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88章 终章(1 / 2)

加入书签

这大夫一言落地,傅月明又惊又喜,连连追问道:“敢问大夫,这脉象可准么?定是喜脉?别是看错了,可叫人空欢喜一场。”说着,又赶忙笑道:“大夫别见怪,我年轻,没经过这些事。乍闻此讯,难免慌了手脚。”那大夫陪笑道:“夫人言重了,小医行医二十余载,尤擅千金科。看过的怀孕妇人也就不少,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何况夫人这脉象明显,小医决不至走眼看错,夫人便安心罢。”傅月明听过,满心欢喜,又问道:“然而我近来身子乏倦,又总不思饮食,这般下去,岂不于养胎不利?请问大夫,可能给看看?”那大夫捻须微笑道:“此乃妇人孕期常见之症,夫人无需忧虑。待小医开个方子上来,夫人照方吃上几剂,便可大安了。”傅月明听毕,谢过大夫,令小玉开箱子付了诊金谢仪,便使家人送了大夫出去。

打发了大夫,小玉转回来,望着傅月明满口笑道:“恭喜恭喜,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太太有了身子,老爷只怕要欢喜坏了呢。”傅月明心里也高兴,笑道:“我倒也没曾料到,算着成亲不过大半年的光景,哪里这样快就有了,当真是意想不到呢。”桃红接口道:“这才见得是福泽深厚,老天照拂呢。老爷太太都是宽仁慈厚之人,老天有眼,自然看得见。”言罢,家中两个管家并些有脸面的家人,听闻消息,都忙不迭的进来庆贺讨赏。傅月明听了底下人的恭维言语,心中十分舒畅,料想自己这样快就有了身孕,季家子嗣无忧,那纳妾延嗣的事儿自是不会有的了。便是连着自己家里,宗祧承继也无可忧虑。想及此处,她忽又转念道:昔日为着成亲起见,他对我许下那等承诺。然而,自打我随着他来了京城,这事儿便再不曾提过,倒不知他还认不认了?虽是夫妻之间不好疑心,但子嗣事宜非同小可。他们做官的人,又最重名声颜面,这过继改姓的事儿,可大可小,倒不知他心里究竟作何想法?

当下,她只在心中计较了一回,当着众人面前也不提起,只待晚间季秋阳回来。

到得上灯时分,季秋阳方才姗姗迟归。才踏进上房门槛,傅月明远远便闻见一股酒气。若在平常,这倒也罢了。然而她如今身怀有孕,闻得这股气味便觉冲了肺腑,登时胸中烦恶,腹中翻腾不已,转过头去便呕了几口清水出来。小玉连忙端了茶盏子与她漱口。季秋阳见状,只得又转身出去,往书房漱口更衣已毕,又嚼了两块香茶,方才过来。进门便向傅月明笑道:“你不想我去多吃酒,大可对我讲来,委实不比如此。往日你也很能吃几杯酒,怎么近日我但凡在外吃上两杯,回来你闻见就要吐?”傅月明便嗔道:“我是委实有些不大好过,夫妻之间,哪里就这等猜疑!”说毕,便令小玉倒了杯茶递与他。

季秋阳接过茶盏,吃了两口,便在傅月明身畔坐了。傅月明便低声将怀孕一事,细细告与,又抬头瞧着他的神情。季秋阳闻听此讯,自然欢喜无尽,只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又说道:“你怎么要俩月了才察觉?这两月里,我也不知,夜里行房没轻没重,不知可以损伤?”傅月明听他说话这等没顾忌,不禁面上一红,低声斥道:“丫头跟前,你也没个忌讳!这样的话,也好这般大喇喇的讲出来。”说着,又道:“听大夫的口气,并没什么不妥。我虽时常有些恶心困倦,他也说是世间常态,不当什么。给开了一贴安胎的药方,还不及打发人去抓药。”季秋阳满心欢喜,又说道:“你既怀了身孕,日常饮食须得仔细。虽是年下事多,也要留神身子,万事过得去就罢了,总是养胎为上。你知道我的脾气,世间俗礼是素来不放在心上的。”傅月明掩口一笑,说道:“我知道你不放在心上,然而只怕行错一步,便丢了你季老爷的脸面呢。”说毕,夫妇两个笑了一场。

傅月明趁空便道:“我这是头胎孩子,家里又没个长辈,独个儿在家心里害怕。你自今日起,外头的酒也少吃了,每日早早来家罢。”季秋阳却叹了口气,说道:“我正有桩事要告与你,听见你这桩喜讯,一时竟忘了。”一语未尽,便说道:“宫里的周太妃殁了,皇上秉性纯孝,虽只是个太妃,仍要举国哀悼,行国丧之礼。自明儿起,我便要到礼部演礼,还有一应诏书须得起草、昭告,只怕不得闲呢。”傅月明听说,便问道:“是哪个周太妃?这等要紧。”季秋阳道:“还能有哪个周太妃?就是周老尚书府上出身的那位。一向身子康健的,前几日偶染风寒,竟不幸没了。听萧大人说起,太后在宫里也郁郁寡欢,还时常念叨起她们昔日的姊妹情分。”原来萧澴如今已在刑部任职,做了刑部侍郎,季秋阳日常称呼便也改了口。

傅月明听了,便说道:“太后皇上待周家倒好。”季秋阳却不接话,只说道:“林家小姐进了宫,听闻同左贵妃来往极密,与她那个姐姐倒十分冷淡。如今周太妃薨逝,皇上又将她姊妹二人封了婕妤。她们两个,也算受了长辈的余荫遮蔽了。”傅月明听见这话,心里只觉的隐隐有些不对,因事不关己,也就不去管那许多。只是看他提起宫里事宜,便问道:“小玉那事儿,可有眉目了?”季秋阳点头道:“打听了,当年这案子发时,正巧皇后抱恙,是左贵妃领旨办结的。说是铁证如山,这宫里的事情,外头难知道个明白。听内里人口里的话,倒且是活络,似是别有隐情。”言罢,却见小玉正望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便向她笑道:“只管再等着罢,晚也迟不过明年了。”小玉闻言,无话可说,只好道:“老爷肯替婢子出头,婢子感戴不尽,哪敢催促?”

傅月明低头默默,思忖了半晌,才又低声问道:“周府昨儿又送了帖子来,请你年里过府一叙。近来林常安迫你的可狠么?”季秋阳道:“他们家如今行事说话越发露骨,近来周太妃薨逝,蒙圣上这等厚待,两个女儿都做了宠妃,是越发张狂起来。”说着,见傅月明脸色不好,又赶忙说道:“我只同他们敷衍着,外头的一应事由都有我呢。你只管安心静养,旁的不用去管。”傅月明料知这等事情,自己也难出力,便只颔首应下。

须臾,上房摆下饭来,夫妇二人入席。季秋阳在外头吃了几杯酒,饭却不曾吃过,便陪傅月明一道吃了。

一时饭毕,桃红收拾了下去,二人漱口已毕,仍旧在屋里坐着说话。

季秋阳又说道:“你怀了身孕,酒自然是不能吃了,茶也要少饮。”傅月明笑道:“我自当万般留神的。”说了些闲话,便似无意道:“这孩儿养下来,如是丫头也就罢了。若是个小子,可得好生起个名字。明儿上学堂进书房的,先生叫着也好听。”季秋阳听了这话,不由皱眉,沉声道:“月明,你这便是多心了。我答应了你的事情,便再无反悔的道理。你看我素日为人,可是那等出尔反尔,言出不行之辈么?”傅月明见被他戳破心事,不觉面上一红,支吾了半日,方才轻声道:“是我的不是,你且不要生气。我看自来了京城,诸事忙碌,怕你忘了。如今有了孩儿,我还要你一句话才肯安心。或者于你不算大事,然而于我娘家,却是事关香火的头等要事呢。”季秋阳便拉过她的手,喟叹道:“说来说去,总是我不好,没给你定心丸吃,才叫你这等多心。你只管放心养着罢,我自然言出必行的,总不至叫你傅家绝了后。”傅月明听了丈夫的话,一颗心这才放进肚里。夫妇两个又低低议了些事情,眼看将近人定时分,方才脱衣睡下不提。

自此,傅月明便在家中静心养胎。她往日便是个安静的性子,极少出门。如今有了身孕,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在家中静养。

转日便是年里,因着傅月明身怀有孕,家中凡事一应从简。三十一早,季秋阳在宅中正堂摆宴设鼎,将季家列祖的牌位请出,合家大小祭祀一回。至隔日,乃是初一,便不时有人送贴上门,邀季秋阳并夫人前往吃年茶赴酒会。更有那班往日里同季秋阳交好的同僚、友人,听闻其夫人有孕,纷纷送礼上门道贺。因而,季家夫妇虽想万事从简,却依然闹得不可开交。从初一至十五,通没一日消停。

好容易年已过完,眨眼便二月。开了春,运河开冻,道路通畅,傅月明徽州娘家年里便已收得女儿怀孕的消息,合家欢喜不尽,忙忙的打点了一车妇人孕中产后需用的物件送至京城,连着傅月明前回交代的账本,也随车送来。

傅月明收了东西,将账本翻看一回,见上一年果然有几注大宗的银钱来路不清,且已充入自家账上,心中忧虑不已,脸上不免就带了出来。小玉在旁瞧出,便说道:“太太也别太焦心,目下还是养胎为上。这些事儿,还是交予老爷罢。我看老爷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人,断然不会乱来的。”傅月明闻言,情知这等事情,自己一个深宅妇人插手不上,便点头笑道:“你说的不错,我也只是白焦躁罢了。”言毕,就罢了。

至晚间时分,季秋阳自翰林院回来,傅月明便将账簿交予他看。季秋阳亦是老于此道之人,岂有看不出其中玄机之理?当下,他看过账簿,颇有些喜形于色,向傅月明道:“既有此物,我同萧大人谋划之事,当可能成了!”傅月明听闻,便问道:“你们在谋划什么事?这林家借着我娘家的铺子行贪墨之事,日后事败岂不带累我娘家?你却还高兴!”季秋阳但笑不答,只说道:“你且安心,待此事完毕,往后便再没人能拿捏你我了。”说毕,便只同她嘘寒问暖,关切她身子情形。傅月明见他不肯说,也就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