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20、第20章 新家(1 / 2)

加入书签

(纲吉不做人啦);

纲吉豁然睁大了眼睛。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头上,

软软地但却炙热的手心揉搓着他的头发。

熟悉的气息在身后,就在一步的位置。

纲吉缓缓转过身,看着熟悉的人站在那里,原本停下来的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嗝~哥哥!呜呜呜......”

纲吉抱住幼宰,

在他胸前大哭。

幼宰无奈叹气,

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回抱住纲吉,温柔地蹭了蹭纲吉的头顶。

他在用这种方式告诉纲吉,他的存在,

他就在这里。

哭够了,

纲吉才一边打哭嗝,

一边问道:“哥哥,

你怎么这么久了才出现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幼宰眉头轻皱,

意识到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我家里有门禁,

那天回去晚了,

所以被禁止半个月不许出门了。”

纲吉盯着幼宰,

一时竟然无法分辨幼宰说得是不是谎话。

幼宰也随便纲吉看,他知道纲吉那诡异的直觉,但他无所畏惧。

他说得可是“实话”。

他家里的确有门禁,他那天也的确回去晚了,

他也的确半个月没有出门,

不过不是被禁止了。

真实的情况说出来,

这个小傻子绝对会自责。

毕竟他是卧病在床了半个月。

他可不想哄孩子,

即便他很有哄小孩子的天赋。

幼宰今天也十分自信。

“你呢?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竟然要搬家,不是才住在这里没多久吗?”

“不知道诶。”

幼宰:“.......”

幼宰看着纲吉的眼睛,那双眼睛清澈见底,

没有说谎的迹象。

也就是说纲吉是真的不知道了。

那么,自己去查吧。

幼宰在心里做下决定,抬眸一看就见那双澄澈的眼里又漫上了水雾。

“你怎么又哭了。”

纲吉委屈地低下头,食指相□□着指尖。

“我搬家了,就、就见不到哥哥了。”

幼宰一愣,立在原地片刻,才轻叹了一口气,屈指弹了一下纲吉的额头。

纲吉捂住额头,泪汪汪地看着幼宰。

“谁说我们不能见面了?”

幼宰捏着纲吉脸颊上的肉,纲吉被迫承受着,也没有挥手打掉幼宰的手。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无论你去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波波。”被捏着脸,纲吉吐出模糊不清的词。

如雪的光芒揉进了纲吉黯淡的眼里,整个眼瞳都被点亮了。

他点缀着星辉的眼里倒映着幼宰的模样,十分稚嫩但却能让人心底生出无限的信心和信任。

“我们不是约好了会一直在一起吗?”

纲吉用力地点头,沮丧一扫而空,终于露出了比花还赏心悦目的灿烂笑颜。

幼宰见此,满意地松开手。

纲吉心情愉快地揉着被捏红的脸颊,大概是被捏了的缘故,原本被冻得冰凉的脸此刻却是热乎乎的。

“刚好,这也能够验证我的一些猜想。”

“什么?”纲吉没明白幼宰的话。

幼宰轻轻敲了下纲吉的脑袋,惹来纲吉委屈得瞪视。

“说了你也不懂。”

纲吉闻言倒是赞同的点头,他觉得自己真得太笨了,很多事情都不懂。

果然应该听哥哥的,多读点书才行。

“对啦,哥哥,我带你去个神奇的地方!”

纲吉忽然想到那片领域,顿时眉飞色舞,又忍不住期待幼宰见到那片领域的惊讶模样。

幼宰狐疑地看着脸色多变的纲吉,思考着一个小屁孩认为的神奇该是怎样的情况。

纲吉不知道幼宰在想些什么,喜滋滋地握住幼宰的手,心神一动。

十秒钟过去了。

纲吉眨了眨眼。

一分钟过去了。

纲吉左顾右盼。

三分钟过去了。

纲吉大惊失色。

幼宰扫了眼没有任何变化的四周,笑着拍手:“不错不错,你变脸技能学得不错。很神奇,嗯,很神奇。”

纲吉脸腾得一下就红了。

他支支吾吾半天才吞吞吐吐道:“我、我没有、没有学、学变脸技能。”

幼宰:“........”

幼宰拍了下额头,暗想要是这个小傻子能够听懂他的话,那太阳绝对会打西边出来。

“我想带哥哥去看我的世界,那个地方特别漂亮呢!”

纲吉说着又试了试,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连那片领域都无法感知了。

感知都无法感知,又怎么进去呢?

纲吉小脸皱成一团,闷闷不乐:“怎么突然感觉不到了?我好想让哥哥也看一看呀。”

幼宰见纲吉不似有假,便问道:“什么世界?”

“一个天空大海都有的、特别好看的地方。”

纲吉用手比划了一下,说着那个地方,他的眼睛都亮晶晶的,像极了亮钻。

“明明刚才我都能够感受到,不知道怎么突然,咦?”

纲吉惊喜地瞪大了眼睛,对幼宰说道:“哥哥,我又感受到了,我带你去!”

纲吉又拉住幼宰的手,然而下一秒他表情一窒,拉下了脸,心里满是疑惑不解。

“怎么、怎么又感受不到了?坏掉了吗?”

幼宰看了看两人相握的手,若有所思,随即松开了纲吉。

“现在感觉到了吗?”

纲吉嘴巴微张,不可思议道:“又可以了,哥哥。我带你去。”

拉手,然后失去感应。

纲吉:“???”

幼宰松开手,垂眸看着自己的手,他眉头微蹙,过了半晌才轻声呢喃:“上次都没用,怎么这次又有了?总不会是进化了吧?”

幼宰一松手,纲吉又感应到了。

纲吉疑惑地咬着老拇指沉思了几分钟,随后一脸严肃地看向幼宰。

“哥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幼宰抬眸,万里晴空倒映在他眼中,像极了纲吉的领域。

纲吉看着有些发愣,他被这样漂亮的眼睛惊艳了。

“怎么回事?”

幼宰捏了下纲吉的脸颊,暗想这个小傻子不会真得猜到了吧?

纲吉回过神,也顾不上被幼宰捏了的地方,他神气十足地说道:

“是世界坏掉啦!就像坏掉的电灯一样,一会儿闪一会儿亮那样!”

纲吉叉腰,扬着眉毛,一副快夸我的样子。

幼宰:“........”

我能把他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吗?

幼宰干脆揉搓着纲吉的脸,弄得纲吉眼泪汪汪,还不敢抱怨,只能用可怜兮兮的小动物表情看着幼宰。

幼宰冷血至极,对可怜小动物不为所动,继续揉捏。

不一会儿,纲吉的脸被捏得红彤彤的,像个快乐的小苹果。

“哥哥,你干嘛呀?”纲吉委屈极了。

“你太笨了。”

纲吉一脸茫然。

崽崽太笨,幼宰叹气。

“你会突然感应不到你说得那个世界,是因为我。”

“诶?”

幼宰拉手:“没有感觉了对吧?”

纲吉点头。

幼宰松手:“又有感觉了对吧?”

纲吉点头。

幼宰拉手。

.........

如此反复多次,纲吉才终于意识到的确是幼宰的原因,而不是自己世界坏掉了。

“哥哥,怎么会这样?”纲吉好奇问道。

“就像是你的那个世界是你的一种能力一样,我能阻断你和那个世界的联系也是我的能力。”

纲吉脑筋快速转动,花了几分钟理解了幼宰的话,雀跃的心情被低落所取代。

他头上似乎阴雨连绵。

“那我且不是永远不能带哥哥去看那个世界的风景了吗?”

好想让哥哥看看啊。

“可以让我看见哦。”

纲吉头上雨转晴,亮起了漂亮的彩虹。

“怎么做?”纲吉急忙问道。

幼宰没有率先回答,而是问道:“你能做到将那个世界一半投射出来吗?”

见纲吉没有理解,幼宰又道:“小纲你站在这里,你把你的世界显现在右边的位置,不要超过你的身体,能够做到吗?”

纲吉点点头,按照幼宰的话在心里想着,随即一个完整的领域占据了纲吉右边的位置。

虽然并不是显现了一半领域,但成果十分出众。

幼宰看着纲吉右边显现出来的领域,正如纲吉所言,特别漂亮。

光是这样看着都有种心灵被洗涤了的感觉,一瞬间,幼宰的气息软了下来,就像是被顺毛的猫,又像是放下了戒备而收敛尖刺的刺猬。

但是映照在他眼里的色彩却是灰色的,孤独的,空空荡荡。

他明明嘴角带笑,笑容却那般悲伤孤寂。

他与缤纷的此间格格不入,他是灰白的。

“这样漂亮的地方,永远无法踏足呢。”

他是无法触碰这样漂亮温暖的地方,会被玷污呢。

“才没有!”

纲吉抓住幼宰的手,抬头看着幼宰,清澈的眼睛清楚地映照出了幼宰。

“哥哥,看我的眼睛。”

幼宰遵从了纲吉的话,盯着纲吉的眼睛。

疑惑刚漫上心头,幼宰的眼睛就豁然睁大了。

纲吉似有所觉,他弯了弯眼:“我的世界,哥哥不仅踏足了,还留在哥哥眼睛里。”

幼宰笑了。

“嗯。它完整地留在了我眼里。”

他从纲吉眼里看到的,是倒映着与纲吉那个领域相同景色的蓝天白云。

这样的景色通过纲吉的眼睛倒映在了他的眼里。

很美呢。

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景色。

欣赏完美景,幼宰便拉着纲吉去村里探查信息。

花了一番功夫,幼宰也算是弄清楚了来龙去脉。

对于纲吉家人的决定,他也十分赞同。

留在这里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他们越早离开越好。

不想纲吉因为他而遇到危险,幼宰再与纲吉分别时便让纲吉今夜离开这里。

在纲吉不舍的目光下,幼宰再次强调自己一定会找到对方,这才成功让纲吉回去了。

纲吉一行人要带的东西并不多,就只有钱财和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餐具。

因此大家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便将东西收拾好了。

纲吉牵着压切长谷部的手,看着被关上门的宅子,心里空落落的。

如果可以,他真得不想要离开这里。

哪怕这里曾经让他万分恐惧,但此刻,这里对他而言只是与清光他们的家。

他曾经被迫离开了自己家,现如今又要因为一些不知道的原因离开自己家了。

是不是下一个家也会忽然离开呢?

“主人。”

压切长谷部抱住了纲吉,语调温柔而轻缓,“只要我们一起,无论在哪,都是我们的家。”

“长谷部说得对啊,主人。”烛台切光忠蹲下,与纲吉对视着,他眼里带着笑。

“有主人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是的!”加州清光摸了摸纲吉的脑袋,“对我而言,主人在哪,哪里就是我的家,哪怕是一个破草屋哦。”

“大将,我也是如此。”药研握住纲吉的手,将自己的温度传递了过去。

纲吉看着四人,大家含笑的眼睛中映照着他的模样,那是笑着的他,十分幸福的他,被大家的温柔包围的他。

纲吉重重点头:“嗯!”

和大家在哪,哪就是他们的家。

同样的,他也会和大家一起回到自己的家,回到妈妈身边。

是夜,纲吉一行人围坐在火堆旁。

柴火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熊熊火焰,给绕着它坐下的人带来温暖。

即便在冬天的野外,也不觉寒冷。

他们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沿途也见到了不少村庄,但他们并未遇到心仪合适的居住地。

纲吉靠着药研,眼睛直直地盯着锅里。

奶白色的汤汁带着切丁的蘑菇和鱼肉在锅里翻滚着,鲜香诱人的香味不断飘出来,惹得纲吉不断分泌口水。

付丧神瞧着纲吉这幅样子,皆宠溺地笑了笑,同时在心里提醒自己等到了下个城市,一定要多买点甜点给纲吉解馋当零食,反正现在的他们又不是刚到这个世界那时身无分文。

“主人,还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烛台切光忠温和地笑了笑。

即便这些日子一直在赶路,他也没有丝毫狼狈,依旧保持着华丽的姿态。

纲吉偷偷抹了把口水,连连点头。

大家见此,眼里的笑意变多了些许。

下一秒,四人脸色一变,立马站了起来,将纲吉藏在身后,手也自然而然的搭在刀柄上,目光锐利地看向左上侧的森林。

纲吉对于加州清光他们的反应自然是知道原因的,感官的灵敏也让他发现有人在那边。

“哟!被吓到了吗?”

一抹白从大树阴影部分的枝干上跳了下来,金灿灿的眸子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警惕与审查,但这些都被隐藏在了浅浅笑意之下。

若不是特别敏锐的人,恐怕并不能发现笑意之下潜藏的东西。

“哎呀呀,抱歉抱歉。”

来人嘴上说着抱歉,但在场的人并未听出抱歉的意思,当然也看不出来。

毕竟来人脸上带着笑意,然而这样的笑容并未让人感到亲切,反而有一种疏离淡漠。

“鹤丸殿。”

加州清光四人认出了眼前的人,惊讶在脸上浮现,但该有的警惕也没有松懈。

“哟!”

鹤丸国永朝加州清光四人挥了挥手,并没有因为加州清光四人身上的暗堕气息而流露出异样的神色。

“没想到还能在这个世界遇到付丧神,是个不错的惊吓呢。”

鹤丸国永分辨出加州清光四人无害,双手便垂在腿边,以此表明自己无意于他们发生争斗,也对他们没有恶意。

“我是流浪付丧神,前不久遭遇检非违使偶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目前在寻找着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

鹤丸国永的坦诚也是一种示好,加州清光四人当下也放下了握在刀柄上的手,心中的戒备也散了一些。

但为了纲吉的安全着想,他们也没有完全放下戒备。

鹤丸国永也发觉了这一点,只是有些疑惑他们的戒备来源于何。

实在是想不明白,只能当做是暗堕付丧神的一种本性了。

“如你所见,我们是暗堕付丧神,因为一些意外来到了这个世界。”压切长谷部说道,“鹤丸殿刚才你说在找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不知。”

“没有找到哦。”

鹤丸国永耸了下肩,心里也有点失落。

原本他见到加州清光四人也想着能不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可谁知他们也不知道。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他们还是流浪付丧神,重伤根本无法自行痊愈,而且没有审神者为他们提供灵力,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回本体了。

在战场的时候,好歹还能蹭一些灵力,在这里就完全不行了。

和鹤丸国永一样,得知鹤丸国永也没有找到离开这个世界的办法,加州清光四人也有些失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