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六十三章 一家人(1 / 2)

加入书签

“喂!喂!我真死了啊,有没有人呀”

衙门后方的大牢内,钟离楚楚垫着脚尖从小窗口张望,碧绿双眸在火光映衬下晶莹剔透,宛若两颗亮晶晶的绿宝石。只是这双漂亮的眸子里,此时只有慌张和担忧。

从宋英的话语中,钟离楚楚已经明白自己是诱饵,把她关起来,只是想把许不令引过来罢了。虽然不明白大玥朝廷为什么会对肃王世子动手,但钟离楚楚知道这绝不是小事儿,帝王将相之间的算计远比江湖狠辣,要么没事,有事就必然是赶尽杀绝的下场。若是因为她自作主张跑来幽州,忙没帮上,反而把许不令给害了

钟离楚楚越想越怕,脸色又白了几分。彼此相识以来,她便发现自己尽在给许不令惹事儿,在肃州害的许不令独创黑城被千军万马追杀,在洪山湖害的许不令孤身剿匪受伤,到了幽州还是如此。

虽然这些不是她的本意,但结果总是害的许不令为她犯险,说是把许不令当做朋友知己,可这哪里是朋友该有的样子,完全就是个恃宠而骄不省心的惹祸精!

钟离楚楚眼中满是自责,生怕许不令正在外面浴血厮杀,又或者已经被朝廷抓住了,可她被关在这铁牢房里,除了无助等待别无他法。

好在无助的等待没有持续太久时间。

很快,张薄言的副手便小跑过来,手里拿着钥匙打开锁链,在门外点头哈腰赔罪:

“姑娘,此事于张大人无关,您出去后可莫要乱说话,我们也不想抓姑娘你,但是有心无力,您的白骆驼都是张大人自掏腰包喂的长白山人参,可半点没亏待”

副手如此诚惶诚恐是有原因的,想巴结帝王公候,最简单的就是讨好掌权者宠爱的妻妾,一个枕头风下去事儿基本上就成了一半;反之也是同理,宰相肚里能撑船,宰相夫人可不一定。万一这姑娘出去就和肃王世子哭闹叫委屈,肃王世子为了安慰美人,指不定就随手抓两个人砍了。

钟离楚楚也分不清幽州官府和狼卫直接的区别,对她来说都是一伙儿的,见有当官的过来,她急忙趴在小窗口紧张询问:

“你们把许不令怎么样了?你们要是敢乱来”

“哎呦!姑奶奶,我们能把肃王世子怎么样,张大人脑袋都差点被摘了,您快出去吧,不然小王爷得发火杀人了,我们可没亏待您,千万要实话实说”

钟离楚楚见官吏态度这么卑微,心里稍微放松了些,牢门打开后,连忙回身抱着自己的小包裹跑了出来。

副官陪着笑脸,躬身走在前面带路:“姑娘你慢点,不然小王爷瞧见,还以为我们怎么亏待你了”

钟离楚楚也不好接话,快步穿过幽深走道,来到大狱的高墙外,骤然明亮的光线让人根本看不清东西。

钟离楚楚用手遮住眼睛,稍微适应光线,便瞧见许不令站在戒备森严的大狱外,一袭白衣如雪,手提单刀面色桀骜,我不好惹四个字几乎写在脸上。

“许公子!”

见到许不令,钟离楚楚担惊受怕的情绪全爆发了出来。顿住脚步,眼圈儿一红,各种情绪萦绕心头,模样就像是被放出少管所的问题少女,瞧见家长在外面等着,既想念又怕被责备,不太敢过去。

大狱外,许不令听见声响回过头,见钟离楚楚安然无恙,心里稍微放松了几分,抬手勾了勾:

“傻站着做什么?过来。”

“哦”

钟离楚楚眼里有点委屈,小跑到跟前,低声道:“许公子,对不起,我我又连累你了”

许不令扫了眼周边的狼卫和狱卒,并未多说,吹了声口哨唤过来追风马,翻身上马,伸出手来:

“上来。”

钟离楚楚稍微愣了下,知道这是让她共乘一马,可这里人多眼杂的

钟离楚楚终究没和许不令确认关系,稍微犹豫了下,回头看向后面的大狱:“许公子,我的骆驼”

许不令还得甩脱狼卫的跟踪,怎么可能带着匹跑得慢的骆驼。他附身一把抓在钟离楚楚的腰带上,把钟离楚楚直接给提到了怀里坐着,轻夹马腹往街道上走去:

“以后不准骑骆驼了,回肃州我给你找匹好马。”

“呀”

钟离楚楚身体一轻,继而便坐在了许不令的怀里,心里又惊又羞恼,本能的想要躲闪,可瞧见许不令盛气凌人的目光,也不敢反抗,只是紧绷着身子:“许公子,你骆驼跟了我好多年了”

许不令手持缰绳,双臂环着钟离楚楚,面色依旧桀骜不驯,不过嘴上轻声说了句:

“听话,别耽搁时间,得速速离开,不然就走不了了。骆驼以后过来取,官府会当祖宗供着的。”

钟离楚楚自是不明所以,不过瞧见许不令的眼神,她也不好再多说,低着头坐在许不令怀里,轻轻哦了一声。

踏踏踏

骏马穿过道路,官吏在旁边点头哈腰恭送,驻守大狱的官兵分立在两旁,虽然没人敢正视,但眼底明显都充满艳羡。男儿谁不想鲜衣怒马怀抱美人,可把当代唯一的八魁抱在怀里满街跑,世上能做到的估计也就不到一手之数,不少人都在心里感叹一句大丈夫当如是也。

钟离楚楚不是第一次和许不令亲密接触,上次在黑城外的沙漠里逃窜,被许不令抗在肩膀上飞奔,风吹起裙子屁股蛋都漏出来了。

但那时候是荒郊野外没外人,这次大庭广众之下坐在许不令怀里,脸上明显有些窘迫,绷直身子尽量不和许不令靠在一起。

许不令瞧见钟离楚楚脸色略显愧疚,轻轻摇头。他和玖玖成了夫妻,那玖玖的徒弟自然也是他徒弟,当下轻声安慰:

“楚楚,你不用自责,这次是我的原因,把你连累了。”

楚楚?

钟离楚楚听见这么亲昵的称呼,略显疑惑,不过也没有介意,摇头道:“是我没注意藏好行踪,被狼卫找到了,不然也不会被狼卫当做诱饵朝廷怎么会针对公子?”

“到了安全地方再说吧。”

“哦”

钟离楚楚见此也没有多问,想了想,微微回过头:

“许公子,谢谢了。”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

一家人?

钟离楚楚愣了愣,表情拘谨起来这这是指我和他是一家人?我们好像还没有那什么难不成藩王世子娶姑娘不用和对方商量?这也太霸道了些

钟离楚楚本想说些什么,可犹豫了下,还是抿了抿嘴唇,低着头没有说话

城东衙门外的街道上行人入织,周边乡镇的百姓簇拥在街头挑选着年货,偶有发现衙门里面动静的闲汉探头打量,也马上被外面的卫兵轰开了。

距离衙门半条街的一条巷子里,两个充当岗哨的狼卫被打晕了过去绑在一起,钟离玖玖和宁清夜穿着狼卫黑衣,趴在一起盯着周围的动静。

视如己出的乖徒儿被抓了,钟离玖玖心中自然担忧,不过瞧见许不令提着刀进衙门的嚣张模样,心里又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仰着脸颊眼巴巴望着。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