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764章 似乎跟原来也没什么不同(1 / 2)

加入书签

“喝哈——又酸又冲,这味儿伯雅你怎么忍得了的?还隔三岔五坚持喝?朕算是信了,你这人呐,为了修道养身,什么苦都能吃,怕死到你这种样子的,还真是少见。

这玩意儿真能有用?看你最近倒是筋肉结实了,好像又长高了一寸半寸?再下去你要跟翼德阿亮一样高了。算了,不管有没有疗效,这玩意儿朕受不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做人就是要及时行乐,朕还是喝酒吧。最近如愿当了丞相,有没有什么感想?”

这是李素担任丞相之后第三天,连续的迎来送往宴客结束之后,他总算能得个清净,然后就迎来了刘备串门。

刘备也是直到这一刻,才第一次亲口喝到李素府上罗马工匠生产的分离乳清蛋白,那味道实在是腥膻酸涩不敢恭维,让刘备这种喜欢口腹之欲的大呼受不了。

刘备其实是喜欢结交朋友的,也喜欢和老朋友喝大酒,但不喜欢人太多大家放不开。如果是跟铁哥们喝,他希望外人统统有多远闪多远,那些虚伪客套恭维的就别出现了。

所以特地等了两天,客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他才来串门。

关羽在南阳,赵云在吴郡,张飞在雁门,所以其他段数足够的哥们儿都不在,刘备也就跟李素私聊。

另外,作为皇帝,几天没跟李素私聊,也不光是为了叙旧或者说些不能为外人道的密谋,更是因为前方军务消息频繁,刘备刚刚听说袁谭已经在曹操的支持下,跟袁尚发生了武装冲突,所以要问问李素一点具体的对策,算是公私两便。

当然了,袁谭和袁尚打起来也还不过最近三四天的事儿,目前还看不出什么军事上的端倪,也不知道两方强弱、袁家各地方势力的向背态度。

雒阳和河内那边的边将最早得到情报,对于这种紧急军情当然是日行六百里往长安送,所以四天后刘备就已经知道了。

面对刘备对乳清蛋白的质疑,李素也只是赔笑:“臣身为文官,健身锻体时间不如武将多,只能是取巧养身了。陛下尚武,觉得难喝不喝便是了,也不需要这些。

多吃牛肉鸡肉鹿肉驴肉,还有鱼虾和干货海贝,少食猪羊,勤加锻体,效果也是一样的。另外,如今的牛乳还普遍有些酸。

等臣让家中经商的管事负责改良品种后,得到完全醇厚无异味的牛乳,再请陛下品鉴,也可壮骨。臣家中人口少,这些事儿都是托付给宓儿的家人的。

她们家这些年也不做别的营生了,就惯常经营饮食日用,虽不厚利,却也稳妥。赚钱少的营生,又复杂,想来抢的人便少,竞争便不激烈。而且到了这个份上,还差钱么。”

刘备听了,不禁莞尔:“都说先汉初年,张苍养身饮乳,贤弟你这是奢靡讲究远过于张苍,不过在饮乳上倒是收敛,还算仁善了,没有以人为畜之歪风——对了,别躲问题,还没回答当了丞相之后感想呢,可有所不同?”

刘备原先不怎么读历史书,对古人那些没有历史借鉴价值的小事儿,都一带而过了。因为他是听博士们这些知识二传手转述的,博士们知道刘备的癖好,也就跳过那些没干货的部分不讲。

但是最近大半年,刘备被蔡邕李素启发后,认识到造核问题的重要性,开始自律起来了,自己亲自读史读原文。所以也见识了更多有血有肉的古人,说话都开始引经据典了,虽然引的仍然是荤段子居多。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读了《红楼梦》的人,那些高雅的东西没记住,但是初试云雨情之类的小黄情节、或者诸如“豆蔻梢头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女儿乐,一根几脖往里戳”之类的薛蟠体联句记得贼清楚。

这不,刘备开口就是“张苍饮乳”的典故来嘲讽李素,当然这都是哥们儿之间说荤段子开玩笑,并无恶意。

西汉初年,王陵、陈平死后接任相位的张苍,就是活了一百多岁,晚年牙齿掉光了就喝奶维生。九十岁开始纯喝人乳喝到死。

而且坊间还传言张苍妻妾和通房侍女加起来一百多个,都是让女方怀孕之后就不再宠幸了,换一个再宠。

很多人因此怀着恶意揣测,都是认为张苍这是在自己制造人乳生产源。而且那时代喝人乳也不可能挤出来再喝,那就是直接趴在自己侍妾身上喝了。自己造出一个有乳的侍妾后就跟自己孩子抢奶喝,也是没谁了。

跟那么恶劣的先例相比,李素改良牛奶品种,已经算是非常仁德了。考虑到张苍之后几百年,不是没有达官贵人做过喝人奶养生的事儿,无非代价太大用得起的人极少。

李素这也算是为彻底革除一项“以人为畜”的野蛮蒙昧,做出了点贡献。毕竟非母婴关系喝人奶总归是奇葩的,养侍女喝奶就更奇葩了。

李素谈笑着回答刘备的问题,一边给刘备倒新的饮料:“实话实说,其实拜相之后,感觉没什么差别,人前反而愈发礼法拘谨了,不如原先轻松——陛下要是觉得臣辜负圣恩,斟酒赔个不是。”

刘备哈哈大笑:“这都是演给外人看的嘛,拜不拜相,该你做的事儿不一直让你做。朕还嫌拜了相耽误正事儿,都不好随便放贤弟出京了。

否则这时候,贤弟也该在雒阳主持大局,查漏补缺。不过还好,等春耕之后,长安这边习惯了新的班底,自然会放贤弟去雒阳,这边的事儿,还是公达元常他们日常料理。明年正式迁都过去之后,就没这个麻烦了。”

当丞相之后最大的一点不方便,就是刚拜相那阵子肯定要留在朝廷所在的正式首都,新官上任三把火,把治理体系扭转过来,梳理一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