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狩猎大清>> 第七章 元贞利亨:大清建设银行
    分享到:

    第七章 元贞利亨:大清建设银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赭黄色在清以前民间禁用,清是明黄。

        但明黄仅限于衣袍卷轴等特定的禁制,挂灯笼流苏是没问题的。

        包括龙形龙纹,清朝民间皆不禁,都可以用,只是不能有爪子。

        门廊四个大红灯笼中间“大清建设银行”的烫金匾上,一根矛尖短杆上挑着一面红底镶金旗。

        旗面正中是一枚外圆内方的铜钱图案,铜钱上元下贞右利左亨,组起来恰是“元贞利亨”。

        这面旗,就等于是“私章”了,元吉身上的勋爵被扒干净了,只好弄个独属纹章出来,恰如小狗撒尿,专门用来划地盘的,

        门头沟地面上的人都知道,挂了这面“金钱旗”的地方,就代表是“九爷”的产业了。

        “三哥!”

        冷风习习,王来顺抹了把沁出鼻间的清涕,眼神热切的望着银号上的金钱旗,“您跟孙总管讨个差事,带咱们进票号里做工吧。”

        “你想的美,五户俱保,你个逃户盲流,哪来的保人?”

        银号门前人流不息,脚蹬官靴,宽缎带上挂着各色腰牌的京师各衙门公差,三五人聚在一起,内侍宦官打扮的内务府采买。吆五喝六,身穿武将袍色,提着包绸短马鞭的京营催领。

        衙门差官,各色商贾,驼队锅头,本地矿上的管头,外地客商,一个个失去了往日的从容,俱是一副赶集的模样,在银号门里门外进进出出。

        这年头谁见过这么红火的银号?

        这些人还是好的,银号门前八进,能容不少人进出,透过开放式的号堂,能看到多半柜台的窗口都是对这些人开放。

        银号东西二偏门前,那一溜溜长长的队伍才叫排的一个长,不用看服色打扮就知道多是本地矿里的矿工,俗称“煤黑子”。

        日夜在狭长低矮的矿洞中凿煤,长期弯腰背运沉重的煤筐,让这些“煤黑子”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即便背上没筐了,人站在那里还是显得佝偻。

        这些煤黑子全是辫子盘头,夹杂着煤灰的枯黄乱发随风飘舞,不少矿工脑袋上还裹着白色的贴头皮布罩,只不过白头罩透黑,浸的汗久了,早已变成了色泽不均的鹅黄色。

        数九寒天,一个个佝偻着身子,蓬头丐面的煤黑子,有件羊皮破袄的都不多,大多仅披单衫,甚至还有人打着赤膊,略瘪的胸膛一呼一吸间,是一根根凹凸有致的显眼肋骨。

        这里面不少人都是京畿,直隶地区的流民,八大皇庄就占了天下耕地十之有一,加上跑马圈地,让不少自耕农与佃户失地,即便前朝的缙绅地主破家的也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就是山东,河南等人口大省,拖家带口外出祈活的小民了,不约而同的朝京师聚集。

        到了京师找不到活的,经老乡介绍或是自行朝门头沟流动。

        门头沟几百里山地都是矿,上至内务府的十多座煤窑,琉璃瓦场,下至民间众多的采石厂煤坑,烧炭场,大理石场,铁厂等厂矿多有,用工多,流动大。

        煤矿招工门槛低,找活容易,按筐按趟按天算钱,不少人一家老小就在矿边挖个地窝,撑个窝棚,平日就在矿上凿煤,背煤。

        只不过挖煤很辛苦,矿上工头盘剥又重,有“宁有一碗粥,不上门头沟”之说。

        不是活不下去,没人愿意下到暗无天日的井坑挖煤,渗水地陷,毒气爆坑,说塌就塌,说死就死。

        就是这年头挖煤比打仗都危险,所以门头沟的各大煤矿,无一例外,凡是下矿的矿工,工钱全是日结,

        而且,门头沟的工钱是统一的,各煤矿都一样,下井一趟两个时辰为一班,四个时辰10个钱,两班管一干一稀。

        下井干一班,就值2块蜂窝煤,要是不管饭,这点钱仅够果腹之用。

        所以,大多矿工,每天会干六到八个时辰,为了多挣几个钱。

        不少排在“大清建设银行”门头沟支行侧面队伍里的人,就是来领薪存钱的。

        “大清石化”下属的各厂矿,为了减少矿管,场管,柜头,坑头,工头等中间环节的盘剥,防止结党营私,内外勾连,工钱一律由“大清建设银行”的户头出具,实人实名实领。

        非但挖煤背煤工,就是各矿工头都得来银行领薪。

        物料交接同样是钱账分离,矿上只负责开票,钱款都要由各方材料供应商拿票来银行折兑。

        销售回款同样是回到银行专属账号,而不是交到矿上与煤场。

        “大清建设银行”门头沟支行外正排队的一多半人,都是“大清石化”旗下各厂矿的雇工与相关供货,座市与销售商。

        人来人往的人一多,就显得兴旺,慢慢的,门头沟地面上的人,都被迫卷入到了“银行”的流行话题,小心翼翼的接触起了新生活。

        各厂矿的东主,不知道什么叫现代财务制度与现代银行金融监管审计程序,只是感觉“大清石化”与“大清建设银行”弄的东西实在新潮。

        高等文明对低等文明的吞噬就是本能,正如古中国周边国家会本能的模仿中国。

        无论建筑式样,政治军事制度,甚或生活中的习俗,都会越来越像中国,而不是相反。

        所以,自从门头沟出来个“大清石化”与“大清建设银行”,门头沟的中心就转移了。

        一个中心的漩涡,让周边的一切都被本能的拉扯了过来,包括内务府煤窑的管矿太监,同样学会了矿上开票,银行兑钱。

        褚老三不知道“大清建设银行”门前的川流不息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这间银号不好进,一个普通的伙计都有五户俱保,邻保,甲保,族保,工保,主保。

        邻居要保,甲长要保,族长要保,工友要保,主管要保。

        一体受奖,伙计干好了,为其担保的邻居,甲长,族长,月节都能收到礼点果品。为其担保的工友,主管,荐人有功,计入绩效。

        一体连坐,伙计心术不正,吃里扒外,犯事了。为其担保的邻户,甲长,族长,从此失去为人担保资格,为其担保的工友,主管,一体受罚。

        这年头机会少,重名声,挂“金钱旗”的产业都是“九皇子”的,在一般人看来跟吃皇粮也没差别了。

        九皇子从小就是个纨绔,宫里,内务府,京营八旗之内,到处都有“九爷”跋扈的传说,朝野间风评极差。

        只是从前一直有顺治爷宠着,没人能把“九皇子”怎么着,倒是让“九爷”更是肆意妄为。八岁就在紫禁城里纵马,马后拖着的就是章皇后的贴身大太监吴敬,直接用马拖死了。

        才八岁啊,就因为拦路拿了一块吴敬端给章皇后的点心,咬一口又扔回盘里,被吴敬说了一句,结果,章皇后的贴身大太监,就被栓在马后,拖死了。

        章皇后是谁?与九皇子生母同出博尔济吉特氏,是“九爷”的姨亲,养母,可“九爷”不管那个,一不高兴,养母的身边人,随手就杀了。

        顺治爷的章皇后,就是如今康熙的母后皇太后,不是皇上生母,却与太皇太后同为后宫最大的两个。

        九皇子连后宫的亲戚都折腾,那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人烦狗嫌,神憎鬼愁。

        “九爷”时不时传出来的事迹,不少都街知巷闻了,朝野间隐隐的评价,就是“什么人生什么种”。

        多尔衮就跋扈,连豪格都被多尔衮幽禁而死,连顺治爷都得叫爸爸,一般的满洲大臣将佐更是不知道被虐过多少,在八旗内都是仇人满天飞。

        汉人更不必说,留发不留头的“剃发令”就是多尔衮下的,古往今来第一理发师,一勺剃光全国,汉臣也没几个敢跟九皇子亲近的。

        倒不是憎恨多尔衮“留发不留头”,真恨这个不食周粟,上首阳山隐居不出仕就是,何必争当什么忠心耿耿的汉臣?

        满洲打下京师后,没强迫人剃什么头,甚至允许前明降官穿明朝的官服上殿。全剃了是前明进士孙之獬倡议的,不愧是儒家弟子中的翘楚,反对的反而是大汉奸吴三桂。

        汉臣不敢朝九皇子身边凑的原因,是九皇子从小就跋扈乖张,莫说礼贤下士了,乱凑不抽死你就不错。

        这种皇子哪有扶保的可能,别说争大宝了,做个贤王的可能都微乎其微。

        到了顺治爷“发现”了九皇子的本性,开始对九皇子严加惩处的时候,九皇子就成了朝野市井的共同传奇了。

        当年多尔衮就是十六岁征讨蒙古中央万户察哈尔部,把蒙古人杀的血葫芦一样,抢羊抢人带放火,才被赐号“墨尔根戴青”,成为正白旗主。后屡征蒙古,连元的传国玉玺都抢过来了,才得封和硕睿亲王。

        三光过蒙古,追剿过朝鲜国王家属,进了关又把汉人全剃了,还让顺治叫“阿玛”。

        满蒙汉得罪一遍不说,朝鲜都没放过,仇人满天下。

        多尔衮可以含笑九泉了,因为到了元吉这一辈儿,又把满蒙汉得罪了一遍,连后宫都没放过!

        能把满洲,蒙古,汉人,八旗,后宫,皇帝,全得罪个遍的人,也就是从小就显露出非凡作死天赋的“九爷”了。

        这位爷在宫廷朝堂,是任谁也不相信会有什么作为了,官爵勋全让顺治爷给扒光了。

        太皇太后与母后皇太后,对这个宗室里的怪孩子是眼不见心不烦,就当没这个人。

        朝堂上的权臣,几乎都是多尔衮的仇家,顾命大臣鳌拜更是提刀跟多尔衮当面怼过。

        鳌拜在顺治朝与九皇子同为领侍卫大臣的时候,就见识过这怪孩子有多可恶,小人一个就敢提鞭拦路,对他当面指喝:“鳌拜,你是满洲第一巴图鲁?你一个鬓须已白的老耄,敢称满洲第一巴图鲁,置我满洲健儿于何地?你且等爷再长两岁,小爷正练布库呢,练好了就摔你一跟头!”

        小时候就这么王八蛋,长大了还得了?

        鳌拜别说帮忙说话了,能不鼓动两宫与皇帝把九皇子圈禁,就是肚量大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狩猎大清》章节( 第七章 元贞利亨:大清建设银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狩猎大清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