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女生专区>>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264、改善【16】她的零食
    分享到:

    264、改善【16】她的零食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小心,有响尾蛇!”

        步以容话音一落,在前面的墨上筠和苏北就立即回过神来。

        她们也听到了不协调的声音,但因为没有步以容那样丰富的丛林生存经验,所以正在辨认声音的方位,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响尾蛇的毒性很强烈,为血液型蛇毒,被咬口会立即有严重的刺痛灼热感,虽然不会立即死亡,但被它咬一口也不是闹着玩的。

        响尾蛇在遇到敌人的时候,会迅速摆动尾部的尾环,每秒钟可摆动40~60次,能长时间发出响亮的声音,能威慑敌人不敢向前,或被其给吓跑。

        它现在发出这种声响,显然是已经发现墨上筠这一行的存在了,并且将他们视为敌人,随时都有可能对他们发动攻击。

        墨上筠在步以容提醒的那一瞬间,就分辨出响尾蛇的方位,视线一扫过去,就见到张开獠牙的响尾蛇,它正处于激烈情绪中,高高昂起蛇头,并且在下一刻朝苏北飞了过去。

        当即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墨上筠手中的匕首飞了过去。

        跟她一起动作的,还有苏北和步以容。

        苏北同样选择用刀来进攻,但反应稍微比墨上筠慢一点,所以在墨上筠的匕首穿透响尾蛇的身体将它固定在地面后,她的匕首才落下去,直接插入松软的地面。

        此外,步以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块石头,几乎跟墨上筠同一时间出招,墨上筠得手后,他的石头正中响尾蛇的蛇头,虽然不算大的石块,但也将响尾蛇给砸得晕头转向的。

        苏北距离它近,见它被固定后,当即蹲下身,将地上的匕首拔出来,一刀就将响尾蛇的脑袋给切掉,然后用树枝夹住丢到了一边。

        之后,她拿起响尾蛇后面的一截,又将墨上筠那沾了些血却被雨水冲刷掉的匕首还给了墨上筠。

        “步教官,可以加餐吗?”

        举起那条响尾蛇,苏北起身朝身后的步以容问道。

        “……”

        后面的学员,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他们现在都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被攻击后可以第一时间采取反应,但不一定有墨上筠他们眼神那么好、手法那么准。

        可是,在遇到这么惊险的事后,他们总归是要缓一缓的,像苏北这种直接把危险当食材机遇的,中间还不带缓冲过程的……唔,真是很想给她呱唧呱唧一下。

        “可以。”

        瞅见那条即将伸到脸上来的响尾蛇,步以容面不改色地回答着。

        苏北耸了耸肩,便将蛇给绑在背囊背带上,蛇身打结,看起来怪别扭的。

        墨上筠继续拿着自己的匕首在雨里冲洗一下,然后才继续开路。

        雨林的环境很特殊,常年气候炎热,雨量充沛,虽然下着雨,但气温却比在营地要高,于是空气闷热,稍微活动一下就大汗淋漓。

        开路也是一件需要耗费大量体力的事。

        苏北和墨上筠虽然苦中作乐,但当身体渐渐开始感到疲惫后,连作乐的心思都没有了,只能尽量保持经历来开路。

        而步以容也一直没有调换人员的意思。

        有步以容在跟前做决策,澎于秋也不会多说什么,全程跟在队伍最后面。

        到后半段路的时候,原本还精神奕奕想证明自己实力的梁之琼,慢慢地落在了后面,难免就会在后方断后的澎于秋撞上。

        原本打算在后面歇一歇,缓一缓再跟上队伍的梁之琼,一落到后面就注意到澎于秋的存在,当即咬紧牙关,尽量让自己不要比澎于秋还要慢,紧跟着前面一人的速度。

        以前可是在澎于秋跟前放过狠话的。

        她才不想被瞧不起,更不想在澎于秋跟前丢脸。

        “背囊给我。”

        注意到梁之琼满脸的汗水,澎于秋眉头皱了皱,主动朝梁之琼伸出手。

        然而,梁之琼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全神贯注地准备爬坡。

        澎于秋有些尴尬,但紧跟在梁之琼身后。

        没想梁之琼一跟他靠近,就头皮发麻,赶紧拉开他们俩的距离。

        渐渐意识到什么的澎于秋,便没有再继续靠近,反倒是落后了些许,跟梁之琼保持适当地距离。

        他的速度变慢,前方学员却速度依旧,而梁之琼实在是因背着背囊跋山涉水地没力气了,速度也在不知不觉间减缓,跟前面傅哲渐渐拉大了距离。

        前方的地形愈发的复杂,走起来的危险程度也渐渐变大,加之头顶还有持续的暴雨,所有的因素都给人压抑沉重的气氛,肩上扛着的重物似乎也在慢慢地加重,愈发地承受不住。

        有道路的小山坡,全靠前面的墨上筠和苏北开路,地上的青苔被踩踏过几次,脚底容易打滑,梁之琼伸出手揪住上方的一根小灌木树枝,打算借力踩上去,没想灌木的根扎的浅,一下就被她给拔了出来,本想借力向上的梁之琼,刚抬起另一条腿,整个人就因失重而滑落下去,梁之琼惊慌中赶紧抓住周围其余的树枝,但两次都没抓稳,直接往下滑落很长一段距离。

        几乎从半坡上直接滑到坡下。

        这坡不是泥土地面,而是有突起的石头,梁之琼滑落下去的时候,身上各处都被突起的石块撞到,一停下来,她就感觉浑身疼痛,疼得她眼前发黑,一时间差点儿没喘过气来。

        与此同时,隔着一段距离的澎于秋,见到前方突发的意外后,有过一瞬的错愕,但等他自己回过神之际,人已经跑向梁之琼,转眼就来到梁之琼的身侧。

        他从后方抱起梁之琼的肩膀,将她从趴着改为躺着,一只手从她肩上往下,有后颈穿过,抓住她另一侧的肩膀。

        “怎么样,伤哪儿了?”

        他神情紧张地问着,想要检查着梁之琼的伤势。

        不过刚从疼痛中缓过劲的梁之琼,几乎想都没想,直接将他的手给推开,然后伸出手一把抓住地上的树枝,脸色疼的发白,但还是从澎于秋怀里挣脱出来,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地站起身。

        深吸一口气,梁之琼低头看着神色慌乱的澎于秋,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我没事。”

        摔了一跤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

        她已经不再需要靠一点伤痛的大呼小叫来吸引别人的注意了。

        澎于秋的动作有过片刻的僵硬,然后他沉默地从地上站起身。

        就在这时,站在山坡上的傅哲,因听到动静折回来,他只手抓住树干,然后朝坡上侧过身,见到浑身泥泞无比狼狈的梁之琼后,蒙了一会儿,然后大声询问道:“007,你没事吧?”

        梁之琼换上轻松的神情,举起手朝上方摆了摆,然后道:“没事儿,我马上过来。”

        “哦,你小心点儿啊。”

        傅哲不疑有他,很顺从地点了点头。

        澎于秋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梁之琼这违心的回应。

        仔细打量着梁之琼的时候,澎于秋猛然间发现,梁之琼不知何时起,连五官轮廓都渐渐成熟了,大学毕业时脸上还带着点儿婴儿肥,但现在脸上已经没有多余的肉,五官渐渐变得立体。

        这变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澎于秋一直都没有发现。

        一直看着她,好像她一直都是这样。

        此时此刻,她浑身的泥泞,脏兮兮的,鼻梁上还有擦伤,分明痛的难耐,却带着一张轻松愉快的笑脸去回应关心她的人。

        于是,现在的梁之琼,让澎于秋愈发地陌生。

        他便伫立在原地,没有再向梁之琼伸出援助的手。

        这一刻,他那么明确地意识到——梁之琼不需要帮助。

        脱离所有关照的羽翼后,梁之琼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肉眼可见的,她扛着自己的责任负重前行,而能够偶尔向她施与援手的,也是那些能够被她称之为“战友”的人。

        她不需要他的同情。

        更不需要“教官”的关照。

        梁之琼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在原地缓了会儿后,就沿着先前的道路继续往上爬。

        这一次,她爬的速度明显减缓,但她愈发地小心翼翼,且在每次抓住树枝的时候,都学会拉扯一下,试探树枝是否能承受她的重量。

        她开始自己思考,犯错后学会不走老路,在错误中累积经验。

        澎于秋全程跟在她后面,但一次都没有帮过她。

        因为,她不需要。

        *

        雨林里行走的速度很慢。

        走了莫约四个小时,才抵达规定的目的地。

        这个时候,学员们基本都处于疲惫状态,只有两个不需要背着背囊的教官,才一身的轻松,不曾被这四个小时的路程所打倒。

        在前面负责开路的墨上筠和苏北,以及摔了一跤忍痛前行的梁之琼,那情况就更惨了。

        听到步以容说“到了”二字,犹如听到书迷楼的每句话她都听得清晰,却迟迟没有等来步以容喊她的代号,给她分配任务。

        不会被忘了吗?

        还是逃过一劫?

        苏北这样想着,然后彻底昏睡过去,步以容的声音也渐渐远去了。

        等苏北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醒来时,周围已是热闹一片。

        搭帐篷的在搭帐篷,烧火的正在烧火,捡柴的捡柴,每个人都在忙。

        不,也有没在忙的。

        她感觉肩上没有重物后,才想到墨上筠,偏头去看,正巧看到墨上筠正在帮梁之琼上药。

        “怎么还挂彩了?”

        苏北凑过去,调笑地看着脸上有擦伤的梁之琼。

        瞧这张如花似玉的漂亮脸蛋,虽然有点儿皮外伤,却更加有韵味了。

        啧啧,不愧是墨上筠看上的人儿。

        “……”

        疼得满眼泪水的梁之琼,倔强地咬着唇角,不肯跟苏北说话,但扫向苏北的眼神里,却满是不高兴。

        ——她都疼成这样了,你还在说风凉话!

        “醒了的话,就去看看你的零食吧。”墨上筠一边给梁之琼上着药,一边优哉游哉地提醒苏北,“别背了一路,被别人捡了个便宜。”

        苏北愣了一下,这才想到那条响尾蛇,下意识回身看向自己的背囊,果不其然——

        蛇、没了!

        她的零食!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章节( 264、改善【16】她的零食)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