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人皇纪>>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
    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可是他们都已经开始驱赶周围的路人了,这你也能忍吗?”

        魏皓睁大眼睛,觉得不能忍了。骂人也就算了,但是驱赶路人算怎么回事?王冲把剑悬在青凤门楼上,为了就是吸引人来看。

        要是人都被赶跑了,那谁还来买?

        王冲的计划岂不是就要被人破坏了!

        “你也说了。他们是路人,只是来看看的,你觉得他们会来买剑吗?”

        王冲反问道。

        “这……”

        魏皓顿时语噎。

        “放心,没多大的事。我心中自有计划。”

        王冲拍了拍魏皓的肩膀,笑了笑,对于几大铸剑世家的作为不以为意。乌兹钢武器要是卖到他预想中的那种价格,几大铸剑世家的人不可能没反应。

        这一点,王冲早有预料。

        挪了挪身体,王冲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向后仰着,这样可以让自己的视野看得更开阔,更清楚。

        “嗯?”

        突然,王冲的目光跳了一下。

        “怎么了?”

        魏皓道。

        “看到两个熟人而已。”

        王冲笑了笑,盯着远处。透过街道上的人群,王冲一眼看到了京城张家的张淙、张检。青凤楼的事情即然惊动了程家、黄家、鲁家,没道理京城张家会不知道的。

        只是王冲没料到,来的居然是张淙、张检两个熟人。

        “熟人?那要不要去见见?”

        魏皓下意识道。

        “不必了,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的。”

        现在,还不是和张淙、张检他们见面的时候,趁着被他们现之前,王冲推开茶杯,拉着魏皓赶紧离开。

        …………

        “怎么回事?他怎么在这里?”

        王冲不知道,就在他起身离开的时候,远处的张淙、张检同样注意到了他。

        两人站在人群中,同样满是错愕。

        王冲虽然走的很快,但是两人对于这位王家幼子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特别是当日他在两人面前说的那翻话,给两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所以尽管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背影,但两人还是很快从楼上众多食客中将王冲认了出来。

        两人刚得到消息的时候,只是说有人在青凤楼售卖宝剑,却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王冲。

        这绝对是两人史料不及的事情!

        “该不会是他在这里贩卖刀剑吧?”

        张检下意识的脱口道。

        “不可能!”

        张淙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一句话说出口,这才感觉有些不妥,欲盖弥彰道:

        “我是说,说不定只是巧合,人家只是到这里来喝茶的。”

        “嗯。”

        张检应了一声,意外的没有多说。

        两人撒开步子,大步朝着程、黄、鲁三家迎了上去。

        “张淙、张检,你们来了。”

        看到两人,三家之中认识的人都大步迎了上去: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在这里哗众取宠而已,告诉你们家主不必在意。都回去吧!”

        “原来如此!”

        两人从三家那里询问了事情详细的经过,也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放松了下来,“这件事情我们会回去禀报家主的。”

        嘴上这般说着,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精神恍惚,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出现在青凤楼二楼的王冲。

        王冲的出现,多少让两人有些不安。

        “希望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这般想着,两人迅的转身离去。谁也没有注意到,门楼前,一名禁军头领站在人群中,一手摸着下巴的胡须碴子,一面看着门楼前悬着的长剑,露出饶有趣味的神色。

        …………

        被三大铸剑世家的人这么一闹,青凤楼前门可罗雀,基本上没什么人围观了。在几大世家看来,这件事情也基本上就此打止,告一段落了。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才不过平静了一天的青凤楼,第二天又闹出更大的动静,重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一千两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门楼上,那把刀剑的最新价格!

        相比第一天,足足翻了一倍!而且那位刀剑的主人还透过青凤楼对外放出话来:

        门楼上的武器,每天只卖一个时辰,过了一个时辰,就算想买,也坚决不卖!而且,依然不准看,不准摸!

        “一千二百两黄金?这是疯了吗?”

        京城程家的府邸内,一位长老听到这个价钱,眼睛都瞪大了,好像要从里面鼓出来:

        “那混蛋以为他是谁?一把武器的成本才多少,他居然敢卖一千二百两,还是黄金!就算是我们程家,几百年的基业,都不敢卖这么高的价格!他以为他是谁?以为京城里都是傻子?青凤楼那边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由着他这么胡闹?”

        昨天去青凤楼,他也在场。哗众取宠也要有个度啊!最令他想不明白的还是青凤楼,在京城里,青凤楼还是很有影响的。这么让人胡闹,以后还要不要做生意?

        “怎么样,我让你查的那件事情有消息了吗?”

        程家长老程又青放下手中的信笺,顿了顿,突然望向一旁的送信的程家弟子道。

        “回长老,查过来。据说卖剑的是青凤楼老板的一位朋友。旧情难却,所以挂在那里售卖。怎么办,长老,他们这么破坏生意,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或者警告一下他?”

        被问道的程家弟子道。

        “荒唐!”

        程家长老程又青瞪着眼睛,挥手骂道:

        “人家小孩子胡闹,我们也要跟着胡闹吗?这成何体统!一千二百两黄金一把的刀剑,难道你还以为他能卖得出去?让他闹一闹,等过上一段时间,他自然也就消停了。”

        “是,长老!”

        说话的弟子心中惶惶,连忙低下头来。不再做声。

        ……

        没有人会在不了解底细的情况下,花一千二百两黄金去买一把武器。这个价格可是远远出正常的市场行情!

        只要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去买!

        而只要没有人去买,这种事情自然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不了了之。

        这就是程、黄、鲁三大铸剑世家的态度。

        青凤楼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名小卒闹出来的风波而已,不值得去关注,更不值得去大动干戈,那样,都有的自己的身份。

        不过,同样在京城之中,另一家的气氛却完全不同。

        “怎么样,查清楚了吗?”

        与此同时,京城张家的内邸之中,张淙、张检神色一脸凝重,气氛和其他几家完全不同。

        “查清楚了,青凤楼是魏国公府的产业。门楼悬剑这件事,好像魏国公的公子特别要求掌柜去做的。”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躬着身子,双手抱拳,恭声道。

        “魏国公的公子?知道是哪位公子吗?”

        张检神色一紧,连忙问道。

        “好像是公子魏皓。”

        被问道的张家弟子道。

        “嗡!”

        听到这个名字,张淙、张检互相看了一眼,两个人都变了脸色。

        “你先下去吧。”

        张检摆了摆手,等到这名张家弟子出去,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气氛凝滞,谁也没有说话。

        “不妙啊!那个魏皓,不就是和王冲走的极近的那个吗?”

        最后还是张淙第一个开口,眉头皱起,神情很是担忧。因为海德拉巴矿石的问题,他们对王冲极其的关注,自然也关注到了他周围交际的人群。

        魏皓就是其中之一。

        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两人压根就不相信王家是真的想做染指来煅造业,购买海德拉巴矿石。

        王家从来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从内心里两人就不相信王冲是认真的,所以两人一直都没太当回事。

        但是如果青凤楼上寄剑的是王冲,那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能王冲能不能成功,不管他做的事情有多荒唐,但是真的去做了,并且炼出了一柄剑,仅仅是这种意外和变化,就值得两人大为不安,甚至恐慌了。

        没有人喜欢变数,毫无疑问,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已经出现了令人不安的趋势。

        “这件事情有些不妙了。他不是真的在炼剑吧?”

        张检也很是不安。

        “不管怎么样,都值得我们谨慎。虽然不相信一个小孩子真有这么厉害,但海德拉巴矿石的事情对我们极其重要,这件事情我们还是赶快报告家主吧!”

        两人说着很快站起身来,匆匆的向室内行去。

        ……

        一千二百两黄金!

        在中土神洲,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恐怕是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巨款。然而这仅仅只是一把剑的价格!

        就在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令人难以企及的“高价”的时候,青凤楼第三天的举动顿时刷新了许多人的认知:

        二千四百两黄金!

        这是青凤楼门楼上的最新价格。

        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他的心中,似乎没有行价和底价这个概念。当这个最新的价格报出来,整个京城武器市场都沸腾。

        不管青凤楼上的那位是谁,就算他是恶作剧,他也用自己的行为成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二千四百两黄金,放眼整个京师,成百上千家剑楼、剑铺,还没有一家敢挂出这样的天价!而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的青凤楼刀剑主人,成功做到了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不止是如此,第一天六百两!

        第二天一千二百两!

        第三天二千四百两!

        很多人都看出来,这位青凤楼上的那位似乎并不仅仅是在涨价而已。他的价格都比前一天涨了足足一倍!

        这人该是如何的大胆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

        “疯子,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谁说不是呢?一把剑二千四百两黄金,这得是什么剑才值这个价。不是疯子,谁干得出来。”

        “关键是他还不准看,不准摸。哪有这样卖剑的?”

        “要不然怎么说是疯子呢?”

        ……

        青凤楼外,围观的人嘻嘻哈哈,指指点点。反正看热闹不要钱,更不要说,青凤楼里居然还向这些围观、凑热闹的人派送美味的糕点!

        路过围观的人群顿时越来越多,远过了第一天,第二天,并且还呈现出增加的趋势。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人皇纪》章节( 第四十九章 张淙、张检的不安)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人皇纪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