胸前刺绣有金丝凤凰,明亮晃眼,脑后垂系同色金丝绸带、脚踏白绒长靴,如此装扮,本就是很讨人喜欢,娇好秀颜,又怎不叫人记忆犹新!”

绝美的身姿,静静凝望黄土高坡,盈盈光华斜照在她的脸颊,肤若霜雪。

“身影直直倒映在碎石土路,却是多了那一份萧索,凄艳的美。”

小姐,你看前边,燕凡突兀的颤了一下,目光顺着韩离所指的地方,灰雾腾腾,一群队伍拖着极沉重的步子,缓缓的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

那是死犯”

燕凡不懂策马骑行到秦颜身旁,柔柔的女声,轻轻在耳边响澈,“这些死犯,是六国军队残余士兵,被打散了,抑或是不愿投降,更不敢回家,逃往山林或与草流寇结伙杀人抢货,或自己就干脆做了土匪,强盗…”

也有一些地方上的**、登徒子,趁七国混战,持刀凌弱,杀淫强掠”

陛下既然统一了七国,对于这些人,该抓的肯定要抓,该杀的总是要杀,不然地方上的百姓久经战乱后,还要忍受他们的杀掠与威胁,很难会安居乐业!

帝国丞相李斯就属法家,极力尊崇刑罚的实施,用酷刑震慑作乱的人。陛下实际上也是很为赞赏前朝推动变法的商鞅,功赏罪罚,残杀与强淫都会被处以极刑,偷盗和抢掠稍次!

尤其是灭亡六国战争期间,秦兵的战力是最强的,法律规定“秦兵每斩获敌军一颗首级,就将获得爵位一级,田宅一处,仆人数个”斩获的首级越多,获得的爵位就越高,用以战养战,最终打败了六国

。陛下坚信,赏于罚可以让他得到天下,结果他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天下!燕凡眼见那群队伍愈发的近了,浓尘滚滚,一排又一排的人,手有绳缚,遥遥望去、竟不能到尾!“人犯的两旁每隔一段距离,便有十几名秦兵骑着马,催鞭呵斥。”

他心下奇怪,不明白这些秦兵押着这数千人是往那里赶?

秦颜随手系上面纱,骑马行到路旁,沿道路边侧纵马向前而行,夏应蓝,方云等人随即跟上…!

燕凡、韩离倒是走在了最后,韩离斜视眼前走过的死犯,衣着破烂、一双双眼睛瞪向他和燕凡时,目露凶光!

更多的人却是走过秦颜时,匆匆回头看向一身白衣,肤似清雪的少年女子,眼光很是放肆,满含贪欲,有好几个脸刺有淫字的人,甚至不再前进,回身追跑向秦颜,状似疯狂,小姑娘,给些吃的吧!

满身污秽,眼中的凶光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被绳索束缚的手爪,高举起抓向秦颜,却被旁边的秦兵给抽了回去,个个目呲欲裂,大声嘶喊,哭叫一片,后队的秦兵见状又飞速赶来二十几骑,或拔刀纵砍,或甩鞭呵斥。

死犯人群中,也有杂杂芸芸身着军兵服装的人,比起那些脸上刺有,匪与淫的死犯,他们这些人相对看起来平静了许多。!也是满面烙腮胡子、肩后胸前黑发散乱,亦不缺花白老甲之士,浑浑浊浊的一步一步排队走着,路过秦颜一行人时,淡淡的望了眼,便又低头默默前行。”韩离与燕凡距秦颜有些远了,眼边尽是成群的人,密密麻麻更不见秦颜的身影。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