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致命亲爱的>> 第170章 170 你爱我吗
    分享到:

    第170章 170 你爱我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她知道她和陆东深之间是有问题的,恋爱中的问题,其他情侣间能遇上的问题他们都能遇上。

        这跟有钱没钱没有关系。

        只因为人在局中,有些事情旁人看得清楚,局中人看不透而已。她是被男人迁就惯了的女人,他是被女人迁就惯了的男人,牵扯过往又会影响现在,再加上两人都不是恋爱高手,都对处理感情问题的方式方法上陌生得很,所以,就造成了现如今这种看破不说破、缠绵

        又疏离的状态,就像是北京的天空,明知道穿透雾霾就是晴天,但如何除霾就是个问题。

        蒋璃觉得,感情问题远比要她破解一个气味秘方更困难和费神。

        也许陆东深也会这么认为,处理一段感情,远比做成一单生意更难。

        于是,两人都宁可避着问题视而不见,就怕窗户纸一旦捅破,情感架不住现实,两人之间的所有美好都付之东流。

        这几天蒋璃都住在气味实验室里,在给h品牌的香水配方做最后定型,这款香水关乎大中华区的销售业绩,而且,当初商川签下天际代言人合同的具象产品就是这款香水。陈瑜对蒋璃的态度明显冷淡,几次提交报告的时候都不见人,直接将电子版发到她邮箱里,大有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蒋璃其实一直在等,等陈瑜主动出现时问问她那天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事,结果,

        这次陈瑜竟比她还能沉得住气。

        入夜后,实验室这边就格外清净。鲜有人烟的郊区,宛若一处避世之地,庭前院后偶尔还有蛐蛐声,有一处玻璃房,仰头就能瞧见满天星斗,这在北京实属不易。那一年她对谭耀明说,我特别喜欢陶渊明的那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谭耀明就给她在沧陵辟出了一处清雅之地,但也不及这里足够清隐。

        客厅有一整面墙都做成了屏幕,看个电影什么的绝对媲美影院里的巨幕。蒋璃切换了电视,换台的时候就瞧见了一则经济新闻,一年一度的酒店业界“奥斯卡”奖项中,中国地区的天际酒店形同一匹黑马从全球奢侈酒店中杀出重围,获得福布斯旅游指南的极高评级,其中酒店、

        米其林三星中餐厅、法餐厅均获最高评定。

        陆东深作为天际酒店的最高负责人参加了此次的颁奖盛典,同天他飞往美国,接受业界最瞩目的全球最佳酒店金榜的评选典礼,天际同样作为新秀成为此次典礼最受瞩目的对象。而今晚,天际集团又召开记者见面会,在公布天际酒店新开设香港店的同时,也宣布天际酒店与陆门全球旗下奢侈酒店同步,为vip客户推出私人飞行项目体验,天际酒店私人专属飞机飞行体验及环境均由天际酒店设计师全程设计。在睡眠环境上,天际则与席梦思继续合作,推出定制化床垫,每间房的隔音和噪音的处理上更是经由声学专家精密检测,房间的温度、灯光设计等等都将会满足不同宾客的需求

        。

        与此同时,陆东深重点强调了酒店空间的气味管理上,声明已特聘全球顶级气味构建师夏昼作为空间气味设计,天际将会是全球最具人性化睡眠、遵循睡眠科学的奢侈酒店。

        镜头前的陆东深异常出众。

        只是件简约的白衬衫都托得他颀长潇洒,他言语并不多,温雅得体。很显然,记者们都对气味管理有很深的兴趣,问的问题十之八九都跟气味有关,当然,问到气味自然就会问到夏昼,陆东深回答的可圈可点,也有问得稍露锋芒苗头的,但很快就被公关组的人给压下去了

        。在问及新开设的香港天际酒店问题上时,陆东深表示,天际酒店扩张不图快不图多,只求稳,香港天际已是筹备多年的事了,从合伙人的选择到酒店位置、建筑设计等等都需要一定节奏,不急不躁是天际

        的发展理念。

        蒋璃怀搂着抱枕看着屏幕里的陆东深,总觉得他高大得很,许是跟他突然高调宣布她的存在有关,又许是跟这巨幕有关,他就似巨人般存在,似乎都头悬光环,周身也都散发着金色光芒,堪称太阳神。

        台下掌声如雷,还有女人的尖叫声,她扯着抱枕的一角,使劲扯,嘟囔着:喊什么喊,又不是你男人。

        拿过手机,翻了微信。

        这阵子陆东深都不发朋友圈了,像是这几天的盛典,他更是在朋友圈里连提都没提,本就是个低调的人,估计是觉得没什么好炫耀的。倒是不少同事转发了天际酒店的喜讯,出自品牌部的公关稿,但大家转得更多的一张陆东深的照片,坐在嘉宾席上,得体的衬衫笔挺的西裤,双腿交叠,一手搭在靠椅扶手上,他的脸在灯光中很是柔和,

        目光笃定,优雅从容,明明就是张普通照片,甚至都没用虚影效果,但周遭的人都似乎成了他的背景。

        陆东深,着实是个太过夺目的男人,哪怕现场来了那么多的俊美男星,他无疑还是最惹人瞩目的那一位。

        这就是蒋璃在之前始终不敢接受陆东深的原因。

        每个女人都向往美好,在面对美好时,有一种女人勇往直前,哪怕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有一种女人趔趄后缩,害怕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自己则是被溺死的那一个。

        她是后者。

        她不想去争去抢,也害怕被碾死被诛杀。

        现在,这样一个男人就成了她的,不诚惶诚恐、不近情情怯那是假的。

        蒋璃忍不住转发了这张快被朋友圈刷爆了的照片,写了句:自信,是强者与生俱来的气质。

        然后,越看这张照片越喜欢,干脆设了屏保。

        刚设好,手指头还没离开屏幕,突然就有电话打过来了,陆东深三个字没闪过半秒,她的手指头一抖就给点开了。

        “啊”蒋璃叫了一声。

        那头似乎被她的鬼叫逗笑,“啊什么啊?”

        “没什么。”蒋璃重新窝回沙发里,懒得像猫。她是觉得这感觉挺微妙的,就好像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却只关注了她。“恭喜你呀。”

        “恭喜?是要恭喜我这几天都没怎么有时间阖眼吗?”

        蒋璃想了想,“那恭喜我也行,被你这么一宣传,我安静的日子估计没了。”

        “夏昼这个名字早晚是藏不住的。”

        她叹了口气,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他问。

        她问这话原本的意图是打算提前给他备些缓解压力的代茶饮和更换的闻香,但他的嗓音低醇入耳时她才发现其实还真的挺想他的,就对着手机“嗯”了一声。

        “嗯是什么意思?”陆东深低问。

        蒋璃心里滋滋啦啦地窜甜,又有点不好意思,“就是想你了。”

        陆东深在那头笑了,很轻,她听见了,这几日的阴霾似乎就一扫而光。他说,“我快回去了。”

        “嗯。”

        “囡囡。”

        “嗯?”

        那边沉默了。

        等了少许都不见他说话,她以为是信号不好,就喂了声,陆东深开口了,嗓音听上去低低的,“没事,就是想叫你,听听你的声音。”

        蒋璃窝心了。

        “在你眼里我是强者吗?”

        “当然。”她不假思索。

        陆东深低叹,“其他人都可以这么看我,但我不希望你这么看我。”

        “我不明白。”

        “因为我也有不自信的时候,更因为我只想做你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强者。”

        蒋璃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一时间愣住。

        “从前在感情上我没强迫过任何人,但是你能跟我在一起,是我强迫来的,或者说是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我趁虚而入。”陆东深轻声说,“所以囡囡,到了今天我问你一句,你爱我吗?”

        他的一字一句都像是鼓点似的敲在她心上,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心跳的节奏也乱了。

        “不是因为感激,也不是因为崇拜,更不是因为习惯。只是因为你爱上我了,所以想跟我在一起,想依赖我,想信任我。”

        “我”

        “你想好了再回答我。”陆东深低声打断她的话,“当着我的面,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

        深爱一个人会怎样?生死相许至死不渝?

        蒋璃在给素叶送辅助心理治疗的香料时顺带地问了这个问题,素叶想了想说,深爱一个人就是死活都要跟他在一起,如果真的就是不能在一起了,那只要他好,什么都好。

        如果有一天对方负了你呢?你会后悔吗?她问素叶。

        素叶反问她,那你会后悔吗?

        蒋璃沉默。

        素叶说,爱情原本就是一场赌博,有的人会赢得钵满盆盈,有的人会输得血本无归,但不管是输还是赢,我们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赌博的过程也是孤注一掷换取快乐的过程。

        孤注一掷吗?她喃喃。

        素叶就笑着拍她的肩膀,其实你是天生的赌徒,只是,现在还不敢下注而已。

        是,她不敢下注,她太在乎结果,太怕输。

        这个念头缠了她三天,这三天,陆东深还在外地没有回来,也没来电话。景泞倒是敬业,每天报备,然后她就知道陆东深这三天就跟空中飞人一样,连飞机上都在处理公事。

        直到第四天,蒋璃一大早刚踏进公司就听到了天大的喜讯,亲王府那片地的开发权终于拿下来了。一块巨大的肥肉落口,全公司上下都跟着兴奋。

        蒋璃也自是高兴,虽说早几日她就隐隐有这感觉,但今天这感觉算是彻底踏实下来了。

        掏出手机刚要跟陆东深道一声喜,不想手机响了,一个座机号。

        她接通。

        那头是压抑的呼吸声。

        “喂?”“能来医院一趟吗?”手机那头声音憔悴,低得令人发慌,“301医院,特护病房。”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致命亲爱的》章节( 第170章 170 你爱我吗)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致命亲爱的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