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真·最终章 无尽的明天(1 / 2)

加入书签

----------------------------------------------------------------------------------------------

滚求吱附宝答赏:终于迎来本作的最终章,看在大叔我为大家努力近十年和HAPPYEND份上用吱附宝答赏大叔我吧(鞠躬),吱附宝账号glo和on_gro谐und@和163谐.c和om

----------------------------------------------------------------------------------------------

米德芝尔达·贝鲁卡自治区边缘地带

新历81年1月1日·上午10:00分

今天是冬季中晴朗的一天,冬雪完全消融后开始出现春季萌发的勃勃生机,这里是贝鲁卡自治区沿海的一个边缘区域,这一带可以说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作为这里标志性建筑物,沿海丘陵断崖高处的一座圣王大教堂,每年都会有很多贝鲁卡信仰和米德居民选择在这里结婚。

而今天的圣王大教堂同样接受预定举行婚礼,只是这次的预定稍稍有点不同,因为这次亲自下预订的可是自家圣王陛下安迪斯。

今天绝对是最热闹一天,因为今天可是尼奥的婚礼,圣诞节那天的回归,所有人干脆直接闹通宵,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各方面总算稳定下来,最后剩下的就是与奈叶她们结婚的约定。

此时,位于大教堂内数百张座位座无虚席,只要是认识的人全部都受邀而来,可以说都是老面孔呀。

坐在第二排席位的修奈尔很是不甘道:「为什么非要转为贝鲁卡户籍!?只要尼奥愿意的话,我相信其他高层都很愿意修改宪法!!」

因为现有的米德法律明文规定是一夫一妻制,但贝鲁卡法律在这方面却很暧昧,既没否定又没肯定,但受到米德法律的影响基本上没人会多事到选择一夫多妻的修罗场决定。

坐在他后排位置的文森特开口吐槽:「不不不,我觉得真要这样做的话,武装本局恐怕会第一个发起政变,那群人生败犬组大叔说不定会干掉所有人生赢家。」

坐在文森特旁边的罗德则是好奇道:「不过话说回来,高町队长她们居然还真的答应一起嫁个师傅,本来还以为会来一番决斗,最后胜者才和师傅结婚。」

坐在同一排的阿道夫推了推眼镜:「比起这些,我更好奇原本充满攻击性的七人到底怎样和平坐在一起,我可是已经做好了损失半个管理局的心理准备。」

这种事不关己的幸灾乐祸马上惹来拉尔戈吐槽:「喂喂,这句话至少不要在我们面前说,信不信我给你们小鞋穿!」

对此,一旁的负责整个部队财务的泰格马上吐槽:「说了!这老头居然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坐在另一边家属区的乔治则是咬着手帕很是不甘的哭道:「我家可爱的爱丽莎居然要出嫁了,而且还是嫁给一个**混蛋,一次性竟然取到了七个美貌的妻子,这是何等令人羡…不对!是令人嫉妒才对!绝对不能让这小子好过!!!」

虽然薇薇安脸上还是带着微笑,但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却是让周围的人保持距离:「啊啦啦,亲爱的,你为什么要那么慌忙解释?,让你嫉妒真是对不起了。」

「亲爱的,听我说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乔治的惨叫声下,周围人们很自觉移开视线选择了无视和沉默。

机动六科席位的格利斐斯不由得感叹道:「真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啊。」

一旁的夏莉点头赞同:「是啊,一个月前突然回来的那天夜晚真是吓了我们一跳!」

比起这些,小琳、昴和温迪的几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外面的场地:「等不及了!等一下有很多美味料理呀!!」

迪娅、银河和琴柯等人拉住即将失控的几人:「笨蛋!你们几个别丢脸了,赶快坐下!!」

欧特和蒂多观察一下坐席上人数:「话说回来,貌似有很多人都没出席呀,都跑到哪里去了?」

经此一提,迪艾琦等人才发现却是有几个熟面孔都看不到:「经你一说,不止是博士和乌诺姐、那对变态兄弟、黑道老大、金闪闪和卡莉姆也看不到人影。」

一副小孩子似的士郎哭了起来:「两个女儿都出嫁了,爸爸我好寂寞呀!心情好复杂啊!!」

旁边的恭也满脸苦笑的安慰道:「真是的,都老大不小了,这样很丢脸呀。」

忍和铃鹿则是掩嘴轻笑:「不过真是吓一跳呀,突然间接到她们的结婚邀请。」

在大教堂热闹闲聊的同时,内部接待室也正在准备当中。

身穿白色礼服的尼奥坐在一张椅子上,可是却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完全不复平日冷静的作风。

不仅如此,还浑身颤抖的低声吱喃:「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换做以前的自己,恐怕怎样都不会想到有今天,结婚这话题怎样都扯不到自己身上,不过今天结婚的主角是自己,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真正到了这一刻反而显得坐立不安。

看着尼奥如同小动物般,一脸苦笑的克洛诺拍了拍他肩膀出声安慰:「好了,结婚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先冷静一下。」

一旁身穿白色西装的维洛萨很无良的揭以前的陈年旧事:「啊咧,当初貌似哪位结婚时也好不到尼奥到哪里呀。」

脑袋上顶着一道青筋的克洛诺毫不客气的反驳:「不用那么高兴,我可是很期待到时候你结婚时又会是怎样一副场景!」

维斯出声对着这两人劝道:「你们两个适可而止了,今天的主角可是尼奥呀!」

而作为主角的尼奥此刻却像一只坐立不安的小动物,向三人征求意见:「可以逃吗?我想逃跑。」

现在的他面临最大困扰就是自己到底能否让她们幸福,其实在广义上也属于婚前压抑症。

但闻言三人满脸紧张同时伸手抓住他肩膀,似乎生怕他真的逃跑。

满头大汗的维洛萨再三叮嘱:「不过是结婚而已,而且还是你情我愿,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冷汗渗透衣服的维斯则是哀求道:「拜托了!真的拜托了!!请务必乖乖的在此等待新娘入场,不然我们的立场就不保了!!!」

脸上挂着苦笑的克洛诺同样开口劝说:「现在艾蜜、桃子阿姨和妈妈都在另一边给七人准备中,没什么好怕的!」

开玩笑啊,如果真的被尼奥从他们眼皮底下逃走的话,他们绝对会被二话不说当成共犯,其下场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维斯提议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带尼奥进入会场吧!」

「时间差不多了!」

「说得没错!」

克洛诺和维洛萨一左一右托起尼奥拖向走廊,似乎生怕他会中途逃跑。

这时大教堂主殿上,作为新郎的尼奥已经站在十字架彩绘玻璃下方的左侧,就连牧师也到位了,只是这位牧师的造型显得有点奇特,不仅是身上,就连头部也被深红的圣骸布给遮住,没想到安迪斯把红衣主教级的人给找过来当牧师,如今就只剩下新娘了。

艾里奥看到大教堂门口的身影出声喊道:「来了!」

在桃子、艾蜜和琳蒂的陪伴下,七位身穿婚纱的新娘终于步入大教堂的红地毯。

从七位新娘出现一刻,整个热闹的大教堂顿时陷入一阵沉寂当中,所有人都被身穿纯白婚纱七人的惊艳美丽所震撼到。

因为七人头上都披着头纱缘故而无法看清神情,但从她们的嘴角都可以读出相同的感觉,那就是名为“幸福”的笑容。

原本坐立不安的尼奥当看到她们的笑容后,原本烦躁不安的情绪被不可思议平复下来。

家长区坐席上的乔治一边抹泪一边举起手中的高倍数专业单反相机高速连拍:「我家的小爱丽莎简直就像小天使一样美丽!!」

同样是笨蛋老爸的士郎也满脸复杂的抹泪:「两个女儿同时嫁给一个人,而且还是自己养子,心情真是各种复杂啊!」

满脸苦笑的恭也在一旁安慰:「好了!老爸,再怎么说奈叶和美由希都很幸福,这不就足够了吗。」

罗德同样激动得抹泪大哭:「总觉得就这样让师傅嫁出去很不甘心呀,也不知道师傅以后会不会遭遇不平等待遇和家暴!」

对此,前排的雷奥尼忍不住开口吐槽:「喂喂,用词好像反过来了!」

象征性推了推鼻梁上眼镜的阿道夫也毫不示弱的反击:「肤浅!我们和师傅的羁绊不是这群老头能理解的。」

即使米泽德面带微笑,但也掩盖不住额头的青筋:「总觉得被你们这群小鬼这样说很不爽!」

七人来到尼奥相对的另一侧,奈叶嘴角勾画着幸福笑意:「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多少次在梦境中憧憬着这一天。」

站在五颜六色画满各色人物和十字架的天花板地下,这位连脸都不露的牧师问道:「那么我们可以开始吗?」

「「是!」」

双方很有默契的一同面向牧师。

婚礼正式开始的牧师进行婚礼前宣读第九十七管理外世界的言辞:「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行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遵循主的旨意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同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赠福盈门,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相互爱恋。」

宣读结束后,牧师面向尼奥提出询问:「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我愿……」

「我有异议!!!」

正当尼奥开口回答时,一道响亮抗议声瞬间响遍整个大教堂,随后是一道踹门声。

都还没到询问观众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提出抗议了,其中的重点是竟然有人胆敢如此光明正大提出抗议。

观众坐席上的来宾纷纷将视线一致移向后方,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有勇气来这里捣乱,但不看还好,认真看清楚时众人爆发出一阵咒骂声。

「眼睛!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那对笨蛋兄弟这次又想玩什么了?」

「啊咧咧,这对笨蛋兄弟的脑袋终于秀透了?」

「谁都好了!快来人把这对不可燃的变态给我拖出去人道毁灭!」

「这对变态兄弟还真敢做得出手!」

………………

乱入的人不用问肯定是神夙兄弟,如果只是普通抗议的话那也就算了,大家只会一笑置之,但问题是这个大男人竟然穿着纯白婚纱装,加上身上肌肉简直就是糟蹋这身婚纱和毒害视线呀。

身穿婚纱装被拖过来的空也面无表情的向自家兄长催债:「哥哥,你上个月的零用钱还没给我,请务必先把帐结了再玩羞耻PLAY好吗?」

但这个催债声被同样身穿婚纱装的达也各位无视了,只见他向尼奥大声哭诉:「小尼奥!不要被那帮女人胸前两团脂肪给欺骗了!大不了我吃亏点扮作新娘,另外还附带空也买一送一!!所以不要犹豫了,我们比那群暴力分……!?」

砰……

可没还等于他的话说完,一道更响亮的枪声响起,达也脑袋上头纱被一枪打飞。

众人不由得回头,貌似前方只有尼奥、牧师还有七位新娘,该不会真的是新娘看到有人捣乱所以忍不住开枪吧?

不过事实偏离了众人的猜想,因为有人比七位新娘还要早一步发飙,就连尼奥和奈叶七人也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开火的人。

在他们前方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牧师,只是这位牧师现在手持一把枪型魔导器,枪口还在冒烟。

这一刻,整个大教堂都陷入一阵死寂当中,似乎对牧师拔枪的动作很震惊。

「找到了……」

从这位遮掩面容的牧师口中硬生生挤出一句话,其语气更像仇家相见那样的咬牙切齿:「终于让我逮到你们这两个混蛋了!!」

对于这位谜之牧师的愤怒,达也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我们认识吗?貌似我还真没惹过圣王教会的主教!」

虽然声音很熟悉,可偏偏却想不起到底是谁,而且别说是主教级的人,只要是圣王教会的人都没怎么接触过。

「放心吧!你们没惹到圣王教会的人……」

语毕,这位牧师扯下了遮掩面容的圣骸布,一副精干、凶悍的熟悉形象暴露在众人面前:「但你惹到了老子我!今天非要清理家户不可!!你们这两个不孝子!!!」

牧师的真面目直接令神夙兄弟和管理局高层们发出惊呼,不为别的,就为这位谜之牧师就是失踪几年的神夙龙吾。

见到失踪几年的好友,修奈尔问出所有高层的疑惑:「神夙提督,你失踪的这几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这个答案倒是让达也直接回答了:「不可能!?我当年明明将你打包空投入第九十七管理外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亚马逊最深处,连魔导器也做过手脚,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回来!!」

预料不及的答案直接令在场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中岛原野满头黑线的吐槽:「喂喂,这一对真的是父子关系吗?」

「普通人的确不可能回来,不过多亏了你们我才能成为不普通的人啊!!」

瞬间,上半身紧绷的肌肉直接撑破外衣,露出充满爆炸性肌肉的伤痕身躯:「给我觉悟吧!你们这两个死小鬼!!!」

可达也却有恃无恐般的不当回事,并且向他发出挑衅:「哼!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我吗!在爱的面前,哪怕是传说中的三提督我也照样干翻给你看!只要和空也连手的话,那就……啊咧!?」

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空也已经奔跑到十米外,没有空也的话只有他一个还真是翻不起什么风浪。

所以毫无骨气的…达也也跟着开溜了:「你这个混蛋弟弟!有你这样扔下哥哥不管的吗!?」

跑在前方的空也回以理所当然的吐槽:「别开玩笑了!上个月的零花钱都还没到手,而且要冒这程度的风险至少也要把下两个月的零花钱预支给我才行!」

「好不容易当面逮到你们,这次一个都别想跑!今天说什么都要将你们那扭曲的大脑格式化!!」

越过尼奥和奈叶七人,神夙龙吾不依靠魔力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开始追杀神夙兄弟。

众人很是无言看着离场的三人,感情神夙龙吾是为了抓住这两兄弟才假装牧师混进来。

随即又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牧师的情况下,这个婚礼该怎样继续下去呢?

正当尼奥苦恼之际,一道身穿华贵古代贝鲁卡王族制服的身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登上台上取代之前牧师站在众人面前。

「好了!冒牌牧师终于退下了,接下来由本王主持这次婚礼。」

自信又不失自大的声音,而且能用“本王”自称又身穿古代贝鲁卡王族的制服,找遍整个圣王教会领地就只有安迪斯一人。

只是他刚说完话的同时,温迪站起来指向他大声吐槽:「什么叫冒牌牧师!?你不都一样是冒牌吗!!」

对她提出的指控,安迪斯显得不屑一顾:「哼!肤浅的家伙,本王在身为王之前可是一个牧师,高兴吧!荣幸吧!由王主持的婚礼你们可是第一对!!」

当他拿起剑成为抛弃牧师身份后,这份职业几乎都被遗忘了,能让他重拾职业,并且以王的身份主持婚礼,尼奥绝对是近代史上的第一个。

柯瓦特罗拍了拍无语的温迪劝道:「不要继续吐槽了,再吐槽的话就是你输了。」

毫无牧师样子的安迪斯接下来更是做出令人惊讶的事:「那么接下来让最后一位新娘登场!」

在众人愕然的眼神中,第八位纯白的新娘从大教堂门口漫步而来,漫步来到愣住的尼奥和奈叶七人面前。

「卡莉姆!?」

直到第八位新娘走近时,看到那头金色秀发和熟悉脸颊,七人才道出第八位的名字。

一幅理所当然的安迪斯开始接着婚礼程序:「人齐了,那么婚礼继续吧!」

「等一下!!」

完全不能当成理所当然的奈叶叫停他的话,并且指向卡莉姆:「给我解释清楚,这展开到底是怎么回事!?」

似乎被人打断自己说话感到不爽,安迪斯作出简短回答:「那还用问!这可是本王安排,本王当初可是承诺过给尼奥一个妻子!」

的确是这样说过,只是事后被尼奥给教训了一顿。

很明显,脸上流露出黑色笑容的尼奥这次也不打算放过他:「看来对你的教育还不够彻底,竟然连场合也不分的开恶劣玩笑!」

以往直接栽在他的说教中,但这次安迪斯却是异常硬气的反驳:「别说那么事不关己,本王这次可是按照你的意愿办事,穿上这身婚纱可是那位少女的意愿,否则本王是不会强迫他人的,还是说你想要本王无视这位少女的意愿和幸福吗?」

像是配合他的话,卡莉姆走上前掀起遮掩样貌的白纱,鼓起勇气向尼奥和奈叶七人开口:「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吗?」

终于说出来了,以前因为犹豫和缺乏勇气而无法说出来的话藉助于安迪斯的帮助终于说出来了。

即使是尼奥,触及到情感问题令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结婚可不是一个人的事,接不接受可不是他一人说的算。

「可以啊。」

就在尼奥下定决定开口时,疾风却是抢先一步开口说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的回答。

似乎对她的话无法理解,其余六人纷纷发出惊呼声:「疾风,你在说什么呀!?」

「我们当初不也抱着和卡莉姆同样的心情吗。」

可以感受到卡莉姆所怀抱的情感,看着这样的她,令疾风想起了当初的自己:「不安、焦虑、违和、躁动、压抑等等,当然如果是不认识的女人我才不会认同,如果是卡莉姆的话,可以接受啊。」

她的话让其余六人沉默了,但尼奥却是无法理解:「等、等等!这可是结婚!怎么可以这么儿戏!?」

「真是的!」美由希很烦恼似的挠了挠头:「你可是占了最大的便宜,我们都还没出声反对,你少在这里卖乖!」

出奇的,六人竟然没有反对,因为对于苦恋她们可是深有体会,尤其是面对着尼奥这一级别钝感的神木,更是付出了很多很多。

看着如此戏剧性的发展,莉莉丝感觉到自己的常识正在受到挑战:「喂喂!这到底是哪门子八点钟电视文件啊!?」

坐在她左右两侧的纯和葵则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苦笑的摇了摇头。

见到谈妥的双方,安迪斯很高兴似的高呼:「很好!既然没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就继续吧!」

「其实真心话是什么?」

这时候,尼奥的声音很自然在安迪斯的话音落下后响起,这句话无论是语句还是语气都问得极为自然。

在这极其自然的套话下,又或是达成某种目的太过于得意忘形了,安迪斯也很自然的道出自己最初目的:「当然连杰尔那家伙都送出一个女儿,本王什么都没送实在太寒酸了,而且卡莉姆那边……!?」

似乎察觉到不妥,出口的话终于停住,不过却为时已晚,不该说的基本上都说了。

只见尼奥嘴角抽搐的笑道:「给我等着,回去再慢慢收拾你!」

「啊哈哈!!」

脸上挂着生硬笑容的安迪斯生硬的转移话题:「既然没什么问题的话那就继续了,宣读什么的就无视了吧,直接开始对问吧。」

收敛起嬉戏态度,一脸严肃的安迪斯向尼奥发问:「新郎,你愿意接受这些女性成为你的妻子与她们缔结婚约吗?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富贵还是贫困,或是其他理由,都爱她们、照顾她们、尊重她们、接纳她们,永远对她们忠贞不渝直到生命的尽头吗?」

看了一眼另一侧,毫不犹豫的尼奥回以坚定回答:「我愿意!」

随即安迪斯又向另一边八人发问:「新娘,你们愿意接受这个男性成为你们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吗?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富贵还是贫困,或是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到生命的尽头吗?」

期盼了多少个日夜,跨越了多少次梦境与现实,经历了多少次坎坷和挫折,终于等到这一刻,八人同样回以简单定的回答:「「「「「「「「我愿意!」」」」」」」」

完成对问阶段后,安迪斯开始向下一阶段进行:「那么请新郎面向新娘开始宣誓。」

面向八人,尼奥按照地球式的结婚宣言开始宣誓:「我以主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们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着你们、珍视你们,直到死亡。」

随即转向八人,安迪斯向她们提示:「接下来请新娘向新郎开始宣誓。」

面向尼奥,八人同样按照地球式的结婚宣言开始异口同声宣誓:「我以主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着你、珍视你,直到死亡。」

完成了宣誓后,终于进入最后阶段,安迪斯严肃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笑意:「最后请新郎新娘相互交换誓约的戒指和亲吻。」

尼奥提起左手,八道柔和的黄金色魔力光团迅速成形,再不停地凝聚和构筑过程中最终形成戒指,直到完全固化后,八枚戒指分别根据不同人而装嵌如不同色的菱形水晶,金色的戒指散发出宛如太阳般温暖的淡淡金色光辉。

逐个拉起每个人右手的无名指,温柔的为其戴上戒指,并且亲吻一下她们每个人。

新郎方完成穿戴戒指和誓约之吻后,轮到新娘方这边,她们可没有尼奥那么高的魔力操控造诣,各自取出在珠宝店订制好没有钻石的结婚白银戒指,八人轮流为他穿戴上并且亲吻。

面对着完成最后程序的一对新人,安迪斯象征性的向观众席问道:「那么各位对于这对新人没有任何反对吧。」

可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马上就有人出声起哄了。

「本小姐有异议!!这样像闹剧般的婚礼本小姐才不承认!!」

「啊啦啦,说实话,我也不怎么赞成这个婚礼。」

「果然还是无法接受啊!师傅出嫁什么的!」

「师傅现在还年轻,就算再晚十年结婚也无所谓!」

「爸爸就是爸爸,薇薇鸥还是认为尼奥爸爸单身最好!」

………………

以莉莉丝和文森特为首的年轻一代当即吵了开来,甚至连薇薇鸥也少有的加入其中。

但安迪斯还是一脸清爽的笑容继续发言:「就算有异议也给本王咽回去!本王可不接受任何意义!」

这句话马上惹来迪娅和诺威等人的吐槽:「喂喂,这是婚礼吗?这样和独裁有什么区别啊!?」

不过还是被安迪斯华丽的无视了:「那么在本王的见证下,新郎新娘互相发誓接受了戒指和亲吻,本王宣布从今日起你们成为合法夫妻,永不背弃、永不分离!!」

虽然其中夹带着抗议和吵闹,但最后还是在众人的祝福掌声中完成婚礼仪式程序。

本来以为就这样结束的众人,没料到安迪斯会突然来一句:「好了!第一对新人结束了,那么就让我们请第二对新人入场。」

闻言之下,除了已经知情的尼奥和奈叶等人外,观众席上所有人下意识向后望去。

在众人愕然的视线下,身穿同样礼服和婚纱的一男一女步入教堂的红地毯。

「骗人的吧!?」

看着这预料中却又充满意外性的一对,机人姐妹们一致发出惊呼声。

第二对步入教堂的新人正是杰尔和乌诺,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一生就只会穿研究者的白色研究服,没想到竟然在他身上看到白色的结婚礼服。

看着没有通知的一对,托蕾满脸疑惑道:「博士,这到底?」

从红地毯不过她们的位置时,杰尔回道:「再怎么说也是战前约定,好歹也是男人,约定的承诺需要履行。」

看着第二对新人来到自己面前,安迪斯笑道:「宣读什么的就没必要了,直接开始发问吧!」

准备开口之际,一丝念头从安迪斯大脑一闪而过,嘴上祝福的微笑逐渐向另一个令人不安的方向发展,而这一切杰尔还毫无所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