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32.邀名养望似一人(1 / 2)

加入书签

不用多说,忠右卫门当然是沉默无语的从滨松藩邸离开。因为什么也没向水野忠邦劝,水野忠邦自然也不可能废除那些乱命。

百姓们失望归失望,却也没有太过于苛责忠右卫门。就凭忠右卫门在滨松藩邸外面站了四个时辰的“坚毅”,那也足以收获江户百姓的感激了。

另外就是不出意外的,忠右卫门感染风寒了!

任是谁在那样的大雪天杵雪地里五六个小时,也会感冒啊。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肯定扛不住这样的罪。忠右卫门被天野八郎扛回家之后就躺到了,一连昏睡了小两日,这才完全转醒。幸好本班原本应该当值的町奉行远山景元辞职了,忠右卫门上面没有了顶头上司,只要和奉行所里报备一句,便能请长病假。

躺在被榻上,忠右卫门脑海里反复出现水野忠邦与自己对话的场景。明明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脑海中的印象却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纯粹。一幕一幕的,仿佛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我是不是太功利了?”

安静的和室中,忠右卫门一个人喃喃自语。和已经完全豁出去,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这个德川幕府,将身后之名也都置之度外的水野忠邦相比,忠右卫门办起事来,未免太过于功利。

现在因为待人接物尚且没有那么多,真正亲近的人就那么几个,所以还能有足够的精神和心思去保证自己的功利不被发现。可将来呢?将来认识的人多了,需要做的事情也多了,忠右卫门的功利总会被人看出来。

就和拜见水野忠邦这事一样,没的说,又在江户百姓的心中刷了一票大名声。可是水野忠邦明显看出来忠右卫门这是借着前来劝说的名义,给自己刷声望。但他却没有说明点透,反而和忠右卫门谈论起变法之事。

仅仅是因为忠右卫门的坦诚?还是因为忠右卫门的镇定?静思之后,忠右卫门有了一个可能不太确定的想法。

或许水野忠邦在忠右卫门的身上看到了二十年前自己的影子!

好学求知,宽容爱士,养望蓄名。四方的诸侯大名,以及幕府的谱代旗本,咸而称颂水野忠邦的贤名。偏偏当时又逢上天保大饥馑的灾荒年头,从贫寒的小民,到高高在上的将军,都希望有一个能力挽狂澜的救时宰相出现。好挽救摇摇欲坠的幕府统治,同时让百姓的生活不再那么痛苦,能够吃饱穿暖,过上太平日子。

如今的忠右卫门博取名望的样子,看在水野忠邦的眼中,甚至可能带着一丝可悲。曾经那样努力的深植名望,令天下倾心。大有滨松侯不出,奈天下何之感!

可事实却是这样的残酷,二十余年积累起来的名望,在短短的两年中,便被消耗殆尽。原本众星捧月一般,拥护在水野忠邦身边的人,现在因为利益受到的侵害,全部都站到了他的对立面。

那这二十多年的努力,又有什么用?

殊为可笑!

忠右卫门说水野忠邦“箭在弦上,人在虎背!”,那何尝不是自己将来有可能遇见的情况?今日培植的名声,在他日或许就会变成加倍的诋毁与诟骂。

别到头来争了个一场空!

“我确实做错了!”忠右卫门睁开眼睛,心中有所明悟。

“你错什么了?”忠右卫门说话声音虽小,但是打开了障门的助六,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