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我乃全能大明星>> 第1055章 随心帖
    分享到:

    第1055章 随心帖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诗词赋曲还没写,就要先饮上三杯。

        当场作赋,这可不是谁都会的技能,确实得看一个人的功底的。其实,何止是学功底啊,还得有一定的天赋。写藤王阁序的王勃,死的时候不过27岁,活着的时候就是一个天赋卓绝的人。

        在众人的闹哄哄中,大家陆续干了三小杯子的酒。

        杨过手里端着丁点儿大的酒杯,叹道:“什么时候,喝酒都用这么小的酒杯了?不是说要效仿先贤的吗?那就应该执坛痛饮。我们就弄二两杯子,先来个三杯如何?”

        当时,就有人翻白眼道:“杨过,古时候那酒才多少度?现在的白酒可都有四五十度。真要是三杯下肚,谁还作得了赋?”

        杨过摇头:“写赋之人,几人不是狂客?李先生,如果用这么丁点儿大的杯子,我可是没兴致的。”

        被杨过这么一激,顿时有人吆喝:“年纪大的,自然不能那么牛饮。罢了,这里还有一些青壮年,陪你喝上一轮,又当如何?”

        渺渺拽了拽杨过的衣服:“你悠着点儿,要不然回家要跪搓衣板的。”

        杨过眨巴了下眼睛道:“没事儿,我不醉。”

        渺渺无语:你醉不醉,是你说了算的么?

        当即,十来个人换了大酒杯,相继碰杯,一起豪饮了一轮。杨过看见一群人跟便秘了似的,顿时咧嘴笑了。

        小样儿,我整的就是你们。

        另一头,酒店安排的倒也周到,竟安排人架上了古筝,直接就有了清雅的伴奏。

        杨过依稀听得有人喊道:“笔墨伺候”

        杨过心说:这人还真把自己当大爷了,还笔墨伺候说的

        却见李泽一张脸涨得通红。这是喝酒上脸的,还有几个人也是面色绯红。

        倒是杨过,悻悻然的样子,若无其事。

        有个中年人就问渺渺道:“瞧,你哥一点事儿都没有。”

        渺渺:“他喝酒不上脸他上头”

        这不,上头的可能还不止杨过一个。一杯二两酒下肚,有人憋不住道:“不如我来先赋诗一首,算作是投石问路。”

        有人叫好。

        这人歪着头,想了想:“写什么呢?”

        有人怪笑:“你写的章以情爱为绝,就写男女之情罢”

        这人道:“那就写我书中的情节,才子佳人涓涓的情谊。”

        却见这人抓起毛笔,在一张铺好的宣纸上挥毫落笔,似乎这首诗是有感而发,一蹴而就。

        事实上,这首诗确实是一挥而就的,但是不是有感而发就不知道了。

        只见他写下标题:“蹭作协酒菜兼忆那人”。

        杨过一看这标题,顿时眼角就抖了抖:你特喵喝多了吧?这标题也太随意了吧你?还蹭酒菜,还兼,还忆那人

        不仅仅是杨过如此想。

        本来,还有很多人等着他挥毫大作。结果,一看这个标题,顿时看天的看天,望地的望地,心里盘算着: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喝多了?

        一落笔。

        回望高楼欲不回,野花带笑对人开。

        若非才子惜佳人,何事一杯连一杯。

        写完这两句,这人还不得劲,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的酒,然后大笑道:“惭愧,惭愧,一杯连一杯,方可有此情境”

        “好!”

        “不错。”

        “有意境。”

        杨过顿时觉得,原来这就是作协啊!这两句倒是也不差。但要说好,他倒也不敢恭维了。

        却见这人再次落笔。

        忆得此情最惆怅,人生半世久徘徊。

        请君挥毫描春色,弃笔一叹凋绿苔。

        只见“唰”的一下,一个全是波浪的落款出来了。

        渺渺拉了拉杨过:“啥名字?”

        杨过看了半天:“你哥我倒是会写狂草,但是草就不太会写了。”

        “好台兄这首忆那人,果然非凡。”

        有人鼓掌道:“如果连这等诗词都只能投石问路,那接下来的长赋,又当如何?”

        却见李泽端起酒杯:“郭台兄这笔力果然非凡!就为这首诗,当干一杯。”

        杨过很郁闷,他不想喝这酒。这首诗的格调不高,不过是想表达一种看透又看不透的婉转而已。

        只是杨过看到的更多的是显摆,这家伙你把自己的感情戏拿出来这样诙谐对待,真的好吗?

        李泽笑着和杨过碰杯:“杨过你可有小诗仙之称,不知道可有点评?”

        郭台也笑道:“杨过,我写的诗词和你的自然比不得。不过,如果你能指点一二,倒也不负这次投石问路。”

        杨过瞅了瞅他,淡淡道:“可以,但是我不会这么写?”

        郭台:“哦?那你会怎么写?”

        杨过:“感情之事,何必拿出来调侃?情景不和,用这样一首诗投石问路,郭先生不觉得浪费吗?”

        杨过其实还想说一句:“无病呻吟,有这感悟,你早干嘛去了啊?”

        郭台也隐隐觉得有些不符。但怎么就叫情景不合呢?丫的,还真把自己当诗仙了啊?

        有人似乎看出了不好的苗头,顿时岔开这个话题:“嚯!这酒也喝了。杨过,你是不是也来写一首?”

        杨过:“写诗?”

        “额”

        这人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子。本来,他想说写一首赋的。结果,他存了点心思,也没说出来。

        说实在话,倒也有人想亲眼瞧瞧杨过写诗。毕竟,这事儿大家都没有面对面地感受过。电视上和现场,那肯是有区别的。现场作诗,要想写得好,在作家中,也是传奇的一种存在。

        杨过笑道:“倒是不太想写。”

        有人道:“随意写写都成。诗仙称号,随手而写,也定是不凡啊。”

        杨过耸肩道:“那我就真的随意写了?”

        杨过拿起笔,真的就很随意,手指黏着笔杆,一只手还在挠头。

        唰唰唰

        江南好,最好是红衣。

        只求伊人畔,余生共逍遥。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枝东凋敝,相思不如不相思。

        三句写完,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有人还没搞清楚,纳闷道:“嗳不是,这是诗?”

        有人纳闷:“为啥只有三句?”

        有人皱着眉头:“这不算诗吧,第三句咋那么长?”

        一群人七嘴八舌,三句的诗没见过。

        杨过摇了摇头:连这种形式都没见过,玩呢吧?

        李泽:“杨过,这是诗?”

        杨过:“这不是诗么?”

        郭台:“这句式,对偶、押韵都不对啊!”

        杨过:“诗乃心声,挥毫而就,讲究那么多理法束缚,能写出多少好诗?”

        有几个年老的一辈人走过来,看着这诗词,先是皱眉,然后品味了一番。

        “春来发枝东凋敝,相思不如不相思?”

        有一个老头道:“若是上两句配得工整,这又是一名篇啊!”

        年余凑过来一看,顿时喝道:“好字”

        写字这个东西,得有风骨。书法一途,写到最后,特别讲究浑然天成。王羲之的一篇兰亭序,最出名的便是那字。字字不同,字字称绝。

        杨过写法并非颜柳之体,是真的自己随意挥毫的写法,没那么讲究。

        可即便不讲究,字形生意境,这幅字也当得一句好评。

        却见铁宁笑着说:“杨过,不若这幅字送给我好了?在场,或许也就女人对这等字最有兴致。”

        杨过:“铁先生要,杨过当然得给。”

        铁宁:“有标题吗?”

        杨过:“随手一帖,要什么标题?”

        铁宁:“嗯!总得有个标题来的,就叫随心帖如何?”

        杨过:“随铁先生喜欢”

        帖,古代写在布帛上的寥寥几字,主要不看内容,而看字。

        甚至有故事:有人吃了顿饭,忘了给写,随手写上一句“今日没带钱,下次一并还给你”

        这也叫帖。

        形式多变,不追求内容,讲究恣意挥毫的那一瞬间。

        杨过还不知道,这幅随心帖,在日后竟会拍到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想象的高价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我乃全能大明星》章节( 第1055章 随心帖)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我乃全能大明星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