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001 秦颜(1 / 2)

加入书签

[[[cp|w:210|h:140|a:c|u:/rs/20128/1秦颜殇

信狂著

,易水河上,一叶朔舟,沿河而上,持浆的梢公,两膀一晃一晃的划在江面上,荡漾起水花,舟上站着名子,十五、六岁的模样,简巧的梳着发,两条金带束在肩后的发上。

轻风吹送,江岸边的百花曼舞于风中,撑船的艄公,一声苦叹,不由得回想起似在昨日,那名唤荆轲的英雄。与秦人大战,亡国,那个男人临死时说的话,颜儿,寡人赐你名,秦颜;

哈哈,哈哈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日的易水已不在寒,天下又要未定是谁人之手了,那声音从远处传来,笑语中自透出狂,让人莫名的热血沸腾,舟上的子舒眉轻笑,向来声望去,

只见一艘高耸的帆船,顺风直下,待近了,船上的小童侍叫道,易水河上,偶遇佳客,我家公子有意请客家到船上细饮几杯水酒,寥表友敬之意。舟上的子,浅浅一笑,也不多言,手握佩剑横起于胸前,算是还了礼。飞身一跃,足上微微用力踏在河面上如履平地,显是有极好的轻功,好俊的功夫,

帆船上的人隐在珠纱之后,忍不住一声赞赏。船上的水手眼睛一花,一褛绿己站在船板之上,细致的眉微微挑起,那子眼里闪过一丝狡绘。珠纱后的人食指扶了下琴弦道,姑娘这是往哪里去?紅盈的嘴撅起,秦都,她回答得干脆,手指夹住发上的金带细细的把玩,眼睛看着珠纱,哪儿隐约可以看到身着纯蓝色的男子,男子道,如此倒也巧了,在下楚卿,祖上世代经营茶叶生意,向来往返于各地,,

此次也是前往秦都选取上好茶叶,即是与姑娘同往一地,恕在下冒昧,姑娘虽武功不弱,但身逢这乱世之秋,兵灾不断,且不如一道,路上也好相互有个照应,。绿衣的子拂了拂挡在脸上的发,往上七里处,,是陆路去往秦都,必经的地方,我要到哪里去等一个人。纯蓝色衣的人,神色间自顾自的弹拂了红的琴弦,唤道,影

,待奉客家去用膳,切莫怠慢了。华丽丽的黑纱勾画出一个窈窕的身影,细腻的指上,环着条红线,深黑色的纱系在脸上,只余一双灵动的目,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她对着秦颜微笑道,客家这边请,进入船舱里边,影说道,我们生意之人,皆都四海为家,少有停泊,故船上的饮食可能会不合客家的口味,说着,几名侍女端了饭菜,放在桌上,施了一礼便都出去了,秦颜,脸颊上含着淡淡的笑,坐在桌子前,也不动筷

,影知她不放心饭菜,也不点破,轻笑一声,转身径直向外边走去,、、黑夜的魅力在于让人看不清楚,船头上已可以看见,远方彦州城楼上的烟火在风里扑烁,船头上坐着两个人,一个人纯蓝色的衣,正是白日的楚卿,深邃的目光在黑夜里似在寻找什么,他的对面站着一个火红的身影,近乎透明的手握着一尊酒杯,一杯又一杯,不复其停的喝着,长长的发及至腰间,赤的足踩在船板上,仓白的脸,冰冷的眼神,整个人透出危险的气息,狭目微微眯起道,鬼谷要杀的人在彦州出现了.

相传鬼谷五子中,修魅,心越也己到了彦州,人都说,“鬼谷出,黄龙现,”如今鬼谷五子出了两子,天下势必要再次大变动了,卿意在那位?一声低楠,越;

古,秦时志记载,彦州,古北方通往秦国的必经之地,与旧燕国接壤,民有五十余万,多富庶。

彦州城里最为热闹繁华的地方莫过于西门的望月楼了,那里有名门歌姬,世上绝顶的美人。堪称天下第一的赌场,贵族的聚集地。

天泛着昏暗地深,望月楼的红嬷嬷,摸着俏红的装,笑脸招呼着来客,楼上的舞姬们腾着炫眼的姿,楼外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金堂上方书写着四个大字“寿与天齐”只为的是贺彦州太守陆杭六十大寿,城里的达官贵人无不前来庆贺,陆杭身为彦州之主,身份自是不同一般,选在望月楼大宴宾客,足可见其望月楼在彦州地影响。

陆抗,前身是秦国将领白起的亲信,后白起被秦昭王赐死后,陆杭卸甲归田做了彦州太守,镇守彦州旧燕残余势力。”此时的陆抗两鬓落满了白发,长须垂在胸前,官戴上的黑珠轻轻的晃动,锦袍上系着把长剑,寓意他半生的戎马生涯。

红嬷嬷,颤笑着说,陆大人,琴师已经来了,说着用手指了指楼中央的一处位置,那里放着张红色的琴桌,有望红楼的护卫守卫着那里不允人接近那里。

陆杭挑眉看了看道,琴师在我大秦成名也有三年了,老夫却从未曾有幸能聆听仙音,今日嬷嬷竟能将琴师请来为我陆杭庆寿,真是解了我的心愿。红嬷嬷刚想在逢迎几句、却转眼看见,望月楼门口出现了一大群身着鹅黄衣服的少年女子,她们簇拥着一个浅深色人影。

琴师、琴师、号称整个大秦版图的第一琴师,为天下人所敬。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