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九十六章 修罗场!(下)(1 / 2)

加入书签

这一刻,沈星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在了冰天雪地里,难以形容的寒冷向她袭来,几欲要把她的身体冻僵。

她想要抬手,手掌却只能轻颤,想要踏前一步,却连身体都无法动弹。

她就站在距离苏言只有几米的地方,却犹如跟他隔着万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年脸上露出凄苦无比的神情,脸颊上缓缓滑落两行清泪。

“我只是一个替身......”

苏言再度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这些年来脑海里的所有疑惑,也终于是得到了解答。

为什么沈星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后,就直接包养下了他

他以为是自己相貌的原因。

又为什么沈星才刚刚包养他,就对他那样的温柔

他以为沈星就是这样的性格。

更为什么沈星突然让他学钢琴,穿以前很少穿的白色衣服

这个他始终未曾想明白,直到此刻,恍然开朗。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仅是一个替身而已。

沈星直接包养他,确实是看上了他的相貌,不过却不是因为颜值,而是他跟林清月神似的脸庞。

她那样温柔的对待他,也只是通过他,在看另外一个人,无尽温柔给予给的,都是另一个男人。

而让他学钢琴、穿白衣,更是想把他直接变成第二个林清月。

想到这里,苏言哭着哭着,突然轻轻笑了起来,但笑的模样比哭泣时更显悲伤。

见此,许冰内心之中的怜惜更甚,在犹豫片刻过后,还是鼓起勇气,把苏言轻轻拥入了自己怀里。

见到苏言没有抗拒自己,她悄然一喜,随即柔声安慰道:“小言,别哭了......”

又是如此刺眼的画面出现在沈星面前,她气血上涌、双目微红,连笼罩在心头的那股恐惧之意都无视掉了,死死咬着牙,话语已是森然。

“小言?叫的可真是亲热啊。”

“我叫他什么,与你何干?”

许冰见到少年哭泣,也是不再留情,冷冷回应道。

沈星被许冰狠狠怼了一下,眼皮猛地一跳,却根本不搭理她,只是目光移到了苏言身上,冷笑道:“这次你又是如何勾.引的别人?以你的勾.引技术,想必应该已经跟她上.过床了吧?怎么样,她坐的你爽吗?”

闻言,苏言的表情微微一滞,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能从沈星口中听到这种话来。

许冰更是脸色骤然大变,向沈星冷喝一声:“闭嘴!”

随即去看苏言的反应,发现少年只是神情震惊,没有头痛的迹象和对她露出愤恨的眼神,这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沈星身为沈氏集团的总裁,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呵斥过?

更何况,对方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她的情敌。

于是,沈星彻底忍无可忍,把矛头指向了许冰,怒道:“许冰,你真的要因为这样一个东西跟我翻脸吗?”

许冰没有正面回答她:“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他!”

这已是从侧面告诉了沈星答案。

“很好,想不到我沈星识人无数,也有交到你这么一个白眼狼朋友的时候!”沈星的脸庞都因为愤怒些许泛红起来,冷道。

“呵。”许冰嗤笑出声,道:“朋友?你我从头到尾就只有利益的关系。你给我资金,我给你提供新研制的、市面上从未有过的药物,仅此而已。”

沈星气极反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给你提供资金,更是直接把研究室收回来,看你还能研制出什么。”

闻此,许冰难得流露出了一丝笑意,就算只是冷笑。

“收吧,我还怕你不成?我之所以跟你合作,不过是为了研制出某种药物,治疗小纯的疾病罢了。不然,你以为我好好的神医不做,去研究室折腾干什么?而现在药物已经研制完成了,这研究室,自然也就不再需要了。”

“你......”

沈星脸皮抽搐,隐隐间真有被破防的迹象。

正在两人针锋相对之时,苏言总算有了动静。

他在许冰的怀里微微挣扎了几下,即便后者心有不愿,也只能赶紧松开了少年,免得他因此厌恶自己。

苏言离开了许冰的怀抱,而后转头跟林清月对视起来。

林清月知道少年是自己的阻碍,因此对视起来时自然不可能落了下风,那清冷、高洁的气质显露出来,竟是让苏言生出了一丝自惭形秽。

而后,他唇瓣微微动了几下,吐出了依旧有些颤抖的话语,不过却不是林清月预料之中充满敌意的质问。

“哥哥。”他轻轻叫了声,让得林清月的神情都错愕起来,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出国离开的?”

林清月缓缓回神,虽然惊讶于苏言对他的态度,但他还是不能因此心软,因为这关乎到他未来的命运。

于是,他在内心思索了一下苏言问出这个问题的目的,然后就以自然的语气,启唇道:“出国的话,是一年之前。回国的话,是最近几个月前。”

“谢谢。”苏言轻声道,眼泪滑落得更快了一些,内心总算是再无一丝侥幸。

他的视线移回到了沈星身上,话语是一如往常的轻柔,软糯糯的,问道:“沈星姐姐,那天我在你办公室的时候,那张热搜上的照片,其实就是拍的你和他,你去机场接的也是他,是吗?”

沈星看着苏言如此模样,只觉得他现在虽然没有歇斯底里,但却比那样的状态更可怕,就仿佛已经无限接近心灰意冷了一般。

而那最后一丝可能让他绝望的东西,便是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如果回答是的话,少年应该就彻底心死了......

原本在此之前,甚至就是几十秒之前,沈星对于这个结果,都是根本无所畏惧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要一句话就能如同预想之中的一般,让少年感受到绝望以后,却是迟疑、犹豫了下来。

那熟悉的恐惧再次席卷过来,沈星总算是不再无视,知晓了这种情绪出现的原因。

确实是因为苏言。

她在恐惧自己的回答会失去少年......

哪怕只有一丝而已,真的只有一丝。

但那也会让她感觉到不适。

因为她在之前就已经思考过了一次,她有着洁癖,不愿意别人用她用过的东西,所以她才会不想失去少年。

毕竟,就算少年只是一只狗,也在她身边摇尾乞怜了整整一年,消失了以后,总归是有些不习惯的。

是了,就是如此,她恐惧失去少年,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只是单纯的不习惯一个用惯了的东西突然不见了而已。

这是人之常情,无关其他任何情绪。

而且,少年这副模样,实在太可悲和可怜了些,身为包养他的金主,怎么也该稍微关心他一下才对。

要不干脆就否认了他的问题吧,给他留下一丝希冀和幻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