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8章 谈判(新书发布了,欢迎支持!)(1 / 2)

加入书签

濑户内海。书迷楼 在日本本州、四国和九州之间,在日本开国之有后,有着“日本地中海”之称,也是日本的天然的鱼仓,是日本列岛最富足的海湾。濑户内海东西长约440公里,易于航行。海岸线曲折,数百岛屿分布其间,其中以淡路岛为最大,濑户内海经丰后水道和纪伊水道与菲律宾海及太平洋相勾通,西经关门海峡与东海相连。

清晨,临濑户内海的大坂港,一艘三百多吨的轮船,静静的泊于大坂港,此时这艘“丹佐丸”经过几十名工人的重新刷漆之后,被漆成白色的轮船已经焕然一新,而在轮船两侧还漆有醒目的绿色大十字。

尽管这艘轮船属于日本轮船公司,但是此时,这轮船上的船员、船长却都是日本海军官兵,凌晨时分,在乘客上船后,在大坂依处于夜幕中的时候,轮船便喷吐着烟雾朝着淡路岛方向驶去。

“丹佐丸”静静的没有多少波浪的濑户内海上航行着,此里站在船边的小村寿太郎神情却显得有些终生,当他在知道自己被天皇“亲自挑选”出来负责在德岛举行的中日谈判之后,他的第一次反应是自己应该拒绝,但是紧接着,他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拒绝,这是天皇陛下的钦点。

“在这种严重局势下我不能只考虑个人的幸福,”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在离开东京的时候,他对首相桂太郎说道。

“看来我对国家还是有那么一点用的,除去欣然接受这个使命之外,恐怕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而面对的小村寿太郎的回应,桂太郎则告诉他,中国政府要求日本迅速派出一名能代表日本政府的外交官前往德岛举行谈判。

“目前,我们没有办法同中国人打交道,任何耽搁都会引起中国方面的怀疑,使我们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如果你不接受这个使命的话,你就会给天皇造成极大的焦虑。”

而看着桂首相,小村寿太郎却暗自思量:领导一个战败国的担子将是繁重而麻烦的,不过,他同样也知道,一旦日本前途定下来,无论是他或是桂太郎,也就都可以辞职。

“我们一起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吧”

桂太郎的那番言语只让小村寿太郎在心下一叹,他知道这番使命是什么,这意味着他们这一界曾领导着日本赢得对露战争的“胜利内阁”,将去承担起对华作战失败的罪名,同样也需要……

“把命令递给他们吧”

在轮船离开码头两个小时后,一直沉默不语的小村寿太郎对自己的随员说道。为了防止谈判事宜外泄,这艘轮船是以向淡路岛运送物资的名义出发的,而真正的目的地却是处于中**队占领下的四国岛上的德岛县,两国将在德岛举行谈判。

“目的地:德岛港”

横田佐男看着由海军部签发的命令,只是看一眼外务省的官员,然后便面无表情的向大副下达的着命令,轮船改变了目的地。

德岛港,那里处于中**队的占领之下,在下达命令之后,横田佐男想到船上的那十几名陌生的乘客。

“日本帝国啊”

心底发出一声长叹,横田佐男选择了闭上双目,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

“丹佐丸”静静的与海面上航行着,此时这艘船上已经没有了警戒的了望水兵,甚至整艘船上,都没有一件武器,那怕是一只步枪。

轮船航行至下午,一艘喷吐着黑烟的千吨驱逐舰出现“丹佐丸”上日本人的视线中,但在片刻的惊恐之后,横田佐男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驱逐舰,过去的一段时间,中国驱逐舰多次闯进漱户内海,攻击日本商船,甚至渔船。

“发出暗号”

横山佐男冲着大副下达命令,接着他缓声吐出三个字。

“白村江”

在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父亲是一名历史教师的横山佐男的眉头微微一皱。

或许对于其它人来说,不知道白村江是什么,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白村江代表着什么,那是一场战争,那是日本和中国的第一次战争,那场战争改变了东亚的历史。

对于中国来说,或许那场战争只是千百年来很常见的一场战争,但是对日本而言,有着无法磨灭的积极意义,那场战事虽然以日本败北而宣告结束,但却令日本也从中认识到了自己与当时的唐朝所存在着的巨大差距,使其收敛了自身的傲气与野心,以谦卑的姿态全方位地向灿烂光辉的中华文明学习。

而经此一战,唐朝不仅给了日本以深刻的教训,也愈加巩固了在东亚文化圈的宗主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场战争没有输家。

“没有输家的战争”

“我们是中国的守卫者跟我们来”

望着那艘的发出信号的中国驱逐舰,想着之前的信号,小村寿太郎整个人陷入沉默之中,在中国人提出这个信号之后,他曾特意询问过历史专家,从历史专家那里,他得到了一个回答。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是发生在中日两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正面对决同时,那场战争也拉开了日本向中国学习的序幕,在很大程度上,白江口之战对日本的意义,远甚于黑船来袭与中国那个自古以“天朝上国”自居的大国不同,自省与危机意识,仿佛一直伴随着日本民族。白村江海战,于日本而言,不单单是一场失败的战争,同时还是一场反思的战争,毕竟胜败仅在一时,但背后实力的较量却是无比漫长的。战争失利的日本人看清了这一点,于是,他们放下一时的成败,转而向内壮大自我。”

历史专家的回答,让小村寿太郎整整思考了数天,他所考虑的是,为什么中国政府会提出这个信号。

“这绝不是什么羞辱”

小村寿太郎再一次在心里对自己如此说道,而这个看法在内阁中也达成了共识,在所有人看来,中国政府提出这一信号的用意,绝不会是为了羞辱日本,而带有很深的含意。

“中国人善于用暗示来表明自己的一些态度,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必须要读懂他们的暗示。”

“这是中国人在向我们传送,希望日本回归东亚正源的暗示”

最终,内阁认为中国人借机表明了他们的态度,无非是希望日本重新回到亚洲,当然是做中国的“小dd”。

“如果是真的话,也许……”

隐隐的,小村寿太郎的内心对此充满了期待,如果中国人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或许……谈判会非常顺利。

“……在贵国南方大起义之后,当时尚在贵国满……东北同露西亚作战的日本官兵中,很多人都激动万分,当他们喊出“中华帝国”这个称号的时候,那些士兵无不是流泪高呼着,每一个人都在高呼着“中华帝国万岁”,这皆是肺腑之言。”

看着眼前的梁敦彦,在谈判开始后,小村寿太郎先给他说起了一个小故事,或许是为了佐证,他又特意拿出几份旧报纸,这些报纸是他从图书馆找来的。

而梁敦彦看了一眼后,便沉默下来,他知道小村寿太郎说的是事实,在南京光复之后,有很多日本人自发的来到南京,他们或是在政府中出任顾问,或是帮助政府培训公务员,或是进入大学中帮助教学。

即便是中日满洲冲突之后,仍然有很多日本人依然为中国政府服务,在他们看来,中日满洲冲突就是“兄弟两的撕斗”,很快就会和好如初,甚至直到现在,在南京仍然有在华日人鼓吹着中日和平、共御欧人。

“日本的士兵为什么会喊出这样的话语?”

望着梁敦彦,小村寿太郎打起了恭维和亲近牌。

“因为在他们的那个心里头一直觉得,中国和日本其实是命运有一种一体的感觉,因为中日两国同文同种,千年之友谊岂是一日能除?如果这个有色人种,只有一个日本的话,那么肯定是会被西方列强吞并、消灭掉的,如果中国也和日本一样都崛起了,那么日本就有一个依靠,反之,对于贵国来说,也是如此”

瞧着梁敦彦等人陷入沉默,甚至有几人极不自然的和微微垂首,见目的已经达成的小村寿太郎又继续说道。

“对于很多日本人来说,我们一直相信这一点,日本经过维新,变得强大了,我们当然也希望中国的正统得已匡复,中国变得强大起来,所以我们愿意帮助你们,然后让你们跟我们一样强大……”

见梁敦彦试图反驳自己,小村寿太郎连忙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