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执掌龙宫>> 【第910章】 尸河潜流
    分享到:

    【第910章】 尸河潜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content>

        黑鳍淙等人作为狱卒,相比囚犯来说要自由的多,知道的消息也相对要多。但是,因为陆铮出昆仑山之后,风头太盛,黑鳍争流不得不执行高压政策,严禁鲛人离开北冰洋,以免受到外界消息的冲击,动摇军心。

        不过有些事情终究难以挽回。当初陆铮坠入昆仑山中,敖擎和烛九宸认为大局已定,掌控世界只是迟早的事情。

        于是,敖擎下令,调遣一部分鲛人工匠求图到雾岛内陆,利用丰富的火山资源,再造熔炉,打造神兵,并指使六天大魔以北欧英灵殿的名义,大肆发展信徒,整军备战,以清剿陆铮的残余势力。

        尔后敖擎和烛九宸放心的遁入冰川深处,音讯全无。

        当时为了执行敖擎的命令,熔炉建造正在关键时刻,惊闻昆仑剧变,神龙腾空。黑鳍争流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撤销了多个地火熔炉的建造。

        但他又恐惧陆铮的反扑,手中想要多些底牌,最终采用了幕僚的折中之策,蛊惑了一批痴迷神灵力量的异教徒,建立了以北欧神话尘世巨蟒为主神的巨蟒神教,聚敛钱财,控制政客商人,在仅存的一座即将完工的火山熔炉周围建造了相当规模的人类建筑物,以掩盖熔炉的真相。

        对内则持续弹压,任何胆敢走露风声者,皆处以极刑。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持续的高压统治,残酷的血腥手段,激起了嫡系黑鳍鲛人的反抗意志,人心浮动,流言四起。

        更多的杀戮,激起了更多的不满。在前段时间,还发生了黑鳍狱卒结伴逃亡的事情,虽然最终没有成功,全都被当众斩杀,以儆效尤。

        但也因此,更多的黑鳍狱卒寒心,陷入恐慌之中。在他们的眼中,黑鳍争流不再是那个信誓旦旦,引领他们迈向崛起的明君,而是一个疯狂酷厉,丧心病狂的暴君。

        华阳子听完黑鳍泰的讲述,冷笑一声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黑鳍争流,不过一无道无德之匪首尔,安敢称王?”

        陆铮笑道:“自作孽不可活,就算我不收拾他,老天爷也会收拾他的。黑鳍泰,黑鳍满,黑鳍淙。”

        “小的在!”

        三只黑鳍鲛人恭恭敬敬的匍匐在陆铮脚下,此时此刻的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内心里充满了感激。

        “你们三人当初受叛王蛊惑,做下不少罪孽。若是诚心悔过,有没有胆量做朕的讨逆先锋?”

        三人微微一愣,面面相觑。华阳子须发皆张,怒喝道:“难道尔等还心怀贰念?不肯诚心效忠?”

        华阳子在鲛人族群中积威甚重,别说他们三个,就是他们三个的父辈祖辈,见了神殿司阍也得恭恭敬敬的叫一声龙龟爷爷。

        “小的万万不甘。”三人吓的浑身一哆嗦,磕头如捣蒜。

        “哼,那便是胆小怯懦之鼠辈,不堪大用。”

        黑鳍泰连忙抬起头来,连声道:“陛下,龙龟爷爷。并非小的胆怯,实是因为心忧同胞的安危。那黑鳍争流近日疯狂至极,就连我们黑鳍族中的族长长者,都被他软禁起来。小的还听说,此次将鲛人囚徒一并押往黑石要塞,便是想以父母亲族为要挟,逼迫各族青壮,组建敢死军,用以坚守要塞。”

        “我们三人罪孽深重,死不足惜,可我们的那些同胞,个个都是各族俊杰。若是陛下发天兵强攻,自可横扫千军,直捣黄龙。可无辜惨死的势必的却都是我们的骨肉至亲啊,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正中黑鳍争流下怀?”

        黑鳍争流明白他根本不是陆铮的对手,所以才想出这么个绝户计,把所有的鲛人都绑在他这个战船上,要死一起死。

        陆铮的心中明白的很,摇摇头道:“放心吧,朕不会让你们再沾染亲人的鲜血。你们只需……”

        简略的交待了一遍他们即将肩负的任务,华阳子捻须微笑,点头道:“借尸还魂,瞒天过海,陛下好谋略。”

        黑鳍泰和黑鳍淙三人,叩首道:“小的明白!”

        “华阳子,那地火熔炉之事,便交给你和妙月亲自去办。其他人都不太稳妥,黄帆可为你提供一切所需。”

        “陛下放心,只需一声令下。咱们里应外合,打他个措手不及。”

        ……

        冰冷的海底中,海藻飞舞,光线晦暗。一支蜿蜒的队伍,沿着曲折的淤泥沟壑缓缓前行。队伍拉的很长,一只只鳞片颜色各异的女性鲛人,手脚捆缚着沉重的锁链,表情麻木的游动。

        队伍两侧,则是数十只形态怪异的鲛人畸形,手持钢鞭、长戟、长枪,腰间系着锁链,不少体力不支的鲛人,都被硬生生的拽着拖行。

        这是最后一批押往黑石要塞的鲛人囚徒了,自从黑石囚牢传出《故乡之歌》,一时间狱卒人心浮动,仅仅靠着杀戮,完全弹压不住了。

        黑鳍争流心中明白,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敖擎和烛九宸保不住他。六天大魔更是桀骜不逊,行踪诡秘,不足为谋。

        他只能依靠自己,将手中所有的防卫力量集中在黑市要塞——他的行宫所在。鲛人囚徒按照老弱青壮分开,老弱全部关紧监牢,烛九宸的腐毒堆积在牢中的每个地方,有亲信狱卒日夜不停的守卫。

        而那些拥有战力的青壮鲛人,则被胁迫着组建了一只敢死队,名为敢战军,各营由督战队钳制,用意险恶,就是想将他们当做炮灰。

        只要陆铮敢来强攻,他就会以妇孺的性命作为砝码,强迫他们作战。哪怕是全部战死,他也会引发腐毒,将老弱妇孺一并陪葬。

        这样一来,就算陆铮摧毁了黑石要塞,得到的也是一片毫无价值的废墟。

        作为一名弑君的叛王,他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只能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沉闷的队伍在黑暗中前行,气氛沉闷而压抑。负责这次押运的,就是黑石囚牢的典狱长,凶名昭著的黑鳍百川,黑鳍争流的亲侄子,也是他的心腹之一。

        黑鳍百川身着一身玄色铠甲,头带将盔,手中各拎着一柄黑幽幽的翻江杵,走在队伍的中间,前后左右拱卫着足足七八十名鲛人畸形组成的护卫队。

        这些身材魁梧的畸形护卫,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这种通过某种人类技术改造而来的诡异生物,连他都觉得恶心,它们丑陋不堪,形同傀儡,完全不值得依靠。

        想起昔日他曾经信任的五百黑鳍亲卫,心中生出浓浓的悔意。为了弹压黑石囚牢的骚乱,他悍然下令,斩杀了将近六十多名黑鳍亲卫,其中多是因言获罪。而他怕影响忠诚,巧言矫饰为调往其他岗哨。

        但是,谎言遮盖不了真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亲卫中开始传言,曾经亲如手足的袍泽都被他秘密下令处死,抛尸荒野了。

        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再加上铁一般的事实。被欺骗的愤怒,对袍泽的哀伤,转化为激烈的不满散播开来。

        从他最亲信的两名鲛人都尉私下讨论《故乡之歌》的真实性时,黑鳍百川就明白了一件事。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此时此刻,只有身边这些战力强劲,头脑简单的畸形怪物,能给他恐惧的内心,带来些许的安全感了。

        “报!”

        队伍前面匆匆游来一个背着令旗的黑鳍士兵,叩倒在黑鳍百川的面前,神色显得极为惊惶。

        黑鳍百川浑身一个激灵,涌起一阵不安,左顾右盼了一下,见并无什么异样,才强自镇定,呵斥道:“慌什么?有屁快放!”

        “大统领,前方来了一股潜流,流势极为猛烈。队伍被冲散了不少。”

        黑鳍百川冷笑一声,海洋深处常有乱流、激流、湍流和洋流,对于鲛人来说,都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曲曲潜流,也用向我禀报?若是耽误了行程,你的脑袋就不用留着了。”

        那黑鳍小卒咽了口唾沫,吃吃道:“要只是激流,小的哪敢叨扰大统领。只是这激流中……裹挟了,裹挟了……”

        “婆婆妈妈,到底裹挟了什么?”黑鳍百川厉声问道。

        黑鳍小卒表情复杂,垂下头,刚要说话。就听见沉闷的鲛人队伍中,传来一声声的惊呼:

        “那是阿彩,那是阿彩。”

        “玲儿,玲儿。”

        “呜呜呜,我的儿啊!你的死的好惨啊。”

        “你们会不得好死的!畜生们!”

        “这么小的孩子啊,你们是怎么下得去的手?”

        凄厉的哀嚎接连不断的响起来,整个队伍登时骚乱起来,黑鳍百川骇然注目,一把拨开黑鳍小卒,摆动尾巴急速的游了过去。

        只看了一眼,一股寒气直冲头顶。

        汹涌的海底潜流,裹挟着沙石、海草,一具具触目惊心的鲛人尸体,足有近百具之多,除此之外,还有鲸鲨游鱼的腐尸充斥其中,组成化作一道滚滚尸河,从斜前方飘飘荡荡的冲入队伍之中。

        就连那些维持秩序的黑鳍亲卫,看得都一阵头皮发麻,继而也传出声声惊呼。

        “可成!他不是调走了吗?”

        “还有平烈。”

        “阿康!阿严!”

        翻滚的尸流中,一具具黑鳍狱卒的尸体夹杂其中,都是黑鳍百川,曾经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们高升调任的手足袍泽。

        真相就这样突兀的摆在眼前,一时之间,黑鳍亲卫也都呆住了,心中翻江倒海,难以置信。

        这黑暗血腥的一幕,那一声声凄厉的咒骂声讨,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垮了他们仅剩的忠诚。

        黑鳍百川浑身冰凉,如坠冰窖。那一具具尸体,就是对他的血泪控诉。他的耳边,仿佛传来了那些鲛人临死前的哀嚎。

        他无暇去思索洋流是如何将这些尸体裹挟在一起,又是如何与队伍冲撞的。这在洋流众多的海域中,并不是没有可能。

        他的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趁着队伍还没有暴动之前,赶快离开这里!</content>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执掌龙宫》章节( 【第910章】 尸河潜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执掌龙宫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