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二13章 番外二(黎玉姿)(1 / 2)

加入书签

番外二(黎玉姿)

(一)

黎玉姿赢了。(小说ggdown)

历时那么久,她终于赢了。

她将那几个畜/生送进了监狱,也算是报了仇。

她跪在墓碑前,絮絮叨叨地说着最近发生的事,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爸,妈……”

“……我想你们……”

一切尘埃落定,长久以来压/在她肩头的担子去了大半,她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以前,她连示弱都不敢,又怎么敢落泪?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束光传来。

黎玉姿下意识地望去,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姿姿!”

那束光越来越近,仿佛可以驱散一切。

黎玉姿看到了秋兰珊。

黎玉姿微微一愣。

她今日来这里,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秋兰珊带了一个颇厚的外套,盖在了黎玉姿的身上,然后认认真真道:“阿姨好,叔叔好。”

黎玉姿的眼泪又不顺控制地落了下来。

她抽了抽鼻子,沙哑道:“你怎么来了?”

“看看叔叔阿姨,”秋兰珊轻声道,然后握住黎玉姿的手,“再陪陪你。”

黎玉姿伸手捂住嘴,泪落得更凶。

今天,是那两个畜/生入狱的日子。

黎玉姿赢了,大获全胜,重新掌握黎家,为了感谢小伙伴的帮助和属下这么多年的鞠躬尽瘁,还弄了盛大的庆祝宴会。

黎玉姿觉得自己在宴会上没有露出任何异样,她像以前一样谈笑风生,任谁都知道她正是得意时,秋兰珊怎么发现她不对的?

黎玉姿靠在秋兰珊的肩头,心里慢慢生出几分暖意。

她轻轻道:“爸,妈,你们还记得她吗?她叫秋兰珊,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朋友。”

“今天她陪我来看你们了。”

“我很好,之后会更好。”

“你们放心吧。”

“我很想你们。”

“我知道,你们也在想我。”

黎玉姿眨了眨眼睛,泪珠被她从眼睛里眨了下来,缓缓落下。

这么多年的压抑与紧张终于在今天落幕,那些紧迫的日子终于过去,强烈的压力一朝消失,她竟然还有些不适应。

她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报警身边的秋兰珊,许诺一般说道:“……我会过得好的。”

“像你们期待的那样。”

“你们……”黎玉姿顿了顿,“……也要好啊。”

她终将与过去彻底挥别。

前半生为报仇而活,现在尘埃落定,没了目标,说不茫然,那是假的。

但是幸好,她不是一个人。

下了山,黎玉姿看到开车等在车下的谢斐然,她眨了眨眼睛,挤出那些泪水和酸涩,抱着秋兰珊的手低低道:“……兰兰,我今天想要跟你睡。”

“好。”秋兰珊毫不犹豫道。

前面开车的谢斐然:“????”

他做错了什么??

(二)

黎玉姿今天真的跟秋兰珊一起睡了,谢斐然留在了旁边的客房。

看着谢斐然那张不大爽的脸,黎玉姿突然觉得心里舒爽了几分。

果然,不高兴的时候抢抢兰兰气气谢斐然,心里就会开心一些。

但是黎玉姿到底是累了,在彻底将那两个人/渣弄进监狱之前,她通宵了好多日子,所以一躺在床上,她就困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安安稳稳睡到天亮,可惜啊,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的那一切都太真实了,她挣扎着尖叫着,但都没有用。

看到那个和她一样的人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她就知道,那个人太累了,终究没有熬过去。

秋兰珊艰难地将黎玉姿推醒,黎玉姿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秋兰珊。

“做噩梦了吗?”秋兰珊有些担忧地问道。

黎玉姿慢慢回过神来,她看着面前一脸担心的秋兰珊,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一切是梦。

她用力地将秋兰珊抱在怀里,将头靠在秋兰珊肩膀上,心脏跳得贼快,手心都是密布的汗珠。

在梦里,她没有秋兰珊。

宴会上没有秋兰珊给她换礼服,所以她被羞辱被嘲笑,那种耻辱感让现在的黎玉姿都心口发凉,那些人的动作吸引了一些男人,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些眼神。

在梦里,是谢斐然给她了一件外套,她一眼就看出谢斐然和她是一样的人,满目仇恨只能苦苦压抑,不在沉默中发疯就在沉默中变/态。

他们都选择了后者。

但是那只是个开始。

没有秋兰珊庇护她,黎羽裳自然攒足了劲对付她,弄得全班都来排斥她孤立她,她又不会转班,受尽了欺辱和嘲笑。

什么试卷资料被毁、书桌里面有死老鼠、突然有人把垃圾桶扣到她书桌上都是小意思,何玉静带人堵了她好几次,她父母的忌日那天还是将她堵在了厕所里,这一次,就没有秋兰珊来救她了。

她挣扎着反抗,还划伤了人,只换来那些人更凶狠的反扑。

她们堵了她一天一夜,不仅让她错过了父母的忌日,她还尿裤子了,谁能憋得住一天一夜?

她们嬉笑着嘲笑她侮辱她,黎玉姿永远记得那种绝望的崩溃。

梦里的她,甚至想要自杀。

梦里的她受了太多的痛苦和折辱,隐忍了那么多年终于赶走了她的叔叔婶婶,但是时间太久了,好多证据都没有了,她到底也没能将那两个人渣送进监/狱。

梦里的她吃不好睡不着,人生都靠药物活着,只有看黎羽裳崩溃的样子才有些快乐,但是能快乐多久呢?

最后,她还是自杀了。

那不是死亡,那是解脱。

那个梦真实的可怕,黎玉姿好一会儿都没有从那个梦境中走出来,只能紧紧地抱着秋兰珊,秋兰珊也理解黎玉姿的状态,温柔地安抚着她。

“幸好……”黎玉姿眨了眨眼睛,喃喃道,“……我有你。”

比起梦境的她,她真的太幸运了。

幸好她有秋兰珊。

她没有经历过那些痛苦折辱和麻木。

她对这个世界,还有希望和爱。

鬼使神差的,秋兰珊听懂了。

她温柔地抚摸着黎玉姿的发丝,含笑道:“我也很幸运啊。”

“有姿姿在,我真的很幸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