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9. 第9章 水活了眼睛就会活了(1 / 2)

加入书签

天气越发炎热了,幼宰也放假了。

这些日子,纲吉跟着幼宰,几乎把山下的村子和村子稍远点的地方都逛遍了。

虽然每次看到那些地方,幼宰的神色都相当奇怪,但纲吉一点都不在乎。

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其他的事情并不重要。

他们一直从早上待到傍晚才会分开。

至于午饭,则是纲吉拜托烛台切光忠制作了两份便当。

知道纲吉有了这样要好的朋友,付丧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放心了。

一开始他们也想着纲吉会不会与村里的孩子无法好好相处。

这日,纲吉一如既往来到了约定的地方。

即便现在很早,聒噪的蝉鸣已经开始嘶吼了。

纲吉盯着树干上的蝉,几乎能够看清楚蝉翼的每一次震动。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感官变得特别敏锐。

就像是此刻一般,他无需回头,也知道是幼宰来了。

他听到了从远处走过来的幼宰的脚步声,也嗅到了幼宰身上的味道,除了很好吃的那种味道外,还有另一种与此间有着差异的特殊的味道。

当然,现在的纲吉并不能理解这种复杂的东西,他只知道幼宰是不一样的。

“哥哥,我们今天要干什么?”

纲吉回头。

幼宰背着倾洒过来的阳光走来,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光晕,十分耀眼。

“下河抓鱼,去吗?”

幼宰挑了下眉,将手里提的纸袋递到了纲吉手上。

“这是什么?”

纲吉好奇地往纸袋里看,里面是用塑料盒子装的四块奶油蛋糕。

“哇——是蛋糕!”

纲吉亮晶晶地看向幼宰。

“谢谢哥哥!我很喜欢吃呢~”

“嗯。”

幼宰轻点了下头,向纲吉伸出了手。

纲吉自然而然的抓住了幼宰的手,跟在幼宰身边,与他一起朝着河边走去。

“我们今天不去逛村子周边了吗?”

“不用了,已经没关系了。”

纲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目光滑过幼宰的脸,眉头一撇。

“哥哥,你又受伤了吗?”

幼宰的左侧脸颊上有一道浅浅的伤口。

若说纲吉对幼宰有什么不满的地方,那就是幼宰经常受伤。每次见面的时候,对方身上总是带着伤。

纲吉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停了下来。

“哥哥,你先等等。”

纲吉熟练地从书包里拿了一管药研特制的药膏,抹了一点在食指上,又踮起脚尖替幼宰擦着药膏。

幼宰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

“呼~呼~”

这点微末的反应没有错过纲吉的眼睛,纲吉轻轻地吹了吹,又抱住幼宰的脑袋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对方。

“好啦,不痛啦。”

幼宰:“.......”

到底你是小孩子,还是我是小孩子?

纲吉可不管幼宰什么反应,将药膏放进了书包里。

这个书包也是幼宰送给他的,为了方便他装洋娃娃和兔子玩偶,还有两人的午饭。

当然,有些时候幼宰也会带午饭过来。

不过,在见到幼宰经常受伤后,书包里又多了一些绷带和药膏。

纲吉和幼宰去的河边,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盛夏时分,待在这样的河边倒是十分凉爽。

小河两旁树影婆娑,遮住了毒辣的阳光,两人也不至于被晒伤。

纲吉和幼宰蹲在那块大石头旁,清理着两人之间的鹅卵石。

一块块石头被两人扔到一旁,随后又挖了一个大坑。

弄好这些,幼宰便让纲吉站在一旁,自己清理了一条狭窄的通道,将河水引到了坑里。

不一会儿,坑里就蓄满了河水。

因为是新挖的坑,致使流进来的清澈河水变得浑浊。

纲吉看着这一切,惊奇不已。

“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坑里的水轻轻地晃动,即便浑浊,也与他家后院的那个池塘里的死水完全不一样。

“你不是看到了吗?”幼宰指了指引水通道,“把活水引进来就行了。”

幼宰话落挽起了裤脚,直到到了膝盖处才踏进了水里。

冰凉的水让他不由打了个冷颤。

纲吉站在一旁,盯着坑里的水愣愣出神。

有了活水,死水就会活过来吗?

清光他们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哥哥。”

幼宰甩了甩手上的水,侧头看向站在岸边的纲吉。

斑驳的光影在纲吉眼里明暗交错。

“庭院的池水是不是也可以变成活的呀?”

即便纲吉的表达有些模糊,幼宰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嗯。”

霎时,像是有一朵朵漂亮的小花在纲吉身边绽放,就连他的笑容也像极了小太阳。

这样的笑容有些晃眼,幼宰微微眯了眯眼。

“太好了呢,哥哥。”

池塘里的水活了,清光他们的眼睛一定也能够活!

幼宰也不知道纲吉突然在乐一些什么,他招了招手。

“快点下来。”

“嗯嗯。”

纲吉抬脚就打算往河里迈,幼宰赶忙拦住了他,他不解地看着幼宰。

两人距离有些近,幼宰再一次看到了对方眼里淡淡的金色纹路。

他回家有调查过那几个文字,是意大利语,意为蛤蜊。

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意义,这也让他十分困惑。

纲吉眼中的纹路绘制出来的图案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家族的标志或者徽章,但是他查了古今的资料,并未有与“vongola”有关的势力或者家族。

不过,这样调查结果也让他更为清晰的了解到另一个他已经确认的信息。

“你这样下水会把裤子打湿。”幼宰指了指纲吉的裤脚。

纲吉无措地站在原地,一脸茫然:“那怎么办呀,哥哥?”

幼宰叹了口气:“站着别动。”

他替纲吉挽起了裤脚。

“下来吧。”

幼宰向纲吉伸出了手。

“谢谢哥哥。”

纲吉的手搭在幼宰手心里,冲他甜甜一笑,像蜜糖似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