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后记(1 / 2)

加入书签

后记

浙江省新昌县,天姥山。

正值深秋季节,两辆武装越野车却顺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驶入了深山。

一转眼,时间就已经进入了六十年代,中日战争结束已经将近十多年了,国家领导人的换届也终于完成了,毛主席已经正式退居二线,除了在军内保留了一个军委副主席的荣誉职衔外,已经辞去了党政军的一切职务。

当中国的战后重建进入第三个五年计划时,邓公正式接掌权柄。

政治局扩大会议刚刚落幕,邓公就搭乘专机直飞衢州军用机场,然后乘车长驱数百里直奔新昌县境内的天姥山而来。

天姥山中的盘山公路虽然蜿蜒曲折,路况却很好。

望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邓公感慨地对他的秘书说道:“这天姥山还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哪,比北京的西山可是秀美多了,忠恕可真是会享受生活啊,坐拥数美不说,还挑了这么个风水宝地颐养天年,真是让人羡煞、妒煞。”

坐在前排副驾驶席的秘书却不敢随便接腕,邓公跟岳老总是多年的老战友,而且还比岳老总年长几岁,自然可以托大直呼其字,还可以调侃几句,可他这个小小的秘书却是绝对不敢造次的,试问,谁不知道岳老总是华夏族不世出的战神啊?

若非要找个比较的话,岳维汉如今在炎黄子孙心目中的地位,大概跟铁木真在蒙古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差不多的。

两辆武装越野车在深山老林里绕了半天,最后停在了一片广场上。

很难想象,在深山老林里居然拥有这样一片足有上百亩大小的广场,当然,这里跟***广场比起来,那就只是沧海一栗了。

在广场西端,孤伶伶地耸立着一栋大别墅。

说是别墅,其实已经像是一座大型城堡了。

别墅的四周以围墙隔开,围墙的四周以及大门外都设有岗哨,有荷枪实弹的战士负责把守,别野的主人似乎是知道今天有客人要来,所以早早的就吩咐过门卫了,不等两辆武装越野车停下叫门,紧闭的电动门就在警灯的闪烁中向着两侧缩了进去。

两辆武装越野车一前一后,鱼贯着开进了围墙内,进了围墙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外面瞧着别墅的院子不大,其实不然,穿过两排浓荫蔽日的法国梧桐,迎面就是一个颇具规模的跑马场,跑马场是顺着山势而建的,地势高低起伏,倒是别有风情,两名盛装女骑士正在马场上纵骑飞奔,隔着老远便能听到银铃般的笑声。

邓公的秘书只是远远地瞧着,便感到心底没来由地一阵燥热。

没别的,因为那两个女骑士实在太性感了,那紧绷绷的制服还有马裤,将两具魔鬼般妖治的娇躯勾勒得淋漓尽致,尤其是左边那个金发女子,更是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魅惑,不需要多想,秘书就知道这必定是岳老总多位情人中的两位了。

岳老总至今未娶,却有为数不少的情人,这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人们在谈起岳老总的感情生活时,也很少有人冠之以“玩弄女性”“生活腐朽”之类的批评,而只是津津乐道于岳老总无可抵挡的魅力,甚至连一向最痛恨男人讨小老婆的彭老总也公开表示,岳老总不在他的批判之列。

关于岳老总的情人数量,坊间一直未有定论。

不过,有五个是可以确定的,譬如从第四野战军通讯处退役的女将军柳忻,譬如美国摩根财团的法定继承人海伦小姐,譬如山东女土匪出身的玉狐小姐,譬如女军医李梦小姐,又譬如日藉女军医千叶花子小姐,这五个却是跟岳老总一直生活在一起的。

其余的,就不好界定了,她们跟岳老总也许只是春风一度,也许只是逢场作戏,也许真的保持着情人也未可知,不过,这些风闻中的情人都没有跟岳老总生活在一起,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是路透社金牌记者艾薇尔小姐。

反对者说艾薇尔小姐跟岳老总政见不同,而且,由于英国和中国关系始终不佳,因此两人根本不可能是情人,甚至还有人振振有辞地声称,他曾经看到艾薇尔小姐和岳老总因为新加坡以及马六甲海峡的控股权而激烈争吵。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