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9章 尽早离开(1 / 2)

加入书签

迎着风雪归来的压切长谷部脸色有些不佳。

见同伴担忧地看过来,压切长谷部扫了眼四周,叹了口气:“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烛台切光忠和药研神色一变,忙问是怎么回事。

“村里的人从那两个孩子口中知道了鬼的存在,村长似乎有什么线索,他们已经去寻找可以斩杀鬼的组织了。”

“竟然真的有斩鬼组织吗?”

药研有些惊讶,他之前可是追查过这方面的事情,但线索极少,他也没有找到有关的信息。没想到信息的渠道如此之近,但现如今这个消息对他们而言并非是好事。

就算心中还是有着困惑的地方,但现在他们已经可以确定纲吉就是鬼了。

让纲吉与斩鬼组织相遇并非正确的事情。

在斩鬼组织到来前,他们必须尽快离开才行。

最好就是今夜连夜离开。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自然也明白这一点。

“我现在去将这件事告知主人。”

压切长谷部正离开却被烛台切光忠拉住了手。

烛台切光忠冲压切长谷部摇了摇头:“还是等主人用完餐之后再告诉他。”

即便这样说了,烛台切光忠还是有种感觉,纲吉不会同意他们连夜离开。

原因就在于纲吉口中的那个“哥哥”。

原本他们还以为纲吉的朋友是村里的人,但现在看来,大概不是了。

那个“哥哥”又是谁呢?

吃过晚饭,大家帮忙将碗筷收拾干净后,便一起围坐在矮桌旁。

纲吉见大家正襟危坐的样子,也跟着正了正身子,紧绷着小脸,故作严肃。

瞧见纲吉这个样子,压切长谷部四人之间严肃的氛围顿时消失了,四人笑着摇了摇头,随之放松了下来。

纲吉见状,悄悄地松了口气,小手躲在桌下揉着自己的双腿。

他的腿有点麻了。

“主人,我们需要尽快离开这里。”

压切长谷部酝酿片刻,将这件事告知了纲吉。

纲吉揉腿的动作一顿,惊讶地看向压切长谷部,分辨出压切长谷部是认真的后,纲吉抿了抿唇,垂下了头。

“什么时候离开呢?”

“最好今夜就离开。”

“不行!”

纲吉猛地抬起头,眼里盛满了眼泪。

“今晚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哥哥、哥哥答应我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所以、所以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是的,就算哥哥消失了这么久,他一定会回来,他答应了的。

若是现在离开了这里,可能真的永远也见不到哥哥了。

纲吉心里对现在离开这个决定是抗拒的,但他并不想让清光他们为难。

“可以多给我一些时间吗?”纲吉试探地问道。

他如此的小心翼翼,向他们发出了请求。

作为主人的刀剑,可不能辜负主人的期待呢。

压切长谷部揉了揉纲吉的脑袋,微笑:“我之前说过了,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完成。”

“迟一点离开也没关系。”

惊喜的光芒在纲吉眼中浮现,他星光闪闪地看着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像是为了给纲吉一个定心丸般,冲他郑重地点了下头。

得到准确回答后,纲吉笑了起来,他心里像灌了温热的蜜水般甜滋滋又暖呼呼的。

“谢谢你们。”

四人摇了摇头。

“请问有人吗?”

外面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付丧神们瞬间警惕了起来,他们快速拿到了自己的刀。

“我去开门。”

药研说道,将刀别到自己腰上,随即来到外面打开了院门。

站在门外的是珠世和愈史郎。

看到两人,药研眯了下眼,手搭在了刀柄上,警惕地盯着两人。

这是鬼。

药研第一时间就判别了出来。

“你好,我是村里的医生,珠世。”珠世说道,“这位是我的助手,愈史郎。”

“哼!”愈史郎冷哼一声别过脸,十分不喜药研对他们的警惕与敌意。

要不是珠世坚持要到这里来,他们早就离开了。

纲吉之前刚提过珠世,药研自然知道对方的存在,不过即便如此,在确认对方是鬼后,他也没有放松警惕。

“药研藤四郎。里面请。”

即便警惕着对方,该有的礼仪也不能落下,毕竟他们所代表的是纲吉的颜面。

珠世微点了下头,与愈史郎一起进了屋。

“啊,珠世医生。”

见到珠世,纲吉眼睛一亮,赶忙站起来跑到了珠世的面前,眼里有着些许依赖。

“对不起,上次说让清光他们给您医药费的,但是我忘记了。”

纲吉说着,不好意思地垂下头,耳朵红了一片。

珠世浅浅一笑,揉了揉纲吉的脑袋。

“我说了,不用给医药费了。”

纲吉享受地蹭了蹭珠世的手心,惹来愈史郎的怒视,愈史郎一把拉过纲吉,见珠世看过来,忙道:“珠世小姐,正事要紧。”

珠世点点头,看向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拔刀的压切长谷部四人,说道:“我并无恶意,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们。”

珠世说着看向纲吉。

付丧神秒懂,明白了珠世的意思。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