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012 山夜(1 / 2)

加入书签

[[[cp|w:250|h:190|a:l|u:/rs/20131/9燕凡怪怪的看着忽然就围在身边的方云,暗自咋了咋舌头”一行人趁月色,牵着马在郁郁葱葱的山林里行走,人倒是好说,带上马走可就难多了,树木本就郁密,而马的体型又大,故走起来左拐一下,右拐一下。

燕凡苦着一张清秀的脸庞,本来嘛,刚听说要在山里住的时候心里还有那么一点好奇,一点欣喜,可进了这林子,嚓,东边小树枝蹭他一下、划啦,西边的树枝伴他一下,心情那叫一个郁闷。就这般跌跌撞撞的又走了一会,终于来到一片开阔地带,

众人把马统一拴在一旁的树木上,韩离沧琅拨出剑刃,在周围的地上划拉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一大堆残枝碎叶聚拢在一起,又清理了周边的树叶,掏出火石,打了几下,火星四溅,倾时,叶堆上便冒起了烟。

与此同时,和他们随行来得四人中,三个人向秦颜示意了一下,便投身入浓墨的黑山林中了。劈劈啪啪的声音开始爆了起来火光亮起,韩离站起身,开口道,我再去砍些粗壮的树枝,到了盛夜时分,天凉会用得着得。

他刚要走,秦颜叫住了他,别去了,他们过会就回来了,韩离往旁边一看,与他们随行来的四人中,少了三个,立时就明白三人去那了,呵呵自笑了几声,便招呼燕凡往火堆里添火。

山里的气温反差很大,白天或许会有些炎热,但到了晚上就会寒冷起来,四个人围在火堆旁,韩离和燕凡两人自觉的轮流往火堆里添加柴火,气氛一时有些沉默压抑。

燕凡四处张望,目光落在那一个没去砍柴的阴沉男子脸上,他们这几人一路下来,没说过一句话,一个字,整天都面无表情,从未笑过。燕凡少年心性,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我们要去的地方远不远呀?:

唰、其余三人的目光,全看在了他的身上,燕凡下反应的蹲着往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就跌倒在地上。一袭纯白色衣的秦颜,也似被他的模样,逗的心情不错,白皙的手,捏着一枝小木棍,上下轻轻的来回晃动,左手撑着下巴,语有笑意,“不远的”

燕凡闻听这三个字神色立时便有一幅如释重负的模样,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秦颜继续看着他微笑,淡淡的道,依照我们骑马的速度,骑行个把半月的就可以了,一点也不远”

秦颜这话,韩离听在耳中,放在心上,脸色间也微微动容。至于燕凡登时就傻眼了,结结巴巴也说不出话来了,韩离推了他一把,笑道呆子,别愣了。燕凡无精打采的反应了过来,这才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

一张清秀的脸庞立时就红了几分,单眼撇向秦颜,只见秦颜依然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微笑,胸前锈在一袭白衣上的金丝凤凰在火光的照射下,散出晕黄的折线。

过了会,出去的三人也回来了,两个人各抱着三四根粗木,另一人双手各伶了三四只野鸡,背后还负有装满东西的包裹,七八、根粗木被丢在一旁的地上,燕凡盯着他们,只见这二人拔出佩剑,提剑往那些小碗般粗细木棍斩去,就如砍瓜切菜一般,唰、唰、唰,数声以后,众人周围,百鸟飞尽!

那些被带回的木棍,已成了块状均匀的小木块了。

只把燕凡看的是目瞪口呆,言下稀嘘之时,心里还不忘嘀咕,他们要是不去砍柴多可惜呀。

另一个人把六只野鸡分发给众人,又削了尖木,一一刺在野鸡身上,燕凡和韩离没有野外烧烤的经历,只好坐在那干瞪眼。其余人此时各手持串着野鸡的木棍,在火中翻转,他们的神情俱都十分认真专心致志的翻转火舌中的野鸡,随着时间的推移肉的香气开始在空气里蔓延,金黄色泽的从野鸡身上滴落。

燕凡本来是没多大胃口的,可鼻子闻到这诱人的香气,也忍不住开始好奇,这火舌中的野鸡的味道与厨里做得家鸡味道有何不同。于是开始期待起来,他年纪不大,长长的发简单,用黑布包扎着,披在肩畔,一双大大的眼睛很是好看,嘴唇微微泯着,这还是一个很年少的少年。

韩离看到燕凡的眼神里有一刻的恍惚,也猜不到他心中在想着什么,伸手抓起身边的木柴往火堆里添去,英俊的脸庞,此刻也红润了几分。

他抬头凝望被浓密枝叶围拢的天空,碧水如洗,只一眼望去,只觉得一时竟也安静了下来。火光把周围方圆照射的红彤彤的一片,从未说过一句话的方云,萧盛,依然是那么的深沉,他们四个人也如他俩一般年轻,除了身份的神秘,他们都带有着与年龄很不符的高深武功。

四个身穿黑衣的人,四把闪着寒光的剑。

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时,韩离双眼猛的睁开,却发现是萧盛其中一人,递过一只烧烤好的肥硕野鸡,他微笑的点了点头,接过木棍,口中轻轻道了句谢谢。

秦颜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大块肉,递给燕凡,美目转到那四人身上道,他叫夏应蓝。

韩离随即看向那人,原来给自己递来野鸡的那少年名为夏应蓝。见韩离看向自己,那叫夏应蓝的男子,本已在火光下略显红润的脸庞,此刻更加仓白了,他们都很英俊,但唯独这个夏应蓝,却长的有些清柔的感觉,若不是他咽喉上微微突起的喉结,阴冷的眼神,恐怕会被人误会成一个女扮男装的俊秀姑娘了。

树林里吹过一阵轻淡的风,夏应蓝,皱起眉头,背过身轻微的咳嗽了几声,韩离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头从棍上的野鸡腹部,又狠狠撕下一大块肉,忙不迭的递给燕凡,燕凡一手抓着一大块鸡肉,嘴里狼吞虎咽的嚼咽着鸡块,空下来的右手,看也不看的抓过那块鸡肉,呜呜咽咽的又吃将起来,清秀的脸上,嘴唇下。巴处、流着花花的油,。

韩离被他的吃相所震,扶了扶脸颊边的细发,叹道,小凡,像是个饕裼,说罢才低头。细细尝试过木棍上的野鸡。燕凡不为所动,听在耳中,他也实是不知饕裼是什么意思、…

两手各抓着肉块,左边撕咬一下,右边撕咬一下吃的不亦乐乎。七个人吃完东西后,各自跑到拴马的地方,从马背上取出水壶,清洗皮肤上的油渍,清洗完后,围在火堆旁,。盛夜时分,山中水分渐大,凉意透过空气慢慢传了过来,萧盛随手拿过身边放着的包裹,解开系带,才发现里边是各种红橙,青莹的山间水果,众人一分,就那么就着火光,在这荒山野外,吃将起来,燕凡拿过几颗红果,轻咬一口,满嘴的酸涩味,他心下高兴,闭起左眼,忍着酸意又吃了几颗。小凡…

燕凡好奇的看向秦颜,火堆下,昏黄的火光折射在少女脸庞,一抹笑意漾在唇角,仿佛永远都未消散。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