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秦吏>> 第742章 一人可当十万兵(上)
    分享到:

    第742章 一人可当十万兵(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汝阴人邓宗跟着人潮冲出营地,脱了衣裳,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才扑灭了身上的火。

        又回头看见满营大火,不少乡党被烧伤,更有一些人困在火场里不得出,邓宗肺都快气炸了!

        “尔母婢也!”

        他好歹是个屯长,知道武昌营是两年前,尉将军所建,最初是用来训练第二次南伐所征新兵。三十六年,新兵练成南下作战,武昌营空了一段时间,但很快,郴(chēn)县营两万老卒轮换北调,入驻此地,从事屯田等事,为大军提供源源不断的粮食。

        在岭南平定后,又陆续有上万兵卒北来,他们都是服役较长的老卒,最长者已四年多未曾归家,尉将军承诺,一旦朝廷松口,他们将是第一批获归的士兵。

        但三万人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却不是朝廷的解散命令,反而是尉将军战死岭南的噩耗,以及带着趾高气扬的关中兵,不由分说将他们的甲胄兵器统统收走的新将军……

        “汝等很快便能归乡。”

        当官的上下嘴皮子一动,不知第几次做出承诺,大伙根本就不信。

        接下来几日,邓宗觉察到一丝不对劲:分明是犁田准备插秧的农忙季节,但士卒们却被限制在营内,不许随意外出。眼看屯田里长出了野草,作为汝阴的老农,邓宗一直在为错过了农时而可惜。

        更过分的是,他们好似真变成刑徒了,一个五百主仗着自己是个官,想要去附近的沙羡城的女闾,却在营门口被那些关中兵架了回来,粗鲁地推倒在地。

        “无将军之令,任何人不得外出!”

        这下所有人都感到了异样,隐约觉得似乎有大事发生。

        胆大的人,如隔壁屯的符离人葛婴,认为他们回不了家了,在偷偷计划着逃跑,胆小老实的人,如邓宗等,决定再等等看。

        可结果,他们等来的,却是一把差点把众人在睡梦中烧死的大火!

        “尔母婢也!这是想将吾等统统烧死,为当官做将的省粮食?”

        老实如邓宗也忍不住开骂了,显然忘了,营中数十万石粮食,也在这场大火里付之一炬。

        他听逃出来的人说,那位杨将军、辛将军,连同数千关中秦卒都已经提前撤走了,火八成就是他们放的!

        “吾等被征召入军,担任戍卒,在岭南流血,在武昌种田,换来的,就是一把火?”

        所有人都义愤填膺,愤怒扭曲了他们的脸,甚至都未曾发现,远处的黄鹤山也被点着了。

        “乘此良机,逃吧!”

        另一个屯长葛婴又在用楚言大呼了:“就算逃入湖泽里做匪盗,好歹能活,也总比在睡梦里被秦人稀里糊涂地烧死好!”

        响应他的人不少,逃出来的两万余人,建制已经完全打散,只能按照口音和籍贯相互聚集,相互抱团。

        纵使秦律严苛,但出了这样的事,众人的心都凉了,不少人支持葛婴的提议,逃得远远的,但多数人,仍没从这剧变里缓过神来,呆愣愣地看着冲天的大火。

        直到数十骑背插白色小旗,从远方驰来,一边吹着铜哨,一边用南郡的西楚方言高声呼喊,才让迷茫的众人找到一个方向。

        “朝中出了奸臣,谋害忠良,勾结越人袭杀尉将军!”

        “奸臣逆子又弑君夺位,杀害陛下,今秘不发丧,更欲将南征军将士统统处死。”

        “今尉将军挥师北上,来救二三子了,快随吾等去黄鹤山罢!”

        这些人都是黑夫三千短兵中,骑术上佳者,上百人骑着骏马,绕着硕大一个武昌营传递消息,将黑夫的话,告诉每一个逃出来的人!

        兵卒们对此反应各不相同。

        “朝廷中果有奸臣。”

        “尉将军不是战死了么?”

        “将军百战之躯,岂有那么容易死的?”

        “不管怎样,这把火就是那杨熊放的,是真想将吾等统统烧死!”

        “朝廷不讲信用,但尉将军释吾等离开岭南,来此休整,他是讲信用的!”

        “且去看看?”

        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亮起了一盏灯,大多数人都下意识地跟着骑从,搀扶着被烧伤的乡党,朝西边的黄鹤山行去。

        而一部分人,想了想后,还是四散开溜了。

        山顶上用来示警的烽燧,如今却成了汇聚众人的灯塔。

        人头攒动,本该从高往低处趟的流水,却齐齐回头,往反方向流去。这浪潮如此之大,连一直鼓噪着,让大伙一起逃走做盗寇的葛婴等人,也被裹挟其中,只能一步步向西走去。

        他们一直走到黄鹤山烽燧火焰映照得到的地方,看见在高高的石头上,有一位身着醒目甲衣,头戴鹖冠,额缠白布的将军。

        他亲自擎着一面素白的大旗,而左右两侧的短兵亲卫,分别是交龙之旂和尉字旗帜!作为江淮楚人的老熟人,陆贾也在其身旁。

        邓宗、葛婴他们离得远,但几位率长、五百主却得以上前,到了那位将军数步外,竟激动得单膝下跪。

        “当真是尉将军!”

        “将军当日在郴县城头上亲自斩杀贾和,吾等曾见过一面!”

        得到确定后,有兵油子大叫起来,“将军,你不是死了么?听说皇帝还为你发丧,怎么又活了,你到底是人是鬼?”

        “哈哈哈!”

        黑夫大笑起来,笑得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停下了喧哗。

        但他下一句话,却让众人心里一紧。

        “我是鬼!”

        ……

        “啊?”

        却听黑夫道:“很多年前,周朝的一位王,杀了他的臣子杜伯,但杜伯却没有罪,于是他临终时说,若是死者无知,那也就罢了,但若是死者有知,不出三年,必让君上知道后果!”

        “三年后,周宣王会合诸侯在圃田打猎,猎车数百辆,随从数干人,人群布满山野。太阳正中时,杜伯乘坐白马素车,穿着红衣,拿着红弓,追赶周宣王,在车上射箭,射中宣王的心脏,使他折断了脊骨,倒伏在弓袋之上而死!”

        这故事离奇,但众人却不断点头,封建迷信,对底层的士卒很有效。

        黑夫却话音一转:“杜伯尚且如此,我为奸臣勾结越人所袭,休说我幸而未死,在亲卫保护下得以生还,就算是死了,也要再化作厉鬼,对彼辈施以惩戒!”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这么说,尉将军还是人?

        却听黑夫又道:“奸臣赵高、逆子胡亥谋害忠良,逼走公子扶苏,又与越人勾结,刺杀本将。”

        “我幸而未死,立刻北上,想要警告陛下。”

        “然陛下以为黑夫已身亡,只来得及封我为武忠侯,随即为奸臣逆子所劫,甚至为其所弑!”

        “彼辈做贼心虚,又欲清除南征军士卒。”

        他指着远处武昌营越来越大的火焰:“这把火,就是证据!”

        事关自身存亡,两万余人群情激奋起来,声音也变得嘈杂。

        所以那天武忠侯还说了些什么话,不识字的邓宗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最后问众人的三个问题。

        “想活命么?”

        “想不被奸臣所害,不明不白死于水火刀斧毒药么?”

        “想……回家么?”

        比起什么皇帝被弑,什么重整朝纲,这三个问题显然更加实在。

        闷了许久后,两万人层次不齐的吼出了那个字:

        “想!”

        手擎素旗,黑夫露出了笑。

        敌人在武昌营码头附近,黄鹤山烽燧点燃后,对岸的夏口驻军立刻乘船渡江,此刻已至南岸。

        他们正陆续登上陆地,和杨熊合流,排兵布阵,看那架势,是要夜战!

        黑夫知道,生死存亡,都系于今日之战,系于这两万还没从惊惧里缓过神来的南征军士兵,能不能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

        “这便是本将归来的原因。“

        “我来,兑现昔日许下的承诺!”

        “我来,带汝等回家!”

        他举起右臂,嘶声力竭:

        “想的话,就拿起甲兵!随我迎敌!”

        ……

        刻不容缓,东门豹、吴臣等人,已带人将武库的甲兵运了出来,首先是一辆辆战车,系在四匹战马上:有作为指挥车辆的“将军兵车”,冲击敌军的陷阵轻车,运载军械、军粮、被服等军需品的重车,设有指挥旗帜的戲(xì)车,鼓舞士气的鼓车,甚至还有不少军乐器。

        接下来,便是一捆捆的秦军制式甲衣,摆在山脚下,堆积如山,总共一万副,此外还有股甲衣一万副,铜胄近千,蒙皮的盾牌三千面……

        最后是兵刃,它们大多来自附近鄂地的铜绿山、铁山两个兵工厂,除了寻常的剑、戈、矛、戟外,还有酋矛和夷矛,以及一箱箱的箭簇。

        短兵亲卫们抱着甲兵跑前跑后,将它们一一分发到众人手里。

        穿上厚实的甲,握着冰冷的兵刃,一度失去它们的南征军兵卒们,找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但即便如此,众人本就是不受待见的杂牌军,已许久没打仗,种了两年地,熟悉锄头多过兵器,更因为混乱而几乎失去了建制,散乱不堪的他们,纵使有两万人,真能与八千,甚至一万关中精锐秦卒正面交战么?

        “别怕。”

        尉将军的声音响起。

        简单装饰了一番后,真如同杜伯射杀宣王时一般的白马素车,开到了阵列前方。

        黑夫站在这将军兵车上,望着远方码头处攒动的火把,那边的杨熊、辛夷总算等来了援军,已整顿阵列,但依旧没有挪动脚步,或是因为不知道“叛军”究竟有多少人,所以踌躇不敢过来,这就给了黑夫宝贵的时间……

        “该害怕的不是汝等,而是他们。”

        黎明将至,大战在即,黑夫却仍谈笑自如,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狐疑:

        “因为,吾等不止这点人马,在我身后,还有南征军十万大军,皆已北上,天亮时便能来援!”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秦吏》章节( 第742章 一人可当十万兵(上))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秦吏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