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50章 总是一场空(大结局)(1 / 2)

加入书签

苏曈和张美艳等女坠落的地方,不是在诸侯的战场上,而是在离边境不是很遥远的一个村庄外。

也许这是比较好的一个选择,因为他们五人没一个状态是好的。

小仙女跟黑牙先知大战,受伤不轻,又被封印法力和神力,纯粹的肉体力量不比这片白垩大陆的普通人大多少。

最重要的是,她肉身恢复速度比原先慢了不知道多少倍。

苏曈呢,伤在神魂上,最惨,一丝神力都动用不了。

张美艳和赤影刚被救过来,状态也不比苏曈好多少。

不过说到最虚弱,所剩战力最低的,要数玲了。

她本来就还没恢复好,就跟黑牙先知女子战斗,雪上加霜,状态最差。

从天上掉下来,苏曈几人不被摔死,就已经是很幸运的一件事。

“小馨,你又不听话到处跑,快回来。”苏曈等人还没和坑边上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说话,一个老太婆在村口呼唤,步履蹒跚跑来。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大陆战争到白热化阶段时,会有天兵天将出现。

小馨所在的村庄,就没人知道、想到苏曈等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其实,这个村庄已经没多少人了。

战争就要蔓延到这里,精壮男子不是参军去,就是已经带着妻儿父母撤离此地。

这里是隶属楚侯的领郡,而前方战线上不断传来坏消息,楚侯军队节节败退,已经被敌方占领边境附近不少城镇。

“你们是?”老太婆白发苍苍,蹒跚着跑到小女孩身边,抱住她后,慌慌张张看着苏曈等人。

苏曈像是个纨绔子弟,病恹恹的样子,也很狼狈,身上不仅有尘土,还有血迹。

赤影等女也差不多,不过看姿色一个个都是惊艳天下的女子。

几人一看都是贵族出身,而平民在贵族面前天生自卑,有种不安。

可为了保护孙女,老太婆壮起胆。

若在平时,她根本不敢跟贵族说话。

“还好是宇宙通用语,这我就放心了。”苏曈舒口气,出天坑之前他还担心这里的人说方言,他们听不懂。

神力被禁锢,相当于神魂跟外界联系很脆弱,想学另一种语言都很吃力。

张美艳最具亲和力,开口和老太婆交流,才知道这个小村庄的一些情况。

只是老太婆所知有限,苏曈他们了解到的不多。

“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无法加入军队挣积分,还是先找个地方休养吧。希望这个楚侯可以多坚持几年,不然楚郡被吞没,我们任务失败,只能被困死在这个地方。”苏曈说道,情况不太乐观,楚军战力较低,战争都蔓延到楚郡三百里了。

而苏曈等人恢复起来,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不行。

这个小村庄,剩下的人这几天都在忙碌着,准备撤离,向楚郡内陆逃难去。

苏曈、赤影、玲和小仙女很默契,不去问张美艳什么,并叮嘱她不要轻易再去推演。

这点困难都渡不过去,将来还怎么面对更大的困难。

“放心,我有分寸。”张美艳眼睛睿智,举手投足间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质。

“这个变态的任务,神力和法力几乎完全被禁锢,积分攒不够,虚之道悟不出,就别想离开这里。更重要是的,加入的那方势力战败,只能永远留在白垩大陆。”苏曈气愤,他已经悟出虚之道,且达到大虚,但因为现在神魂有伤,神力调用不了一丝,无法施展。

还好玲和赤影也悟出虚之道,且休养几天后,勉强能施展出来。

小仙女和张美艳还未悟出虚之道,这几天天天背着一柄锈气斑斑的大剑。

白垩大陆的灵气并不浓郁,比起天骄战场,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比起旧时代的地球,却好很多很多。

要是在天骄战场,就算神力不能调用,任由浓郁的天地能量滋润身体,苏曈他们恢复起来根本不会这么慢。

如今保守估计,也要半年。

跟小馨他们村庄的人长途跋涉七天,苏曈他们发现,很多村庄也都在撤离。

队伍越来越壮大,青壮年越来越多。

张美艳她们一个个貌若天仙,招来不少麻烦。

整天有一群心怀鬼胎的男人献殷勤。

从这些人口中,苏曈他们倒对白垩大陆了解了不少。

如今,白垩大陆有大大小小诸侯上百个,战争已经持续几万年。

这几万年,从一个王朝分裂成为几百个诸侯,到现在,不断地战争,只剩下一百零七个。

诸王想一统。

未一统前,战争便不会停止。

诸侯只剩下一百多个,战争更加残酷更加激烈。

“这个,是我抽空去山里采摘回来熬炖的,对身子好。”一个憨厚的青年端着一碗骨头汤,香味扑鼻,来到玲面前,低着头,不敢看玲。

玲等四女都很虚弱,一路上,这些质朴的男人,在玲等女面前很自卑,但又控制不住,用各种方法表示爱意。

玲虽然穿上了宽松的大衣,可之前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还是最受欢迎,更令人遐思。

“听公子说您有身孕,要多注意保暖,这是我打猎从猎物身上剖下的兽皮,很保暖,您收下吧。”一个害羞的青年来到苏曈他们的休息地,给赤影扔下一件兽皮衣,转身就跑。

赤影捡起这件兽皮衣,笑得很开心。

这时,大地震颤,远方古路尽头出现一股飞扬的尘土。

军队骑兵!

兵马厚重的马蹄踩踏地面,大地轰隆,群山晃动,树林飒飒作响。

苏曈等人和逃难的村民正在路边休憩,听到这动静,连忙站起来,望向天边。

那方向,是楚郡都城方向,所以大家并未惊慌。

都城又派兵赶往前线了,众人都很激动。

最近前线传回来的消息太让百姓失望和不安了,全是战败的消息。

楚王再次增兵边境,让民众很振奋。

同时他们也得知,楚城已经在整个王国发出通告,号召民间高手入伍,并根据实力许予军衔官职。

每一个诸侯的军队中,高手都很多,但民间隐居的高手也不少。

马儿奔,尘土飞扬,古道颤颤巍巍,远远地,众人就能感觉到一股肃杀之气。

那是铁军的精神,战争年代,军队有一只灵魂,只要进入军队,每个人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信念。

正是这股信念凝聚,形成军魂。

军魂像是有生命,高高在上,连平时骄横跋涉的贵族碰到军队都要折腰,退避三舍。

苏曈热血油然沸腾,感觉有了力量,不禁惊叹,白垩大陆有一个大机遇。

那就是锤炼神魂和肉体。

光是看到军队的影子,他一个虚弱的“病人”就浑身有了力量,几乎要回到巅峰状态一般。

在封印与被封印间徘徊,这种状态对肉身和神魂的帮助很大。

尤其是对肉身的帮助,苏曈能隐隐感受到,基因在缓慢蜕变。

倘若完成任务回归主战场,苏曈相信,肉体肯定会再上一层楼。

“你们感觉到了吗?”苏曈微微激动道。

赤影等女点头,天骄战场果然是在筛选更加优秀的天才,把那么多战士扔进这里,不是为了虐杀,而是在筛选精英。

“这里的条件更适合修炼虚之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实之道,不是实之道才是王道吗?”苏曈疑惑,不明白天骄战场的那个超神存在打的什么主意,要这样挑选精英。

不多时,楚军铁骑从古道上飞驰而过,战马非常高大,皆裹着黝黑的重甲。

不仅马有战甲,骑兵也是一身重甲,马侧或挂着马刀,或悬着长枪,总之,都是比较长的兵器。

“停!”

骑兵路过一半,忽然停下来。

喊停的正是一位年轻的大将,他是这支骑兵的最高将领。

年轻大将高坐战马上,头戴紫金冠,面部露出,非常年轻和帅气。

他目光盯着路边小地上的张美艳等女。

这三个美人,太漂亮了。

楚叶见过无数美女,但还从来没看到张美艳她们这等气质的美女。

气质很独特,穿着村姑服饰,并未让她们失色,反而增添一种另样的感觉。

“国难当头,匹夫有责,我等为国捐躯,尔等也应尽一份力。”楚叶严肃道,不苟言笑,目光依然迷恋地盯着张美艳等女。

几百村民愕然,尤其是那些青壮男子,非常恐慌,担心被抓上前线。

到时候,即便他们战力不够,也会充当后勤。

后勤人员有时最悲催,因为倘若前方军队战败,残兵可撤退奔逃。

可后勤人员就完了,敌军追上来,抢夺物资后,不会带着累赘。

也就是说,他们会把敌方的后勤人员全部杀掉。

看到村民的反应,楚叶微微一笑,道:“我等皆为武者,自给自足,无需后勤,尔等大可放心。”

村民们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楚叶继续说道:“本将军一人在外,需要几个女侍,并不过分。献上这三位美人,持我玉佩,尔等可到本将军领地安居乐业。”

说着,楚叶扔出一块玉佩,“砰”的一声,半个巴掌大的蓝色玉佩掉落在地。

蓝色玉牌,像是铁块,很重。

“不可。”

“不可以。”

苏曈等几人还没反应,两个村民站出来,一脸焦急。

“嗯?”楚叶眉毛一竖。

站出来的这两个村民,为青壮年,都曾给玲和赤影送过东西。

淳朴的民风,让他们心中虽然对玲和赤影产生幻想,但认清事实,并未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单纯地想对玲她们好,保护她们。

“将军请放过她们,她们都是有家室的良家妇人,不能上前线。”憨厚青年受不住楚叶身上的气势,扑通跪倒在地,替赤影她们求情。

“请将军大发慈悲,我愿意追随将军上前线,为国捐躯。”脸色有些红的青年也跪伏在地。

“请将军收回军令!”

“请将军收回军令!”

……

七八个青年也纷纷跪着走出人群。

苏曈心中一凛,这个骑兵将军,好大的气场。

很多村民都忍不住下跪,受不住那股气场,或者说是杀气。

“他的虚之道达到大虚了。”玲小声对苏曈说道。

苏曈神力完全被禁锢,感受不到虚之道,而玲勉强可以,她看到了楚叶周身的虚之道环绕。

玲、赤影和张美艳对这些不图回报,跪求将军收回成命的青年很感激。

苏曈本来一直很不高兴,吃醋,但现在这个样子,他没法再对那些“贪图”赤影她们美色的青年生起怒气。

楚叶无动于衷,战争时期,军人临时征召百姓的东西,在军规内。

甚至偶尔“征召”一些女人,也不会违反军规。

“阻拦军队行动,格杀勿论。”楚叶一旁,一个护卫喝道。

求情的那几个青年浑身一震,有些绝望,但仍然长跪不起。

在他们看来,张美艳等女就是神女,只应天上有,不能让她们受委屈,违背她们的意愿去做事。

“你们,愿不愿意?”楚叶开口,看着张美艳等三女。

张美艳,赤影,玲,一个个气质不凡。

张美艳睿智,有阳光的味道。

赤影妖媚如水,看一眼让人毕生难忘。

玲野性中带着一丝柔和美,明眸皓齿,眼神深邃迷人。

“我愿意!”

苏曈举手。

“哐当~~~”

楚叶旁边的右护卫,手上的兵器掉在地上。

右护卫满脸通红,慌慌张张捡起兵器,很担心将军发怒。

同时,他心中暗恨苏曈,有病啊。

将军问的是那三女奇女子,又没问你,自作多情,害我在将军面前失态。

楚叶眼神一寒,苏曈这个家伙,不是白痴,就是故意找茬。

“你是何人?”楚叶的左护卫冷声道,代替楚叶问话。

这支军队,纪律还是比较严明的,也少有兵痞,不像那些低等的步兵。

低等步兵,由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的青壮年组成。

这些兵,反倒有很多痞子。

而这支几千骑兵,都是武者,算得上是高手。

单看首领能悟出虚之道,且达到大成,就能看出这一点。

“我啊?”苏曈摸了摸脑袋,一一指着赤影、张美艳和玲,不好意思地说道:“她,她,她,都是我内人,我是她们的拙夫。”

苏曈话语一出,几千骑兵差点瞪掉一地眼珠子。

这是真的吗?

这个少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又这么稚嫩,破过处没有啊,就说是这三个绝世美人的老公。

赤影成熟抚媚,一颦一笑颠倒众生。

玲野性十足,引无数男人心头升起强烈的征服欲望。

张美艳少女银发,睿智中带着明媚,青春飞扬,气质非常独特和神秘。

这三个奇女子,都是这个小家伙的女人?

楚叶目光冷冽,赤影她们有主了?

“谎报军情,是要株连九族的,你可知道?”左护卫眼神犀利道,将楚叶要征召女侍提升到军事级别。

军队征召女人,一般不会强制,但强制也不算违规。

只是强迫有主的,站不住脚,舆论压力比较大,严重者会被军规处置。

可强迫无主的,就比较容易了。

大不了以后收了,就什么舆论都没有了。

“军情?”苏曈一愣,怎么就上升到这高度了,他可不知道白垩大陆有这个说法。

左护卫觉得苏曈是白痴无疑了,这个都不知道。

这时,赤影开口:“回将军,他是我们的拙夫没错呀,我算过了,我跟他行房过的次数有一百八十六次,每次持续半小时到一个小时,他每次抽动的次数我没仔细数过,但估计最少也得有十几万次吧。你还要不要问他的尺寸?我可以说得出来,对不对等下我可以量给你们看……”

一群人冷汗直下。

玲摸着脸颊,感觉好烫。

这个赤影,太口无遮拦了。

张美艳纵使晋升神先知,聪慧睿智,也有些羞涩,她还没跟苏曈亲热过呢。

小仙女瞪着大眼睛,盯着苏曈那地方,似乎很好奇。

“小孩子别乱看。”苏曈拧开小仙女的脑袋。

楚叶眼神寒光闪烁,起了杀意。

堂堂一个将军,楚国王子,为国上战场,抢几个女子算得了什么。

左右护卫很了解楚叶,策马而出。

黑马踏入路边空地上,居高临下,它们都有近两米高,高大威猛,日行万里不在话下,铁蹄踩地,蹬蹬响。

这架势,明摆着要抢人了。

那七八个原本还跪着的青年,出乎苏曈的意料,拦在两匹黑马面前。

“不能……”

八个青年脸红脖子粗,因为强者的威压,让他们说话都很困难,但雄性的荷尔蒙素让他们爆发难以想象的力量,硬是站起来,横档在两位高手面前。

“挑衅军队威压,当斩!”

左右护卫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他们的气息已经锁定这几个普通人,却还能让他们行动自如。

一般人在他们面前,哪还能站起来。

看那些其他村民,一个个跪在地上,满头大汗,别说站起来,抬头都不能也不敢。

“杀!”

左右护卫大喝,快刀斩乱麻,想要立威,马刀挑起,寒光摄人。

“噗~”“噗~”“噗~”……

在苏曈等人还没反应过来,两把三米多长的马刀分别划过半空,带起一道道血光。

在村民凄厉的哭喊声中,八具尸体砰砰倒地,身体全部被斩成两半,惨不忍睹,一些小孩直接吓得哇哇大哭,有的甚至晕倒,眼前的景象太残忍了。

苏曈怒从心头起,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这些人,真该死。

怒气从脚底板直奔头顶,苏曈脑袋剧痛,眉心溢血。

“苏曈!”

“苏!”

赤影、玲和张美艳虽然也愤怒,正想出手,但看到苏曈这样,都慌了。

苏曈摇摇欲坠,要不是赤影扶着,都有可能已经摔倒。

“如此胆小,就算是她们的丈夫,你配吗?”左护卫嗤笑,以为苏曈被这血腥场面吓坏了,不住地摇头叹息。

右护卫也在一旁冷笑,胆小如鼠,弱不禁风,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是那三个奇女子的男人。

楚叶冷眼旁观,像他这样的人,看惯了别人的生死,神色淡然。

“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左护卫冷声道,他是真正的武者,悟出虚之道,为小虚高手,能感觉到赤影和玲不凡,并非普通人。

“你们上前线,为的不就是保护这些老百姓吗,为何要对他们下手?”玲美眸尽是怒火,脚尖一勾,地上的一杆锈气斑斑的铁枪落在手中。

“错,世上哪有这般美事。为了他们,他们却一无所报?我们为的是大楚王朝,开疆辟土,成就楚王万古王者。”右护卫言辞铿锵,激昂感概。

苏曈稍微清醒了些,暗自咒骂,怎么就掉到这楚国来了,要为这个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准则的国家作战。

“杀了他们两个!”苏曈怒道,他现在没战力,但相信赤影和玲要杀这两个人,没什么问题。

“正合我意。”

“好!”

赤影和玲手持兵器走出。

这两把兵器是白垩大陆制造,她们的法宝兵器因为神力不够,没法从空间储物法宝中取出来。

张美艳和小仙女扶着苏曈退后。

“你们……反了吗?敢对军队出手,诛九族。”左护卫厉声喝道。

“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赤影叹道,终于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玲点头,这个大陆,很像古时的华夏历史。

原来,万千世界,历史的走向都是相似的。

“将军。”左右护卫看向楚叶,询问意思。

楚叶惋惜地看了赤影和玲一眼,而后眼神冷酷道:“反抗者,杀无赦。”

既然得不到,何必留着给别人。

玲和赤影心寒,女人需要的是懂得怜香惜玉,懂得心疼自己的男人。

楚叶这样的男人,让她们很反感。

刚刚还想捉她们回去当侍女,转眼就对手下下令,杀无赦。

两女对楚叶也起了杀心,奈何觉得自己现在很虚弱,对付大虚高手,即便联手,全力以赴,也做不到。

何况,这几千骑兵也不是摆设的,能放任她们围攻自己的首领?

“一人一个。”

玲和赤影对视一眼,对付小虚的强者,她们并不惧怕。

顿时。

长枪如长虹贯日,喷薄黑色光芒,那是枪道,如龙似虎,吼叫声隐隐传出,像是真实的一样。

玲出手了。

她的目标是右护卫,一出手就全力以赴,虚弱如她和赤影,战斗持久力肯定比左右护卫差很多。

赤影也出手,目标是左护卫,一条长鞭虽然是木质,但有虚之道,使得它比兵器杀伤力还要大数倍。

鞭影漫天,像是画了一幅画,画中有山影,树影,还有村庄的轮廓。

虚影世界镇压,这是赤影悟出的虚之道,结合秘术施展出来的。

这在以前,她几乎用不到。

因为杀伤力不大,可在白垩大陆,神力和法力被禁锢,且白垩大陆的整体战力并不高,这套秘术威力算是很大了。

左护卫心中凛然,马刀撩起。

这个赤影,气势如虹,像是从沙场上下来的,且身经百战,不是一般人。

同时,他心中疑惑,这样的奇女子,怎么会经历那么多场战斗。

“给我下来。”赤影的鞭影笼罩左护卫,仿佛一片模糊的世界罩下来。

左护卫浑身寒毛竖起,被鞭影笼罩后,他感觉危机四伏。

“雕虫小技,看我如何破开。”左护卫不愧是虚之道修炼者,浸淫多年,很快看出破解之法,马刀旋转,刺向虚影世界中心。

赤影微微一笑。

左护卫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感觉到不妙,上当了吗?

刚有预感,左护卫便觉得手上的马刀一紧。

而后,虚影世界散尽,青色的长鞭正缠住马刀。

“锵!”

长鞭和马刀缠绕处,飞溅一串串火花,左护卫手上的马刀传来一股巨力,他不由自主被拽下战马。

刀在人在,让左护卫放手,不可能。

被赤影拽下战马,便是在情理之中。

放手的话,马刀失去,左护卫战力锐减,更不可能是赤影的对手。

玲那边,长枪出手,攻击的目标说是右护卫,也不是。

因为她的长枪刺向的是右护卫的战马。

铛!

长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黑色战马,金星直冒。

战马踉踉跄跄,几乎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这时,玲乘胜追击,健步如飞。

右护卫刚想稳住战马,看到玲过来,不得已,跃下战马。

战马不安稳,在上面跟玲战斗,战马只会是累赘。

几千骑兵惊骇,一个回合,将军的两个左右护卫就或主动,或被迫下马,这两个看似普通的女子,令人刮目相看。

人马合一,战力要高很多。

因为战马不仅能冲刺,还可以配合主人出蹄。

像左右护卫这样的战马,一蹄能踏崩一座小山。

左右护卫落下风,可骑兵们并未出手,只是附近的一些人从马侧上捞起武器,随时支援。

楚叶眼神放光,他是觉得赤影和玲有些战力,但没料到还挺强大的,有些出乎意料。

玲的攻击很具有狂暴性,如暴风骤雨。

赤影的攻击就温柔多了,更多的是诡异和技巧,但该猛烈时绝不手软。

左右护卫一时有些难以招架,右护卫还好,马刀本就擅长抨击和暴力,对上玲,针尖对麦芒。

左护卫就很狼狈了,赤影的长鞭太诡异,马刀的一往无前每每打在空处,这种感觉让人想吐血。

赤影和玲也心惊,小看白垩大陆的高手了。

还以为她们纵横宇宙,在这块小小的大陆上,就算无法使用神力和法力,也是所向披靡的存在。

没想全力以赴,居然一时拿不下这两个护卫。

苏曈眉头微皱,也有些吃惊,转而这才想起,楚叶说过,他是楚王的王子。

王子身边的护卫,怎么会弱?

按华夏古代王朝来说,楚叶的左右护卫,算是大内高手,战力在整个王朝内,是属于顶尖的那一类。

“应该不是……”楚叶放光的眼神,很快恢复平静,他得到过楚王叮嘱,古来每次战火纷飞,到后期,会有天兵天将降临。

起初楚叶怀疑,赤影和玲是天兵天将,可看起来又不像,天兵天将天生就能抗衡小虚强者。

而赤影和玲一阵狂风暴雨后,有力竭的迹象。

左右护卫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上百个回合后,现在稳定下来,逐渐能和赤影她们抗衡。

苏曈暗叹,左右护卫有战甲,不然之前被赤影和玲击中,早就挂彩。

一旦挂彩,战力是会下降的。

“玲妈妈,进击。”忽地,小仙女娇声喊道。

顿时,右护卫一个趔趄。

同时,小仙女捂着脑袋蹲下,面露痛苦之色,她强行神魂攻击,脑袋要爆炸了一般。

“杀!”

玲杀意蒸腾,一个箭步,长枪直捣右护卫咽喉。

右护卫大惊,刚才突然头晕目眩,太诡异了。

还没站好,如毒蛇一般的长枪便袭来。

就在众人以为玲会将右护卫一枪钉死之时,一道黑芒袭来。

玲心头一跳,继续攻击,可能性命不保,不进攻,她又不甘心。

这个骑兵,可是个刽子手,刚杀了几个手无寸铁的村民。

“杀!”玲右手一撒,长枪飞出,手掌拍在枪杆底座。

同时,她左手探出,抓向黑芒。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