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六渡之逆斩苍穹>> 第四百一十章 内乱
    分享到:

    第四百一十章 内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m

        江如鹤的突然到来令得杨宇与玉雪寒都是有些意外。

        然而,令得二人更加意外的是,前者的态度极为的生硬,完全没有给玉雪寒这个谷主抱以应有的尊重,竟是当着杨宇的面就直接的质问起玉雪寒来。

        杨宇从旁就座,听江如鹤语气不善,也知不便参与,当即起身便欲告辞:“既然二位谷主有公务要谈,在下便先行告退了!”

        “不必了!你虽是紫阳宗人,但与柔儿已有婚约,也就不算外人,听听到也无妨!”还未等玉雪寒表态,江如鹤便是率先开了口。

        江如鹤如此一说,杨宇倒也是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再次坐了回去!

        也未在理会杨宇,江如鹤再次将目光落回到了玉雪寒身上。

        “姐夫,你倒是说说,我这个副谷主倒底还算不算数?”

        “如鹤,你今天倒底是怎么了?脾气怎么还是如此的火燥!这谷内大小事情哪一件不都是经你同意的,你这副谷主的权力还不够大吗?”玉雪寒见江如鹤如此咄咄逼人,也是有些不悦。

        “是,你说的不错!这谷内平日的大小事情的确都是我在处理,可那还不是为你玉雪寒当拉磨的驴用!

        现如今你看我不爽了,就想要卸魔杀驴了是吧!”江如鹤情绪更加的激动。

        “如鹤,你过了!”

        玉雪寒见江如鹤越说越是激动,也是懒得与他胡搅,当即加重语气道:“今日你情绪激动,我不与你争辩。你且下去吧!”

        “下去?下哪里去?我又为什么要下去?今日不将话说请楚,我还就不走了!”江如鹤见玉雪寒竟然直接下了逐客令,心中更是无名火起三千丈!

        “江如鹤!本谷主做事自有主张,难不成还要向你请示不成!顾念你令日多饮了几杯,我也不与你计较,自行退下吧!”

        玉雪寒毕竟乃是一谷之主,自有威严在身。如今见江如鹤越说越是不像话,只得将脸一沉厉声说逍。

        “哈哈!玉雪寒,你可以啊!竟然在这跟我摆起谷主的架子来了。那可就别怪我不念往日的情分了!”

        玉雪寒本不愿将事情闹的太僵,可奈何这江如鹤却是咄咄逼人、不依不饶,不由也是被他勾起了火气。

        “江副谷主,还请自重!本谷主念你今日多饮了几杯,也不与你计较,自行离去吧!”

        江如鹤本来还抱有一线希望,可谁知玉雪寒非但没有在他的追问下道出实情,反而还以谷主的身份直接压他,下达了逐客之令,显然是完全没有将他当成一回事!

        “姓玉的,你行啊!竟然在老子面前摆起谷主的架子来了!果然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枉我江家对你恩重如山,却是换来了你这个无义的小人!”

        江如鹤越说越是激动,言辞也越发的没有了尺度,到得后来竟然是泼口大骂了起来。

        玉雪寒身为一谷之主,又是当着未来女婿的面,纵是脾气再好,也是无法容忍。

        当下猛的一拍桌案长身而起厉声喝道:“江如鹤,你疯够了吧!再若口无遮拦、胡言乱语,莫怪本谷主以谷规侍候!”

        “哈哈,谷规侍候!没想到我江如鹤竟然落到了被谷规侍候的境地!

        也好,也好!既然你玉雪寒不仁,也休怪我江如鹤不义了,来人呐!”

        江如鹤仰头狂笑,口中当即一声暴喝!

        随着江如鹤的一声大喝,房门顿时被人重重的踢了开来,一群如狼似虎之人立刻便是闯了进来,将玉雪寒以及杨宇团团围在了当中!

        “江如鹤,你要造反不成!”

        玉雪寒一见此景,面色也是不由大变。

        “造反,那又如何?这谷主之位本就该是我江家的!被你这无义之人坐了这么久,也是该还回来的时候了!”江如鹤冷冷的一笑道。

        玉雪寒听江如鹤如此一说,先是一怔,随后不由仰天发出了一声苦笑,再次缓缓的坐了下去。

        “如鹤,我早知你对我接任谷主之位心怀不满。可我又何偿是真的想当这个狗屁谷主!谷主之位我迟早会传给天儿,你又何必如此心急呢!”

        “哈哈哈,我呸!你休要拿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于我。若你真的那般大仁大义,便自废修为后归位于我。看在我死去姐的情份上,我便放你一条生路!”

        玉雪寒本就对江如鹤今日的举动伤透了心,如今又听后者提及亡妻更是不由心似刀剜。

        “我本无意谷主之位,传你也并非不可。只是现在大敌当前,非是你可以掌控的。只待我灭了谷外魔修,我自会传位于你!”

        “借口,都是借口!分明是舍不得这谷主之位,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真不愧是心机深沉心玉大谷主啊!

        只怕过了今日,等着我江如鹤的不是谷主之位,而是谷规侍候吧!哈哈哈……”

        “信与不信都由你。不过今日我是断然不会如你之愿的。”

        “今日让位与否,只怕也是由不得你了!”

        “如鹤,不要执迷不悟了。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不要自寻烦恼了。”

        “不错,我的确打不过你!不过,那可是在你没有中毒的前提之下!”

        江如鹤此言一出,玉雪寒顿时面色微变,但很快的便又是被他掩饰了过去。

        “开玩笑!本谷主好好的,又怎会中毒?你莫要自欺欺人了!”

        “是否中毒你自己有数,这七花七虫散我早就植在了你的体内。就在刚才我已全面的催发了它的药效,想来用不了一时三刻你便会毒发而死!”

        江如鹤如此一说,玉雪寒的面色终于是微微变色。他阴沉似水的盯着前者冷冷的道:“七花七虫散,还真是难为你了!看来你觊觎我这谷主之位已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那又如何?这都是被你逼的!”江如鹤咆哮道。

        “舅舅,你好狠的心呐!”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突然的自门外闯了进来,飞快以奔到玉雪寒身旁,紧张的抓住了其有些微微颤抖的手臂,却正是刚刚离去不久的玉柔儿。

        “父亲你没事吧?”

        玉雪寒苦笑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这又是何苦,若是不出来,你舅父或许会留你们一条生路!”

        “父亲,女儿又怎能坐视您老人家一人受苦!”

        “别费话了,这谷主之位今天你是交与不交?”

        “不交你又能如何!”玉雪寒也的确是伤透了心,竟也一改之前的柔和。

        “那就别怪我心狠了。来人,给我杀了他!”江如鹤见威逼不成,索性也是不再费劲,直接下达了死令。

        随着江如鹤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一众随从立刻向上一涌,便欲下其杀手。

        不过,面对着这些人的一拥而上,玉雪寒却是并未有丝毫的惧意,依旧平静的坐在原处。

        然而,眼见这一众如狼似虎之人就要冲至玉雪寒身前三丈,变故却是突然发生!

        一道黑芒毫无征兆的出现,呈弧形由内向外横扫而过,顿时将那些冲来之人扫的一个个横飞出数十丈开外,方才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而也就在此时,一道黑影也是出现在了玉雪寒身前。

        “影卫!老头子果然是将影卫派给了你!”江如鹤冷冷的看着那道黑影,眼中尽是怨恨之意。

        “老头子真是老糊涂了,这谷主之位放着儿子不传,却传给一个外人,我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江如鹤,你此时回头尚还为时不算太晚,你莫要自误啊!”那黑影冰冷开口道。

        “回头,我为何要回头?不要以为凭你就能保得住他。吕老,还不现身!”江如鹤不屑的道。

        “没想到老夫还真有出手的机会,看来这凌霜谷的底蕴还真是不浅呐!”一个干哑的声音自屋外传了出来,随后便是见到一个枯瘦的黑衣老者手中提着一个女子缓步走了进来。

        玉雪寒等人注目观看,可一看之下却是面色陡然巨变。因为他们发现,那黑衣人手中提着的女子却正是玉灵儿!

        “灵儿!”

        “妹妹!”

        玉雪寒目中寒芒陡然一闪,死死的盯向江如鹤道:“江如鹤,你对我下手也就罢了,你怎么忍心对灵儿出手!她可是你姐姐的亲骨肉啊!你倒底还有没有点人性?”

        江如鹤回头看了一眼黑衣人手里昏迷不醒的玉灵儿,也是不由眉头一皱,但旋即又是一咬牙关道:“事到如今我也是无话可说,谁叫她们都姓玉呢!

        不过,只要你今日乖乖的交出谷主信物,并自废修为,看在我亡姐的份上,我保证会留她们姐妹性命!

        “畜牲!”

        玉雪寒被江如鹤的无耻言行气的浑身颤抖,竟也是爆出了粗口。

        “好!我可以自费修为,也可以将谷主信物给你,但你必须拿灵儿来换!”

        “父亲不要!”

        “好!果然是父爱如山呐!如此父女情深真叫人感动啊!那你还等什么呀!”江如鹤一听玉雪寒终于妥协,也是心情大好,连忙出言催促道。

        “只盼你不要食言才好!”

        玉雪寒面色阴沉似水,冷冷的盯着江如鹤一字一顿的道。

        “别费话了,你还有的选吗?哈哈……”江如鹤张狂至极。

        玉雪寒气结,无奈的冷哼一声,抬手便欲点向小腹丹田所在。不想却是被玉柔儿一把死死的抱住。

        “父亲!不可啊!”

        玉雪寒低头看了看早已是泣不成声的玉柔儿,目中闪过一丝无奈,轻声道:“柔儿,放手!灵儿在他们手上,为父别无选择!”

        “可是……”玉柔儿还欲再说,可是话才出口便是被一股无法阻挡的大力震的昏倒了过去!

        玉雪寒挣脱了玉柔儿已然无力的手臂,两根手指毫不迟疑的落在了自已的丹田之上。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六渡之逆斩苍穹》章节( 第四百一十章 内乱)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六渡之逆斩苍穹让更多书迷知道。